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的慵懶、日本的流行、美國的豐饒、義大利的浪漫組合成天母這塊充滿異國情調的蛋糕,整塊誘人的蛋糕上爬滿台灣人和外國人這些嗜甜的螞蟻,傍晚的陽光像生日蠟燭般溫暖和煦。
佳琳特地從台中坐了幾個小時的車到天母,像鮭魚溯著河流尋找過往的回憶,還有期待潛藏在河床底下的驚奇。現代的街頭藝人繼承中世紀吟遊詩人的漂泊靈魂,在黑色的、褐色的、綠色的、藍色的瞳孔裡,當街拉奏輕快的小提琴博取響亮的銅板聲。流浪的旋律一階一階迂迴爬升,加重力道的樂曲跨越現世穿透了另一個空間,引來魔界流浪的煉金術士,循著人世的提琴聲追著星塵而來。

berserk說得對,一定一眼就能認出他。一位身穿筆挺黑色西裝,戴著嘉年華會風格小丑面具的男子在她面前粉墨登場!

精雕鏤花細緻地裝點金色眼罩邊,吐露宮廷高貴的氣息,綴飾華麗的紅棕色短羽,更添白瓷面具的神祕。黑西裝內裡的火紅襯衫像是午夜跳動的火燄,將人們注意的視線燃燒殆盡。幾許金色髮絲落在面具上,亮眼的及肩金髮和面具的瓷白形成壁壘分明的顏色對比,像是盤據天空的金陽與白月相互輝映。

魔界小丑在她面前優雅地彎腰行禮,佳琳因為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樣魔幻的開場而顯得有些錯愕,臉上的表情彷彿夏蟲看見了冬天的雪冰。

「berserk?」她錯愕地問,黑色連身長裙被手指不經意地撥弄出微巧的擺盪。
他點點頭。
「哇!你的行頭好誇張啊。」
「是嗎?這套算很樸素了耶。」

小丑認真觀察自己的模樣惹起佳琳一串銀鈴般的輕笑,冬天的雪冰融化了,在夏夜的風鈴聲裡。

「好久沒逛書店了,陪我看看書好嗎?」她嫵媚地眨了下眼睛,那是個連天母都會甜得融化的表情。長長的睫毛勾來小丑紳士的臂彎,像淑女與紳士般,她大方挽著他的手臂,華麗的小丑面具傳來瓷白的聲音:「我的榮幸。」


電梯走得有點慢,大概是負載了太多路人的眼光。熱情的注視讓她有點窘迫,心慌意亂的她挽緊他的臂彎以免被捲進洶湧的目光裡。和他站在同一階電梯,比較得出身旁的小丑身材和她差不多,身高不到一七O公分,大概只比她高出半根手指。望著身邊男人窄肩的玲瓏曲線,反倒覺得再自然不過,如果一個身高一八五的大漢戴著同樣一副面具,那感覺就像站在狂戰士旁邊,神祕會隨著高大的軀體質變成恐懼。小丑本來就該是這樣精巧、不帶壓迫感、輕盈的,貓一樣的玲瓏八面。

走過電梯一層層的波濤迭起,恍然間步入誠品書局。她凝視著身旁吸引周圍目光的奇妙小丑,雖然隔著面具,卻彷彿能看見他的笑顏,一脈自在的姿態像走在窄牆上的貓躡著從容優雅的腳步,無視他人眼光的輕盈。

貓樣的!

