11
文祺一通電話讓兩顆心微妙地聯繫。雖然兩人早已分手,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愫仍然從心底生起,夾雜了驚訝、期盼和一點過去的情愛。


=============================================================
<如果有一天> 2月6日,星期四
  如果有一天,我再也見不到你,接不到你的電話。
  如果有一天,就算請來最好的畫家,在我孤單的背影上,畫上美麗天使的翅膀,我也飛不出悲傷的地獄。
  但是我不需要翅膀,因為你的愛,我還在天堂。
=============================================================


「咦?居然有信!」貼完Feeling版的佳琳打開信箱,原來berserk的回信纏綿著她的話語,熟悉地爬上思念的河床,宛若溯流而上的鮭魚。


=============================================================
<小丑紳士> 2月6日,星期四
     小丑紳士果然是供過於求,垂手可得的。
     但一旦相遇,又會優柔寡斷,啼笑皆非。
=============================================================


「呵,這笨蛋在胡說什麼啊。」

總是用真心回應,珍惜她的一顰一笑,一字一語,無論過了多久,永遠凝視她的那一雙眼睛,光是想起就覺得深情。總在她最低落的時候神來一筆,從她臉上揮灑出會心的微笑,說不定這種變出笑容的魔法才是最偉大的煉金術呢。

煽情的音樂、曖昧的調情,忽然間barroom的一切全失去吸引力。她搖著杯內的冰鎮威士忌,輕柔的爵士又在耳邊響起,彷彿遙遠以前最初的一句。
Nice music!


12
今天和文祺又是陰鬱地不歡而散,回到了當初撕綢裂帛的決裂時分。為什麼兩人相處總是不愉快?或許是自己年紀太輕吧,十八歲就想成熟地處理愛情,似乎太勉強了點。

她掉了兩滴眼淚,說掉就掉,曾幾何時,眼淚變得這麼不值錢?印象中,人魚之淚不是如珍珠般珍貴嗎?

回家後,她撇開悲傷的情緒,打開信箱,有一封來自魔界的特快遞。


=============================================================
<恍若天堂> 2月7日,星期五
  「妳為何來到這裡?」小丑紳士問。
  「因為見不到某人,所以來到了悲傷的地獄。」sweetangel悽然地說。
  「嗯。」小丑紳士嚴肅地點點頭,表示了解。
  「那你又為什麼來到這裡?」sweetangel反問。
  「只要有妳,地獄也恍若天堂。」

  撐不過三秒鐘的嚴肅,小丑高興地到處亂跳,天使則綻開了美麗的笑顏。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淚滴如斷線珍珠般落入水面,一滴水融入一澤幽深的汪洋,廉價感慨匯入廣闊的憂傷,放大的藍吞沒所有的想望。礁石上曬著月亮的人魚,眉彎柳月,眼燦繁星,身旁空蕩的蚌殼塞不下魚鱗般細碎的愁緒。

水面下隱然浮映太陽的光亮,悠然破水而出的是一頭濕漉漉的金髮,薄暮的餘溫在垂擺的髮絲迴盪。晚風低迴男人的吐息,耳邊捎來潮濕的撫慰,大海男兒赤裸的線條披掛又苦又鹹的海水,海洋渾濁著女人的眼淚。
「我會讓妳的眼淚再度珍貴。」他獻上兩顆深海的珍珠,晶瑩的人魚之淚。

一個邀約讓佳琳回過神,她毫不猶豫地收下了久違的邀請函。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最近回來得晚,都沒見到你。
 berserk:沒關係。想念不在眼睛,而是在心裡。
sweetangel:我以後不一定能上線了。5月會再去上海、大連、
     青島一趟,如果3月工作不吃緊也會飛日本。
 berserk:上面看重妳,所以給妳很多責任。
sweetangel:寧願不要,我喜歡享受一個人的自在。
 berserk:的確,這工作太累了,我想妳如果做別的工作說不
     定會輕鬆點。
sweetangel:像什麼呢?
 berserk:老師囉。如果妳當老師,學生一定很乖。
sweetangel:真的嗎?
 berserk:我就會很乖,還自願當班長,老師就會摸我的頭說
     ,小丑班長好辛苦喔,老師請你吃小火鍋。
sweetangel:呵呵,最好是這樣。對了,謝謝你的聖誕禮物,我
     很喜歡。
 berserk:妳喜歡便是我莫大的榮幸。話說回來,上海的聖誕
     節真冷,連鼻涕都凍成兩條冰柱。
sweetangel:是呀,我到上海時臉都紅咚咚的,穿得跟粽子一樣
     。對了,新年快樂,希望新的一年裡你能事事順利
     ,平安健康。
 berserk:也祝妳心想事成,萬事如意。這個農曆年沒有年獸
     ,小丑倒有一隻。
sweetangel:要用鞭炮炸他嗎?
 berserk:小丑這麼可愛,怎麼可能下得了手?我們一定要拿
     出愛心照顧他、關懷他,有空還要請他飲茶。
sweetangel:呵,時候不早,我得走了。
 berserk:晚安。把夜,還給妳。


