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手機明明傳來女人的聲音,文祺卻矢口否認,這樣的謊言讓佳琳的心沉到了谷底。一直以為可以相信他,現在卻發現自己太天真了。

一個字一個字,她將無言的傷心刻在魔界的碑銘,哀悼心灰的愛情。


=============================================================
<心有種窒息的痛> 11月29日,星期五
  我的心在飄雪,是雪也是血。
  雪一片一片封住我對你的信任。
  我不喜歡自己一再一再的受傷。
  我累了。
  希望雪停能結冰,把我難過的情緒凍結死掉。
=============================================================


一曲傷心推近barroom的路程,一句謊言拉遠了愛情的距離。恍如大夢初醒,獨自悲傷的夜裡讓佳琳萌生了更透徹的醒悟。

仙度瑞拉只存在於魔界的夜空下,而玻璃鞋早已摔碎於王宮的台階,半空的玻璃碎屑透出爍爍閃光,粉碎的晶塵中映著顆顆飛舞的孤星淚。


22
和文祺因為昨天的事吵了一架,面對他的責罵,佳琳委曲地掉下眼淚。她不明白,為什麼男人總愛管東管西,自己並不是文祺的所有物,為什麼得隨時向他報告自己的行蹤?男人的佔有慾就像是深不見底的海潮,即便是暗藏洶湧的愛意,頃刻間,也會將相愛的兩人滅頂。

她望著螢幕,尋不著berserk的蹤跡,他不在,她焦急難耐。忽然,佳琳察覺到自己的血液已經變質,生起某種微妙的化學反應,背叛的罪惡感讓她輕闔雙眼,想假裝什麼都看不見。害怕誠實面對自己的心,那意味著可能背負沉重的背叛。

咦?信箱裡有berserk的足跡,她讀著信箋,那魔界傳來的消息。

=============================================================
<最好的特效藥> 11月30日,星期六
  sweetangel身體很不舒服,小丑紳士帶她到魔界的診所看病,但是診所空無一人,別說找不到醫生,連個護士也沒有,sweetangel忍不住擔心起來。

  「醫生在那裡?」sweetangel憂心忡忡地問。
  「我就是了。」berserk指著自己。

  他笨拙地在她面前披上醫生的白袍,連鈕扣都扣錯了,滑稽生澀的模樣讓sweetangel忍不住笑了出來。她幫他重新扣好鈕扣,不知怎的,總覺得像在玩扮家家酒的樣子。

  「說說妳的症狀吧。」
  「很難過,心有種窒息的痛。」
  「先把脈好了。」

  他用兩根指頭按住她手腕的動脈,不住點頭,頗有醫生的架勢。沒多久就執起sweetangel的手,親蜜地在手掌中把玩磨娑起來,她的臉不禁掛了三條斜線……

  「你確定你在把脈嗎?」
  「對啊,現在要聽診了。」berserk這麼回應。

  他拿起聽診器在她胸前聆聽心跳,認真的樣子頗有名醫的調調,但是沒多久聽診器就像條魚一樣在她身上游來游去,她不禁臉上又掛了三條斜線……

  「很難過是吧。」berserk問。
  「是啊。」

  他沉吟一會兒,在疑似病歷表的紙上胡亂塗鴉一番,然後滿意地收起病歷表。

  「妳的心被雪塞住了,所以會難過。」berserk煞有其事地說。
  「該怎麼辦?」她問。
  「和我約個會吧,病就會好了。」
  「真的這樣就會好了嗎?」她狐疑地看著他。
  「妳怎麼可以懷疑醫生的話呢。」
  「你又不是真的醫生。」sweetangel一針見血地說。

  (驚)berserk神情閃爍。

  「怎麼這麼說,我好歹也是……醫學院畢業的呀……」他用心虛的語氣說著。
  「醫學院畢業,那你的畢業證書讓我看看。」
  「好吧,我拿給妳看。」

  他從抽屜裡翻出彩色筆、積木、小鴨子、聖戰士、芭比娃娃、山豬布偶……等雜物,最後在抽屜最下方拿出一張因年代久遠而泛黃的證書。他將證書交給她,她看了笑得好開心,那是一張蒙古大學醫學院的畢業證書……