似乎感染那從容的氣息,她慢慢開始能夠體會這種旁人目光包圍下,恍若置身異世界的情趣。今天之前,她從來沒想過魔界的berserk和真實世界的sweetangel會踩著思念的鞋,相會在這浪漫多情的南海島嶼。

漫步巨大的書本迷宮,一副紙上的面具吸引她的注意,那是她兩年前從圖書館借來看過的《歌劇魅影》。翻閱過往的回憶,彷彿自己變回了那個喜歡看書的女高中生,一個悠哉的星期天下午,在咖啡香味的陪伴下幻想自己是在劇院裡唱著天籟美聲,被幽靈艾瑞克所深愛的克莉斯汀……

回過神時,發現小丑紳士正望著出神的自己。
「看什麼呢,克莉斯汀?」
「我在看艾瑞克的面具,不曉得面具底下是什麼樣的光景?」
「相信我,妳不會想揭開他的面具。」隔著面具的聲音如瓷器般蒼白,雖然明亮,卻少了生命的真實氣息。
「為什麼呢,艾瑞克?」
「因為劇院之鬼屬於黑暗。」
「那麼對艾瑞克而言,克莉斯汀又是怎樣的存在呢?」
「永夜的極光,黑暗的光明。」

她笑了。這一句,足夠了。

「喜歡這本書嗎,克莉斯汀?」
「親愛的艾瑞克,我很喜歡呢。」
「我買給妳。」無比的寵愛,藏在他瓷白的聲音。

櫃台結帳的工讀生不時轉著眼珠子盯著那副綴著紅棕短羽和披垂金髮的華麗小丑面具,一旁等候結帳的人群也好奇地投以注視的熱情。被接連而來的眼波淹沒的兩人站在浪漫多情的南海島嶼,他跳入藍色的海洋中,悠遊的樣子就像……

「噹!」收銀機的聲音拉回所有人的注意,他浮出水面將《歌劇魅影》揣入懷中,然後牽著她的手轉身離去。
「我們走吧。」他說。瓷白的聲音上了熱情的釉彩,就像遊戲於珊瑚礁裡的斑斕小丑魚。

他的手掌傳來南海潮水的溫暖,那是一種幸福的溫度。她甚至有一種想法,如果自己是藍鬍子的妻子,一定不會開啟那個禁忌的房間,如果那扇門永遠不開,或許這樣的幸福就會永遠延續下去。

出了大門,迎接他們的是優雅的黑夜。對佳琳而言,來自魔界的小丑終究是另一個世界的人,是那麼的虛幻,路燈照在白瓷面具上,微弱的反光多少賦予了他一點真實感。冷冷的天裡,她的手在他溫暖的手掌歇息,他的一切、他的來歷、他的姓名就像黑夜一樣渾沌不明,深埋華麗的面具底。如果艾瑞克屬於黑暗,克莉斯汀不會揭開他的面具,因為只有艾瑞克還戴著面具在黑暗之時,她才能成為他永夜的極光、黑暗的光明。

「城市的燈好亮,這樣的光害都看不到星星了。」佳琳失望地說。
「是嗎?可是我眼前有一顆璀璨的明星。」
「呵,哄我開心啊。」
「是啊,是要哄妳開心,我帶妳到陽明山上賞花賞星星。」


綠色小March輕馳蜿蜒的山路上,佳琳搖下車窗,暗影雜錯的樹林一路從眼前晃過,慢慢爬坡的踏實感像是會就這麼在車內響起的爵士樂陪伴下,一路開到天空的月亮上頭。或許是尚未晚餐的關係,黃色的月亮看起來像是可口的乳酪。

他一手握方向盤,另一手從後方座椅拿出一盒起司蛋糕交到佳琳手上,金黃的結實口感滿足地撫慰了饑餓,雲邊的上弦月看起來就像是被一口一口吃掉的起司。

「你不吃嗎?」
「我不餓,妳吃吧,好東西只想留給妳。」
「那我吃光,不留給你囉。今晚的蛋糕很可口,像是黃色月亮般的乳酪。」她微笑著,嘴角沾了一小塊月亮的碎片。
「說到月亮,我想起一則吸血鬼的傳說。」
「你和吸血鬼很熟嗎?」
「我們都是黑暗中的魅影。」

或許是面具反射了迎面車燈的關係,光影變換間她以為面具俊美的五官動了,上了金彩的唇想吐露什麼似的微微開啟。隨著來車的交錯駛離,光線又暗了下來,面具上的五官依舊以俊美的姿態沉睡,剛才的情景恍如幻影。