輕柔的飛吻貼上她的臉,他游魚般潛入海中,打出一渦渦水圈。
太陽沉入海底,雲遮了月亮,星星被遺落在蚌殼上。圓潤的珍珠在黑夜中發亮,潔白無瑕,蒼涼淒美地閃耀著珍貴的淚光。


13
「不是分手了嗎?」

最近文祺不知怎的又開始和自己親蜜起來,心甜甜的,搞不清楚時分時合的兩人究竟是怎樣的關係。甜蜜從左心房漩流而出,悄悄地穿過手指的微血管,然後從噠噠的鍵盤聲裡釋放。


=============================================================
<你知道嗎?> 2月25日,星期二
      我是個愛情的傻瓜,連星星都在笑的人。
=============================================================


幾天後,文祺在她面前神情閃爍地講電話,覺得被愚弄的佳琳冷冷地甩掉他,暗自發誓再不會藕斷絲連,永遠不跟他說一句話。

她不怪他,明知文祺是多變的月亮,時陰時晴時圓時缺,轉瞬間模糊了一切,是自己太傻,一廂情願以為能留住滿月的光輝。說再多也改變不了什麼,她寧願用沉默取代言語,在無言的寧靜裡才聽得到真實的聲音。


=============================================================
<無言> 3月1日,星期六
  是不是又走到這一步。
  所以,開始實行沉默是金的美德。
  於是,文字成了我的語言,取代我的聲音?
=============================================================


咦?一封信!
她有點驚奇,沒想到二十多天沒聯絡,berserk還是和以前一樣寫信,回應她貼在Feeling版上的心情,難道他一直注意自己的動靜嗎?

最近公司丟了一堆雜差給她,課業工作兩頭燒的結果,她幾乎近一個月以來全無假日,更別提上網了,berserk似乎也遺忘在忙碌的現實裡。要不是螢幕裡的這封信、要不是桌上相框上那張奇妙擺著「佳琳」字樣的照片提醒她,她幾乎要在緊湊的生活中失去他的印象。把玩禮品包裝紙精緻裹成的zany candy,掌心上的重量才又賦予了小丑紳士些許的存在感。


=============================================================
<妳知道嗎?> 3月1日,星期六
Dear sweetangel,
     星星在笑,不是笑妳是個傻瓜,
     而是笑妳背後那個扮鬼臉的小丑。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讀著信,微笑翻了上來。
女王被逗得滿心歡喜,非常鍾愛這位滑稽的弄臣。

14
這次,文祺真的走了。揮手的一刻間,天地間劃開了一條線。

她擦掉臉上剛濕的淚痕,告訴自己貪婪地眷戀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是不對的,與其強求殘缺的幸福,不如擁抱完整的寂寞。遺失的美好終歸是情人的叛逃,不如寂寞來得忠誠,無論熙熙攘攘的街道還是夜深人靜的臥房,寂寞總是忠實地陪伴,不離不棄,如影隨形……


=============================================================
<擁有寂寞> 3月6日,星期四
  竟然輕易地捨棄了幸福。
  乾脆,連快樂也拋棄吧。
  這樣,我就可以擁有,完整的寂寞。
=============================================================


惆悵的她整理信箱,發現了一封幾天前的信。
berserk字字流星劃過了sweetangel無言的宇宙,悸動的流星暴揚起清脆的聲響撼動太空,流洩的銀河在寂寞的天體奔流成一片銀光浪漫的情愛星雲,星塵點點儼如朵朵激騰翻飛的浪花,她的心湖岸被浪濤拍得怦然不定。