  「呵,你這個蒙古大夫。」
  「心裡的雪融化了吧,笑就是最好的特效藥了。」berserk厚著臉皮說道。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心裡的陰霾頓時一掃而空,解凍的笑容因為冰雪的融解而浮上臉頰。她想不透,世界上怎麼有一個這麼會逗她開心的人。

下線一段時間了,她躺在床上聽著爵士樂。正打算外出時,雅屏一通電話讓佳琳再次回到魔界的夜空底下,那裡有位思念已久的蒙面大俠。

他熟悉地遞給她一張兩人世界的邀請函,於是她隨著光電交織的變幻層迭,以閃爍的浮標光點為星,遼遠的黑暗為景,翩然來到優雅漆黑的兩人夜世界。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一上線沒看到你,剛剛本來想走了,要我的朋友看
     到你上線就打電話通知我,因為有事跟你說。
 berserk:受寵若驚。
sweetangel:你的信讓我很開心。今天回來心情很差的,看到你
     有趣的信讓我烏煙瘴氣的心情一掃而空。
 berserk:只是希望妳知道,地球上某個角落,總有一個人在
     乎妳。
sweetangel:我剛從學校跑步回來,心情差的時候,跑步可以扔
     掉很多不好的情緒。以前當空姐時,早上都要跑步
     呢。
 berserk:空姐啊……真希望能搭承sweetangel航空。
sweetangel:這家航空有什麼特別的嗎?
 berserk:能在一萬英呎的高空上被美女伺候,多麼奢侈的享
     受呀。
sweetangel:你享受,我可累的呢。
 berserk:陪妳一起累吧,有機會也來陪妳跑步。
sweetangel:那你不能跑贏我喔,你會讓我的,是嗎?
 berserk:這句話應該是給墮落的我說的。
sweetangel:每天晚上我都當你和我的相遇是12點的魔法。有時
     想想挺有趣的,就像現在,我就很想像電影裡開玩
     笑的說,親愛的王子,我們該分離了,縱然心中不
     捨,但是時候不早了。呵,我真的瘋了。
 berserk:是呀,妳快回去,如果馬車變回南瓜就回不去了,
     妳肯定得挨罵。
sweetangel:記得把我的鞋收好,明晚我會回來找的。
 berserk:我會收好那雙玻璃做的鞋子,放心吧。
sweetangel:童話能在現實中上演,這樣的機會,我很珍惜。
 berserk:該是離開的時候了,把夜,還給妳。
sweetangel:by.e


  晚安了,白馬王子。
  晚安了,我的小丑紳士。

  夢裡的王宮在銀月高掛的夜幕底下燈火輝煌,驀然回首,戴著白瓷面具的王子正拎著一雙玻璃鞋朝她走來……


23
陽光被陰霾遮蔽,天氣涼得有些冷清。文祺不斷詢問她的行程,這種不信任感讓佳琳感覺好像自己天生就是背叛別人的禍水。
難過讓她無言,世界就像今晚的天空般灰濛濛的一片。晶亮的只剩眼淚,心情卻如同墨石般漆黑。


=============================================================
<換個心情> 12月1日,星期日
  哭也哭過了。
  雖然。
  工作還是一樣忙碌。
  日子還是一樣要過。
  地球還是一樣運轉。
  而我,終究是我。

  今天起,偶爾出現的小情緒,我會學著視而不見。
  盡量讓黑色心情,不再出現於我的札記裡。
=============================================================


她發現一封berserk的信!不知何時,sweetangel的信箱變成了berserk信件的專屬保險櫃,她或許已經發現這一點,不過發現了又如何?她知道自己逐漸習慣berserk的存在,就像魚習慣水裡游,鳥習慣了風中飛。


=============================================================
<妳把我灌醉> 12月1日,星期日
  深夜失眠,想起了某個人說心情不好時會去跑步,於是熱身之後,我開啟了這段深夜的旅程。

  非常奇特的經驗,我居然跳過痛苦的高原期,很快地嗎啡在腦海裡恣意橫流,一時之間,我以為自己穿梭在亞熱帶的海洋裡,如一條悠遊於珊瑚礁的小丑魚。風吹拂我的髮,熱流在全身迴盪,那是很熟悉的感覺,像是重溫遙遠的年代,三萬九千六百公尺那段心碎又美妙的時光。