「說給我聽,那則吸血鬼的傳說。」
「當黃色月亮變紅時,吸血鬼會出來尋覓永恆的愛人。他的氣息將融化她的頸項,吐出魔幻的咒語,立下至死不渝的誓約,在緋紅色的月亮底下。」
「咒語?是什麼樣的聲音?」
「是誘惑,也是嘆息。」
「誘惑?像是野貓傳紙條給家貓,慫恿她出庭院來玩的那種誘惑嗎?」佳琳童趣地說,一邊將蛋糕盒整齊地放回車後座。
「是啊,如果家貓不出來玩,野貓肯定會嘆息的。」滑稽的聲音回應著。
「呵呵,不曉得野貓的嘆息聲聽起來如何?」
「那嘆息夾著哭泣的悲鳴,嗚哇~嘩啦~像是海浪拍擊石岸的呼喚。」

一只高腳杯和一瓶波爾多紅酒被遞到她手中,瓶塞一拔就起來了,原來小丑紳士早已體貼地為她開瓶。杯子注滿深磚紅的酒精,果香沉穩厚重的滋味有力地將她帶回了葡萄的故鄉,左岸礫石的土地。人們像吸血鬼般貪婪地啜飲杯內大地的血液,臉頰上醉酒的紅暈彷彿青春會永遠地留駐,大西洋的海風吹散她的髮,空氣中還聞得到河流濕潤的水氣。她關上車窗,海風被擋在山坡,法國和吸血鬼的傳說都被遺忘在遙遠的谷地。

陽明山的晚風從搖下的車窗淘氣地撩起他的金髮,爵士樂在山夜的靜諡裡舞蹈,像是March可愛的彎路節奏,總是在一個彎曲,她的視線折過威尼斯小丑面具而蔓延到窗外遙遠的星星。

「我倒一杯給你。」雖然口頭輕描淡寫地說著,但佳琳其實很想知道他會不會因為一杯酒而卸下面具。
「到了,我們去賞星星。」他停下車,巧妙迴避了問題。

他紳士地為她打開車門,佳琳大方扶著他溫暖的手,感受到一股真實的生命觸感。冷冰冰的面具傳出的聲音有些虛幻,她說不上來這樣的感覺,像是和一具沒有生命的傀儡說話一樣,只有溫暖的體溫才是那副軀殼有血有肉的證明。牽他手的時候,手掌的溫度才讓她感覺到他的真實。

踏過草地,回首山上的停車場有些冷清,除了過耳的風聲和稀疏的蟲鳴,夜是這般地靜。身旁暗森森的樹幹上,兩隻蝸牛在黏液裡溫存,互相交纏的奇妙姿態吸引了佳琳的目光,兩隻眼睛骨碌地盯著纏綿的戀侶。

「你瞧,他們好熱情。」
「融化的深吻是蝸牛表現愛的方式。」
「就像蠍子互相牽手那樣的愛?」
「是的,除非雄蠍放手,否則兩隻蠍子再也分不開,永遠地在一起。」

月明星稀的晚上,星子孤單地閃耀,遼闊的夜空任人思緒馳逞,勾起一段美好的回憶。

「天空怎麼沒有夜行神龍飛翔呢?」佳琳開玩笑地說,仰首星辰,憶起第一次相遇的夜晚。
「因為這裡沒有夜行神龍。」
「夜行神龍果然沉睡在遙遠的曼哈頓島上。」
「也不全在曼哈頓,我的家鄉也有神龍。」
「真的?也是惡魔翼人的形像?」佳琳好奇地望著那副典雅的白瓷面具,就像信徒祈求祭司賜下神諭的表情。
「品種不同,不是有翼惡魔,而是有翼獅,長著一對強壯的羽翼。」
「白天是雕像,晚上也一樣會破石而出,黑夜翱翔嗎?」
「晚上,有翼獅仍然在石頭裡沉睡。」
「為什麼不飛,翅牓不就是用來飛的?」
「因為白天的獅子與夜晚的獅子交接,如同守護寶藏的神獸,寸步不離,輪流看守魔界的祕密。」
「什麼祕密?」
「見到獅子之後,妳就會明白了。」他輕巧地說,將祕密扔到山風的迴旋裡。