=============================================================
<寡言的原因> 3月2日,星期日
  sweetangel:「最近不知怎的,不太喜歡說話。」
  berserk:「我知道為什麼。」
  sweetangel:「?」
  berserk輕輕勾來sweetangel的頭,將她拉了過來,溫柔地將舌放進她的嘴裡,給sweetangel一個深情的長吻與擁抱。
  「能接吻就不忙著說話。」他說。
  「生命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是吧。」她靈巧地回道。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我好喜歡,你這次給我的文字感覺。」她情不自禁脫口而出。
那個柔情的深吻,飛過魔界與人間的隔閡,深深地貼在她的唇上。一股甜蜜的熱流從嘴裡肆無忌憚地氾濫,順著喉嚨,滑過軀體,喚醒每一寸沉眠的肌膚,撫慰每一根善感的神經,就連最末稍的腳趾頭都殘留了令人昏眩的調情,直到連靈魂都融化成一團輕飄飄的棉花糖,然後被寂寞吞噬殆盡。


15
=============================================================
<擁抱我> 3月7日,星期五
  「你為什麼唱歌?」sweetangel問。
  「寂寞。」小丑說。

  每個人生來都是一個人的,就算身旁的人再貼近,在人群中也是獨自一人。小丑在唱歌,融入了寂寞。sweetangel唱著歌,擁抱寂寞,也擁抱了小丑。

  噢,人都是寂寞的,所以才會想唱歌。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平日,berserk的信總能在她的心湖投下一陣漣漪,但是今日她的心卻完全不在他身上,飄到另一個男人那裡。她的寂寞之歌,今天不屬於文祺,也不屬於berserk,而是為了另一個人而唱。
闖入她生命的男人,偉,高大健壯又體貼風趣,總是逗得她很開心。在玲瓏輕盈的berserk身邊則是一種夢幻的神祕,或許就是太夢幻了,所以感覺就像轉瞬間失去蹤跡的魅影。少了面具隔閡的神祕,偉的笑容如陽光般燦爛清新,言語就像山風吹拂秀髮的觸感那般真實,高壯的軀體像大樹般為她迎風迎雨,光是在他身邊,就感覺要被他摟在懷裡。即使回家後,她的心思仍然懸在他的身上,縈繞不已。忍不住此刻難隱的心悸,她在螢幕前寫下戀愛的日記。


=============================================================
<miss you> 3月7日,星期五
  想你,想藏也藏不了。
  我的一切優雅全都亂了陣腳。
  想你,想忘也忘不了。
  我的一切矜持全都落荒而逃。
=============================================================


「離開了文祺,應該是和berserk在一起,不是嗎?」
背叛的罪惡感在心田發芽,漸漸生根茁壯,最後盤根錯節而成巨大的陰影,在心頭揮之不去。她害怕自己和Michaele一樣,再次傷害berserk的心,即使他是一個如此溫柔的人。但是一心追求光明的艾瑞克終究是屬於黑暗的啊,當他擁抱著克莉斯汀,殊不知光明會撕裂黑暗,也吞噬了他自己……


16
這幾天,偉帶佳琳四處散心,心裡的甜蜜澎湃地激昂,她知道自己再次陷入情網。就算偉是多情的蜘蛛,她也寧願被纏綿的情絲捆綁,沉浸於魅惑的眼神,然後被吸吮得乾乾淨淨,像被抽離了靈魂,只剩一個奉獻的軀殼。

有時在網路上對談,經常從他鍵入的笑臉符號中感受到溫暖的情意,一如他太陽般燦爛的笑顏。與berserk的魔界不同,偉是BBS裡另一個真實無比的世界,星塵被男女間的萬有引力所吸引,墜入宇宙的中心,甘願被熱情的太陽燃燒殆盡。魔界被遺忘在宇宙的邊緣,絕對零度的淒冷迴盪於黑暗深淵,寂寞地蟄伏於星光不臨的永夜。早遺忘那遙遠的邊緣,任魔界如何清冷,在太陽身旁的佳琳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感覺。