  「鞋子啊,帶我到沒有愛情的地方。」

  無人的堤防只剩下美麗的昏黃燈光,安安靜靜,連一隻拍翅的天蛾也沒有。我點了一根煙,尼古丁是劣質的嗎啡,嗎啡是優質的尼古丁,當嗎啡和尼古丁混合成酒精,寂寞像極了微醺,多麼希望某人就在身旁,陪我眺望深夜的月光。夜風的吹拂就像她撫摸我的臉頰,我醉了……

  當半包煙燃燒成灰燼後,我還剩下半包煙的寂寞,不管怎麼跑,鞋子永遠無法帶我到沒有愛情的地方。

  心頭湧上微醺的寂寞,我循著風的軌跡奔馳,想捕捉風的形體如同捕捉妳。貌似虛幻,但風的擁抱卻是如此真實,看不到、摸不著,像是不存在的妳。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她仰首星辰,凝視深邃黑暗的夜空,視線沉浸於朦朧的耽美……男人像貓一樣失焦的眼神、舞池裡失去節奏感的舞步全都映照在叮噹冰塊聲敲響的威士忌酒杯。

心情藍藍的佳琳出門了,穿上高根鞋時,她低語著:
「鞋子啊,帶我到沒有愛情的地方。」


24
爭吵的風暴連著兩天襲來,捲滅了原本就已孱弱的愛情冓火。文祺和她,一個是千年木的深根佔有,另一個是蒲公英的隨風飄流,文祺轉身離開的剎那,毫不眷戀地割裂了大地的佔有與天空的自由。

望著他無情的背影,她的心一陣陣地痛。


=============================================================
<這就是我的煙火> 12月3日,星期二
  傾注所有的愛情當火藥,
  我想應該不必再說什麼。
  煙火綻放的時候,
  天邊有顆星星悄悄隕落。
=============================================================


「離開了也好。」

想起文祺離去前最後一句話,螢幕前的佳琳,眼淚忍不住滴下。曾經以為愛情應該像高懸的星子一樣,恆久不滅,如今她的希望碎為微塵,隕星墜毀的幻滅感崩解了纖細脆弱的感情世界。
世界末日的冷酷異境裡,刮著星塵的野風無言地飄來一封信。


=============================================================
<紅> 12月2日,星期一
  sweetangel:「今天開始要努力不再失意了。」
  berserk:「加油!加油!」

  隔天……

  berserk:「怎麼了?」
  sweetangel:「又失意了。」
  berserk:「這樣呀……」
  berserk拿著蠟筆在札記上塗鴉,塗出一層黑色的雲。
  「那團黑色是什麼?」sweetangel問。
  「妳今天的心情。」
  「黑色旁邊的那抹紅又是什麼?」
  「那是陪伴妳的我。」
  「唉,總是會失意……」sweetangel輕聲嘆氣。

  berserk沒說什麼,只是安靜坐在她的身邊,就像畫上伴著黑的那抹紅一樣。
  世界上,也有只是默默陪伴的溫柔。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冰封於哀傷裡的笑顏解凍了,蒼白的臉頰流過一股潮紅。即使身處冰天雪地的銀寒世界,煉金術士的微弱冓火還是在心頭升起淺淺的溫暖。只是,溫暖是那麼微薄,心寒是那麼徹底,文祺怎能輕易就捨棄兩人之間曾經創造的美好回憶?她不甘心……至於究竟兩人之間是不是愛情,似乎已經不重要了。

不想再見到文祺,就算是在BBS上也不想。想逃避他,就像逃避一場不堪的惡夢。佳琳留下一封短信告訴berserk,她流浪去了。

眼中閃爍候鳥的漂泊,髮帶繫上蒲公英的流浪,無家的吉普賽女郎離開原本的城市,在滿天冰雪的懷抱裡獨自徬徨。期待或許暗路旁有一叢營火,可以烤乾溼冷的衣裳,然後在笙歌鳴奏和杯觥交錯的月夜裡,將過去遺忘……


25
不回家裡、不到公司,這幾天佳琳棲身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裡自我放逐,經常一整天都陷入空靈的悲傷,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包含著惆悵、不甘、無奈與絕望。不管是工作、到barroom喝酒還是看電影,她都無法將過去的回憶抹滅,被遺棄的寂寞總是在夜深人靜時悄悄湧上心頭。不堪寂寞轟炸的她開始想家,至少那裡有一個人能夠撫平她心中的傷口。