她賞著幾株野杜鵑,少了太陽健朗的映照,幽微的月光將寄居枝影的花朵綴點得若現若隱,灰濛濛一片,一切都曖昧不明。

「晚上果然只能賞星星,賞花太勉強了。」
「其實夜晚是有花可賞的。」
「咦?」
「陽明山沉睡著一種玫瑰,平時藏在地底,只有在無人的時刻,它才會盛開在黑夜裡。曇花還有一夜的盛開,它卻只有三分鐘的美麗,豔冠閃耀毒氛的罌粟花,絢爛得連黑夜都燃燒了起來。」
「你又在哄我開心。如果是無人時刻才盛開,那人們不就永遠也看不到?」
「閉上眼睛,直到我呼喊妳。只要妳願意,煉金術無所不行。」

她半信半疑地閉上眼睛,心思卻沒有隨著闔眼而平靜。奇蹟,還是虛假的幻影?佳琳感到不可思議,和他在一起,總是分不清是活在現實還是夢境。風聲不住在耳邊呢喃,心頭的秤兒搖擺不定,直到一聲輕喚,這才睜開眼睛。

「玫瑰,盛開了。」小丑說。
他手上一團小火球,看起來像是火柴的橙橘色磷燄,火球在空中舞出一條亮眼的拋物線,半空中轉著轉著轉著轉著轉著……墜地的瞬間,竟然揚起衝天的桃紅粉燄,火浪狂瀾般向兩頭蔓延,直到合成一個火圈包圍住他們倆為止。

「黑夜,燃燒了……」佳琳說。
望著盛大的異樣玫瑰燄,那純然的粉紅、妖嬈的粉調火光壯麗地將天地席捲,驚咋、浪漫、熱情、讚嘆,所有的悸動在心口匯流成驚濤裂岸、濁浪排空,火海中的佳琳身體不由自主地輕顫……

他從身後環著她,兩人的手指緊緊相扣,冷夜的溫暖在掌心裡相互傳遞。在她耳邊,他低沉地升起遠古的咒語:

騎士向公主詠誦的誓約
風傳給風鈴的聲音
吸血鬼尋覓愛人的傳說
咕嚕咕咧月光底下的咒語
蝸牛與蝸牛之間的深吻
海波留給峭壁的嘆息
家貓寫給野貓的信箋
獅子與獅子之間的祕密
風與耳朵纏綿的情話
蠍子牽手蠍子的耳語
想妳嫩白的粉頸
啜飲妳甘美的氣息
在黑夜燃燒的玫瑰花園之間
說聲 愛妳

熾熱的氣息深吮她的頸項,就連靈魂也要融化,獻給黑暗的夜之王。
她的瞳裡映照壯麗燃燒的玫瑰火光,天邊一抹緋紅色的月亮。



雖然過了好幾天,佳琳的心思還是停留在難忘的那一夜。精雕金色眼罩搭著白瓷亮澤的典雅,紅棕短羽陪襯的華麗,集結眾人驚奇的眼光於一身,那旁若無人的貓樣輕盈,直到現在,小丑紳士鮮明的印象還栩栩如生地活在她的心裡。