即使已察覺到自己的善變,但戀愛使人多言,她依然欣喜地記錄今日的戀情。


=============================================================
<專屬符號> 3月12日,星期三
  如果要用符號記憶一個人,
  我會以什麼符號記憶你呢?
  應該是:)
=============================================================


尚未從甜蜜的心情拔脫,她又開始展讀berserk的來信。


=============================================================
<想妳> 3月7日,星期五
  小丑是一隻優雅的貓,想念sweetangel而臉紅心跳。
  她來了,怎麼辦才好?
  手足無措東奔西跑,琴鍵被貓足踩得東升西調。
  一不小心,貓兒被一個C大調絆倒。
  sweetangel看著不禁笑道:
  唉呀呀,貓兒怎麼在鋼琴上昏倒。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星子僵持於太陽的燦爛引力和黑洞的奇妙吸力之間,微妙地靜止於宇宙的腹地。這樣的平衡沒有維持多久,很快地,寒冷的太空讓星子的外殼結一層冰,遮擋了對遠方黑洞的凝視。像尋求溫暖的候鳥飛往南方,在淚水傾斜的宇宙間,星塵一路燃燒灼亮,滾向甬道盡頭的太陽。


17
=============================================================
<記憶> 3月13日,星期四
◢ ◥◥◥◥ ◤◤◤◣◥◥◥◢◥◥◥◥◢     ◣
◢ ◥◥◥◥◣◤◤◤◤◥◣◢◤◤◢ ◣    ◢█
 ◢◢◥◥◥ ◥◣◢◤◤◤◢◤◥◥◥  z  ◥█◤
 ◢ ◤◥◥◥ ◥█◣◢◢◤◤◥ ◣ z
  ◤ ◤◥◥◥ ◥██◤◤◤◢  z
   ◢ ◤◥◥◥ ██◥◢ ◣ zany a-sweetangel
    ◣◤◥◥ ◢██▅▄▄▄▄▄▄▄▄▄▄▄▃▃▃
    ◤◢◥◥ ███◤◥◥   :)      XD
     ◤◤◤◢███◥◥  sweetangel kiss zany
▅▃▂▁▂▁▁▁████◣▁▂▁▁▂▂▃▄▃▂▁▂▁▂

  月夜之下,奇摩樹向夜空伸展開來。
  妳好奇地伸出手指敲敲我的身體,
  睡熟的我迷濛初醒,一不小心摔到樹下。
  妳走了過來,優雅地微笑地溫柔地吻了我,聊表歉意。
  我的心裡卻掩不住那內心的狂喜,
  春波似海的草原上,
  我墜入了愛裡。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佳琳從信中的奇摩樹上,擬真地看到自己用手指敲著熟睡的zany gentle還有親吻他的模樣,這個月夜似乎充滿了遐想。只是,她有點惆悵……

之前那篇留言所提到的笑臉符號是用來記憶偉的,並不是berserk,而他似乎誤會了,還是和往常一樣回信給她。五味雜陳的心不知該如何回應信中一點點的親暱,一點點的滑稽,一點點悲傷的言不及義……

「好久不見,妳最近似乎很忙。」berserk傳訊招呼。
「是啊,公司的工作量增多,在網路上閒逛快成了一種奢望。」
杯內的威士忌一圈一圈搖晃著金色的光流,飄浮在太空中的冰塊不安地動盪,像是地殼相互碰撞而釋放出混亂的能量,波光閃閃迭起紛擾的波瀾。酒精離子漫無目標地在黑夜的氛圍裡游竄,任半醉半醒的離心力帶領著,負載夜的影,散射酒的光,然後在光影交錯的天體內旋轉……

「週末打算怎麼過?」
「明天傍晚可能會在九份吧,和朋友約好去喝茶看夜景。」
「我可以去偷看妳嗎?」
「呵,笨蛋。說出來還叫偷看嗎?等我,有電話。」
「嗯。」

手機響了,原來是偉和她確定明天出遊九份的事。相談甚歡的時光過得特別快,不覺已過了十來分鐘,佳琳這才想起berserk還在線上等待。

「不好意思,電話可能還要講很久,下次聊好嗎?」
「好的。by.e」
「by.e」


「sorry,berserk。」她在心裡道歉。雖然覺得對不起他,但是她真的捨不得放下手中的電話。

「該如何才不會傷害你?」
黑夜的攝召被離心力甩得一乾二淨,星子的冰塵幾乎溶化於光流的懷抱。拋開暗影,她要更醉人的光亮。緩緩飲下漂流浮冰的螺旋星雲,宇宙再沒有混亂的秩序,一切塵埃落定,醺醉於最純淨最精粹的極光釀飲。