只是數天不見,沒想到家裡的鍵盤如此令人懷念。手指踩著輕快的節拍,一個曼妙的克利夫蘭迴旋,翩然來到魔界的王宮。侍者用銀盤端來發著金黃汽泡的香檳,酒杯旁有一封信。


=============================================================
<雪萊的嘆息> 12月6日,星期五
Dear sweetangel,
        %陽光輕輕擁抱大地,
        月光也親吻著海波。
        但這一切又有何益?
        要是妳不肯吻我。%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讀著這首雪萊的短詩,月光堪破空靈的黑暗,渾濁的心湖被映得清澈明亮,淨化的水浪反射幽明的波光,映照出自己閃耀的靈魂。

戴著白瓷面具的貴族執起她的手,行到王宮深處無人的祕密花園。天上高懸的魔性弧月底下,相偎的兩人低吟離別的歲月。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幾天不見妳,怎麼了?我很擔心。
sweetangel:別問,好嗎?最近才發現原來我真的那麼愛哭。以
     前總是覺得自己的眼淚很珍貴,現在呢,覺得太廉
     價了,這幾天只要一想到傷心的事情,眼淚就會不
     爭氣地掉下來。
 berserk:知道嗎,妳不能太常哭。因為妳的眼淚是鑽石,一
     旦落淚,那會是無比的奢侈。輕輕把妳捧在手心,
     我會讓妳的眼淚再度珍貴。

他揩掉她眼角的淚,雖然看不穿面具底下的表情,她卻感受得到白瓷面具映照的月光是如何溫柔地輕拂她的臉,像一雙多情的手。

sweetangel:坦白說,會回來是放不下這裡,我也不知道等你是
     為了什麼。心情既複雜又酸澀,或許是為了道別而
     來吧,這次的跌跌撞撞真的讓我傷透了。
 berserk:一直關在房子裡,心情很難開朗的。如果妳願意,
     我們出去走走。
sweetangel:我的眼睛紅紅的,哭得像兔子一樣,怎麼出門呢?
 berserk:妳也和我一樣戴面具吧,然後我們出去看夜景、聊
     聊天、賞賞花。
sweetangel:笨蛋。

說這句笨蛋的時候,是從花叢間的甜蜜幽香裡竄出的。
雖然已是乾冷的冬天,佳琳在黑夜中的語調卻是如同春花般的柔媚。

 berserk:我會帶瓶威士忌,一起野餐我想會是個好主意。也
     可以到動物園逛逛,我想去看動物園裡最英俊的小
     丑,又強壯又帥氣,大家都愛他。
sweetangel:呵呵,你想回歸童年呀。問你,我們認識多久了?
 berserk:10月29日第一次正式聊天。記得那天聽到妳的背景
     爵士樂,所以我就向妳傳訊,Nice music!記得那一
     晚,妳在Feeling版上說妳的眼珠掉了、沒有腳,是
     鬼魂。我說,白天我只是石頭,但是晚上我卻可以
     解放妳,溫暖妳的眼眶,舞動妳的靈魂。
sweetangel:哇,你居然記得!
 berserk:後來妳忽然消失。我寫了一封信給妳,我說妳應該
     更明亮,是大家心目中溫暖的太陽,溫柔的月亮。
sweetangel:讓人好溫暖的一封信,當時我還不捨地讀了好幾次
     呢。
 berserk:接下來,妳說要天上的星星答應妳不要掉淚,star
     派了一個掩耳盜鈴的小丑陪妳。後來,妳又說一個
     人過得挺痛苦。我說,那麼兩個人如何。
sweetangel:記得,記得。那次的信讓我笑得很開心,好像廣告
     詞呢。
 berserk:我都寫短信,除了妳嚇我的那個晚上之外。
sweetangel:對不起,我以後不嚇你了。
 berserk:直到妳生日那天,我以魔界賀禮團代表名義向妳寫
     了第二封長信,那便是sweetangel帝國長信曆的開始
     ,然後就有越來越多的長信,我常早上起床寫信,
     一早就想著妳,一天會變成美麗的粉紅色。
     後來妳說如果死了,影像會不會如八釐米一樣在眼
     前播放,記得嗎?
sweetangel:為什麼我不能動?死神說,那是因為妳沒有身體的
     緣故。那句台詞我很喜歡呢。
 berserk:下篇長信應該是接……我想想,Gas。妳說大家好
     像都約好在肚子裡灌瓦斯,然後妳就耍小調皮把我
     的瓦斯點燃,我們就陷入世界末日般的光景。看吧
     ,好奇果然會殺死一隻貓。
sweetangel:貓才沒死,只是在鋼琴上昏倒了。