那一夜,夢幻的那一夜,忘不了在冷氣中迴響的爵士樂,山路蜿蜒的可愛小March,天邊的月亮是那麼可口,直到現在,舌尖還殘留著乳酪濃郁的香味。搖著高腳杯,奢侈地飲下深磚紅的甜蜜血液,吸血鬼的傳說是嘴邊流下的鮮紅酒滴。交雜疊錯的樹影中,眼前纏綿的是黏液裡的蝸牛無盡的深吻,耳邊繚繞的是羽翼的獅子守護魔界的秘密,雄蠍子牽著她的手,吐出白髮千古的浪漫誓語。吸血鬼之吻的蝕骨銷魂至今仍真實地印在白皙頸項,她沒回首一睹劇院之鬼的容顏,因為這是克莉斯汀與艾瑞克的默契。置身熊熊燃燒的火燄玫瑰園,天空被火光渲染成一片粉調紅暈,他最初的預言在耳邊迴響起。

      金色的髮在黑暗中華麗地燃燒
      白色面具底下埋藏失落的純真
      紅色赤子之心在狂熱的愛慕中悸動
      粉紅色的天空之下
      我踏月色而來
      而妳的微笑
      如夢似幻

照著鏡子的佳琳仔細檢查頸子,沒有吸血鬼獠牙咬下的齒印,而那一晚留下的吻痕早已褪去……

走出浴室,洗完澡的清爽讓她徹底地放鬆,就連打字也能看見飛快舞動的手指冒出氤氳的水氣。

「晚安。」早在線上等候的berserk招呼著。
「晚安,我剛洗過澡,也擦上乳液,香味讓人很放鬆呢,彷彿疲勞也被香味帶走了。」她撒嬌地說。
「妳身上並不是純粹乳液的味道,那味道混有妳殘留的體溫和身體的香味。」
「呵,你聞到了嗎?想太深了。」
「是啊,思念深如海。如果我是王子,見到妳這月光下的美麗人魚,情願被捲入思念的漩渦裡。」
「那人魚是不是該放棄尾巴,換來雙腳擁抱岸上的王子?」她開玩笑地問。
「人魚無需為王子放棄魚尾,王子更甘心為她變成魚,深深想念的藍色蝴蝶魚。」

坐在礁石上的人魚濕著身體,擺盪的魚尾打起晶瑩浪花,月光之下閃耀無邪的美麗。王子從沙灘走入潮水的擁抱,情不自禁地游向人魚。捨棄了人類的束縛,海神波賽頓施捨他魚樣的身體。長長的鰭,海水色的身軀,愛的美麗與哀愁就像廣闊的藍海一樣無邊無際。

「如果有一天,人魚不再愛王子,那王子怎麼辦?」
「變成泡沫,融入深邃美麗的海裡。」
「王子會後悔嗎?」她問。

憂鬱的藍泛成迷離的海
蝴蝶魚如癡如醉地遊戲
深深著迷的無邊無際
這是妳瞳仁的祕密
斑斕的色彩稀釋於無垠的深藍
遺忘自己的魚溶入水裡
迷失是輕鬆的自在
眼界也變得透明
就是藍
無可救藥的沉迷
游到無力也不捨離
情願溺死在妳瞳裡
藍色的蝴蝶魚

「很哀愁的感覺呢。」聽了berserk的詩句,人魚的鱗片閃動著迷離月光,藍海泛起淒美的氛浪。
「藍海美人,哀愁不適合我們的。蝴蝶魚和人魚在溫暖藍洋的珊瑚礁裡嬉戲,我們相逢在南海熱情的島嶼。」
「熱情,就像那一夜的玫瑰火燄簇擁的熱情嗎?想說聲謝謝你,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個美妙難言的夜晚。」
「我的榮幸。」
「明天會更冷,記得被子蓋暖一點,晚上別踢被。」
「我會乖乖在被窩裡打太極拳的。」
「祝你今晚有個美夢。」
「妳也是,要穿美美的冬裝上班喔。」
「一起走吧。」
「3」
「2」
「1」


涼涼的水氣在張開的毛孔裡留連,和著乳液的香味構出了夜晚的搖籃。伸個懶腰,她側身憩息,躺在水氣和乳液香味的搖籃裡。

搖籃柔柔地擺盪著海面底下的水光粼粼,數以萬計的銀鱗魚壯闊地環繞包圍著藍海美人魚,在月光閃耀下點綴成海底的點點繁星。金髮男人赤裸的完美線條和藍海美人細緻的肌膚鱗片溫柔地纏綿於波光水色裡,體溫在相擁的熱帶魚之間交流傳遞,融為一體。唯有兩人的寧靜小宇宙,星光銀鱗的深情包圍,一切都在遼闊深邃的藍色海域。