18
今年春天的腳步遲了些,寒流籠罩了九份這個小小的山城。街巷熙熙攘攘的人潮四處流竄,顯然嚴冷的氣溫並沒有阻止遊客觀光的雅興。佳琳偷偷凝望牽著自己流連於商店街的男人,182公分的高大身材像是小山般為她遮擋寒風冰雨,在這個灰濛濛的九份山城,光是在他身旁就能感受到一股充滿生命力的暖和綠意,自己彷彿原野上的向日葵,貪婪地迷戀冬陽雄偉的光熱。

如果說偉是天體中心的太陽,那麼在她的心裡,berserk便是宇宙邊緣的黑洞,一眼望不盡那遼遠的神秘,雖然強大的吸力不住將她吸引,但是沒人知道黑洞的盡頭究竟藏著什麼底蘊。人對於不了解的事物總是感到不安,這種不確定感會在看不見的黑暗裡慢慢渲染、漸漸擴張,最後膨脹成雷聲赫赫的閃電星雲,那是一個會在雷電交加中撕裂情感,破壞理性的顫慄時空……於是未知的恐懼取代了異世界的奇妙情趣,她知道,自己沒有勇氣投向這樣一個未知的歸宿。

一個男人走過,她的視線追著他的背影。自從和berserk第一次相遇後,她就意識到自己開始特別注意身邊的人,尤其是染金髮、身段玲瓏輕巧的男人。說不上來為什麼會不由自主地在人群中尋覓berserk的蹤影,或許是女人繼承了潘朵拉的血液,改變不了滿足好奇的天性,她的內心還是渴望能摘下那副神秘的面具……

「妳在看什麼?」偉關心地問。
「沒什麼。」

牽著自己的溫暖大手一時間讓她心底生起許多感觸,之前berserk也是這樣牽著她的手,沒想到才幾個月他就被拋得遠遠的,取而代之的是偉的陪伴。背叛的罪惡感不自覺襲上心頭,想當初berserk也是從文祺那裡奪走她的心,如今在偉的身旁,對文祺和berserk的那一份愧疚似乎更深了,或許自己真的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吧。

berserk做錯了什麼?她搖搖頭。他沒做錯什麼,就像之前被Lino背叛一樣,自己也沒做錯什麼。忽然,佳琳明白一個可怕的事實,毫不珍惜地踐踏別人的心意,揮霍別人的愛,對文祺如此,對berserk也如此,打從一開始,她就是和Lino一樣殘忍的人……

「妳臉色不太好,怎麼了?」發現她臉上一閃的陰霾,偉體貼地問。
「大概是天氣太冷了。」
「我幫妳取暖。」
「你怎麼幫我取暖?」她的眼睛閃過一陣光芒。
「跟我走就知道了。」


偏離主街,他們走了一段爬升的階道,前面圍了一些人,看起來有些熱鬧。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間賣芋圓的店。

「這一家的芋圓最好吃了,吃一碗就不怕冷囉。」
「原來你說的取暖是指這個啊。」
「不然妳以為那個?」他邪邪地問。
「你想的那一個。」她裝無辜地說。

兩人挑了離人群遠一點的地方吃芋圓,偉說得沒錯,的確吃完手上那碗熱騰騰的芋圓後就不怕冷了。那和在偉身邊那種心靈上的暖和不同,滿貫全身的熱流給了身體實在的飽暖。愛情也該如此,就像在偉的身旁吃這碗芋圓一樣,滿足心靈和身體的渴望,受用而且實在。

「糟糕。」他說。
「怎麼了?」
「選的地方不好,這裡看不到夜景,我犯了一個錯。」
「是全世界男人都會犯的錯,是不是?」她想起一個明星偷腥被抓到時的台詞,惡作劇地拿來反問。
「才不會犯那種錯。不受肉體控制,主宰我的只有靈魂。」
「你的靈魂屬於自己嗎?」
「當然不是,妳也有一半。」
「我也有一半?」
「我們不是都說,你是我靈魂的另一半嗎?」