溯著倒流的時光,佳琳從高空墜落,跌坐在鋼琴之上。龜裂的大地滿是高熱的熔岩竄流,空氣被蒸得扭曲起來。遠方的火山此起彼落地爆發,轟隆響聲一次又一次搖晃著大地。無數的火流星川流不息地從天空轟擊地面,墜地的瞬間綻成朵朵熾燁紅豔的岩漿之花,交織成愛的文字爆炎地獄……

 berserk:下封長信,和蠍子牽手。噢,我們的相愛註定是場
     華麗的冒險。
sweetangel:我記得呢,讓人印象深刻的克利夫蘭迴旋。
 berserk:然後是魔鬼抓住幸福的尾巴。
sweetangel:把箭頭尾巴收好,可別被人發現喔。
 berserk:後來小丑醫生幫妳治病,妳又重新展開了笑顏。
sweetangel:呵呵,你這蒙古大夫,那封信讓我開心好久呢。
 berserk:我們之間的過去,似乎都是很美的回憶。妳的生命
     有我,我的生命有妳,我會永遠記得人生的這一段
     。
sweetangel:不會忘的,這樣的感覺會刻劃在心裡很深很久的。
     今晚的我很開心,有你這樣的陪伴,好美妙。
 berserk: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看看我們的信,我們曾有的過去
     ,曾經踩過的足跡,記起我們曾有的一段,彷彿前
     方依舊閃亮,人生充滿光芒。開朗點好,我喜歡笑
     的妳。

回憶是一道甜美的漩渦,捲入了沉浸其中的佳琳。面對花香為濤、文字為浪,她彷彿寧願在名之為小丑流的魔力潮水中滅頂。
感受著小丑流包圍的溫暖、洋溢的癡迷,她情不自禁張開雙手擁抱這五彩繽紛的美麗珊瑚海,還有那隻穿梭於藍洋與珊瑚之間,斑斕滑稽的小丑魚。

sweetangel:想見我嗎?
 berserk:想。

她約了他,不知那來的勇氣,但是沒想到他簡短一個字,答得毫不猶豫。波浪想也不想,前仆後繼地倒在礁岸,是執著的好奇,還是異常的著迷?

sweetangel:這星期日下午5:00在天母的誠品書局見。
 berserk:一定如期赴約。
sweetangel:那一天,我怎麼認出你?
 berserk:別擔心,妳肯定一眼就能認出我,因為我是在場唯一的小丑。

一眼就能認出,難道他穿小丑裝踩大球?
即使隔著螢幕,她還是能透過文字,看清楚面具底下那一副戲謔的表情。

sweetangel:就這麼定了,我會帶著蔓延在心底的粉紅色氣息入
     眠。今晚的夜色很甜,你給我的氣氛很美,像粉紅
     色一樣。
 berserk:想帶著粉紅色的氣息入眠了嗎?
sweetangel:一起走吧。
 berserk:那我牽一下粉紅色的馬。
sweetangel:你好煩呀。
 berserk:執著妳白裡透紅的手。
sweetangel:呵呵,別牽了。
 berserk:3
 berserk:2
 berserk:1


魔界的煉金術士即將走入現實,期待謎底揭曉的前一刻,她不斷揣測傳說中的小丑紳士究竟是什麼模樣?

群群的海豚優雅躍起,在海上騰出無數優雅的拋物線,每一道弧線穿透海面的瞬間,再再地擊破水面上倒映的魔性之月。她於溫暖的潮流中恣意倘佯,在五彩繽紛的珊瑚礁裡穿梭流浪,不期然一幕翩翩彩鰭攫取了她的視線,擄走了她的靈魂。

在海葵之此,珊瑚之彼,萬花千叢中,閃耀著一簇亮白豔橘,肚皮輕輕滑過岩礁,在晃盪的水波中抹出一道四散的苔綠。她微笑著,遇見了斑斕滑稽的小丑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鑫 的頭像
振鑫

振鑫的握金閣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