一絲絲的甜蜜在心頭縈繞,她分不清那是芋圓還是偉帶來的滋味,就像分不清那是肉體還是心靈感受到的甜美。如果真要說出這樣的感覺,她會說這是一個暖暖的夜。

「好暖和。」她說。
「吃一碗就不冷了,我說得沒錯吧。」
「我也來幫你取暖。」
「妳怎麼幫我取暖?」他的眼神閃過一陣異樣的期待。

打開手提袋,她從裡面拿出一條灰色圍巾。早在和他交往的時候,她每晚都打上幾針毛線,期待有一天能親手為他掛上圍巾。那種一心奉獻的感覺彷彿經過時光隧道重回高中時為Lino編毛衣的光景,單純的心思一針針編織在愛情的貢品之上,那是可以一整晚聽著情歌卻不會流淚,只有滿心期待的潔美喜悅。

她踮起腳尖,在他頸項掛上圍巾。他的呼吸在耳邊喘息,吐出一波波熱燙的的潮水聲,在寒冷的天裡,那是非常暖人心脾的聲音。時間被寒流凍結成滯止的寧靜,濤聲在月光下訴說海洋無言的浪漫,直到一蓬金色曙光自地平線升起,掠眼的光芒將此刻的寧靜割裂成無數的碎片。


       金色的髮在黑夜中華麗地燃燒

在偉的懷中,她凝視他身後的耀眼金輝。白色圍巾蓋住那人的口鼻,卻遮擋不住心臟怦然地回憶起熟悉的身影。遠方商店傳來Misia悠揚的歌聲,「難忘的日子」多愁地在空氣中徘徊綻放,連接著遙遠的歲月和當前的悲傷。

離開偉的懷抱,佳琳走向那名也在凝視她的人。她的腳步顫抖,就像他模糊的淚眼閃爍。

         無法忘懷的 流淚過後
         一定會再回憶起

佳琳抓住他手腕,冰冷驅走曾經佇足的溫暖,失溫的發顫讓她想起過去他無數夜晚陪伴的溫柔。仔細咀嚼每一篇留言,無論是喜是憂都陪伴她身旁,將她每一個心思當成寶物捧在手心,然後將體貼的珍惜化為一封封撫慰心靈的回信。他曾經深澈明亮的眸,為什麼頃刻間淚眼婆娑?

眼前一片模糊,回憶為濤、文字為浪,名之為小丑流的魔力潮水湧入她熱燙的眼眶,無數個多情夜晚在她腦海裡打轉,在水面上捲起一圈圈耽美的漩渦。懷念小丑流包圍的溫暖、洋溢的癡迷,她想張手擁抱屬於他們兩人的回憶,五彩繽紛的珊瑚海,還有那隻穿梭藍洋與珊瑚之間,斑斕滑稽的小丑魚。

         再過一會兒 待時光流逝
         放開我的手

他闔眼,藍海不見了。

洋流裡不再有金髮男人赤裸的完美線條留連、礁石上不再有人魚擺動魚尾掀起淒美的氛浪、大海中不再有千萬銀鱗繁星點點的深情包圍,小丑魚和珊瑚礁一瞬消失,異世界隨著悲傷印上輕閉的眼眸而殞滅。

他轉身走了,她放開手。想說什麼,顫抖的喉音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他的身影越來越小,最後融入魔性之月高掛的夜色裡。
她知道從此不會再有華美的白瓷小丑面具、貓樣的腳步、黑夜燃燒的火燄玫瑰、緋紅色的月、奇妙的煉金術士、亞德里亞海的飛機、夢幻的星塵和多情的藍海島嶼。

當他閉上眼,不願再看見這個傷心的人間,瑰麗的異世界從此封鎖在閉闔的眼簾。眷戀魔界的幻美,想回顧往昔的一切,她只能溯著回憶,停滯在看見他的最後一眼。

苦鹹的海水淹沒灰色的山崖連綿藍海的邊際,山海的盡頭沖刷著逝去的溫柔,裸露的岩層留下魔界崩毀的遺蹟。過往的情懷、難忘的日子全淹沒在波光閃爍的水世界底。那冰冰冷冷,一望深邃無盡,淚海的瞳裡。

    全站熱搜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