  噢,是你,Blue Butterfly Fish。
  藍色的蝴蝶魚。



=============================================================
<想念的痕跡> 12月11日,星期三
Dear sweetangel,
  昨天在大安公園渡過一個悠哉的下午,我坐在露天音樂廳的380號長椅,喝著咖啡抽著煙,想著家鄉想著妳。陽光照在身上,暖烘烘叫人舒服得忍不住失口呻吟。天很藍,一片蔚藍的亞德里亞海,寒冬中閉上雙眼,溫暖的煦陽摩娑如妳的雙手捧著我的臉,我深深陶醉。

  點了根煙,我現在是亞德里亞海藍天之上的飛行員,將飛機泊在碼頭邊,酒吧內點杯威士忌。妳婀娜走來,周旋許多愛慕者之間,遠遠望著妳,難逃妳懾人魅力,我深深著迷,卻始終沒有勇氣走過去。

  巧笑倩兮,是否洞穿我的心意,還是妳也和我一樣近情情怯?今天的相遇,香煙一根接一根,我在吧台的煙灰缸裡將相思化成灰燼。

  再次巡邏完蔚藍的亞德里亞海,我在樁上綁好纜繩,泊好飛機,情不自禁去尋那隻美麗的人魚。酒吧裡的我,一樣的位置、一樣的酒,而妳是花叢中翩飛的蝶,翩然穿梭於愛情的遊戲,儼然人見人愛的冬日暖陽,所有人折服於妳四射的光芒,杵在一旁的我像是呆愣的向日葵,除了讓一顆心隨著太陽起舞之外,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靜待在一旁,默默承受排山倒海的思念在胸口澎湃。

  心底響起Misia那首「難忘的日子」,那為愛情怯的靈魂化為想念的旋律,歌聲旋出我的左心房,循著想念的軌跡,圍繞著妳。

  妳走了,我一人在吧台,看著兩天來煙灰缸裡的相思成灰,那是一段無言、甜蜜、掙扎、又淒美的時光。戴上魔界的小丑面具,奇幻的煉金術在閃亮的光芒中摘下這段時光,留住那會心、情怯、甜美又莫名的想念。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亞德里亞海的酒吧、魔界的小丑面具、一點點的藍、一點點的夢幻,這是一段公園午后的綺想。願意分享心情的信任讓她有股甜蜜的歸屬感,彷彿他們在彼此身上找到了寄託自己的所在。
佳琳拿出一張手寫的紙條,那是上班時偷偷寫下的,她照著紙條上所寫的字句鍵成一封給berserk的信。


=============================================================
<只是想寫信給你> 12月12日,星期四
Dear zany gentle,
  又是一個藍色上班日,冰冷的冷氣團籠罩台灣,寒氣直逼心頭。

  早上起來,匆匆的趕到公司。走進辦公室,對著案頭那一大堆等待處理的工作,在這個忙亂的都市,我實在看不到我開心的笑容。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又有一種想要寫信給你的感覺。即使連寫什麼給你都不知道,但就是想讓你明白我此刻的心情。我試圖想像,和我生活在同一個都市的你,在同一個早晨之中,會有什麼樣的心情?而此時此刻,心煩,是我的寫照。

  我閉上眼睛,往椅背上一靠,享受這片刻的寧靜。突然想要你出現在我身邊,看著我,陪我說說話,我的不快樂應該會一掃而空,然後告訴我,這樣忙碌的情形不會停留太久的。

  呵呵。我曉得,這又是我懶惰的藉口了。

  這封信透過電纜,走過寬頻,經過伺服器,再過層層關卡之後,來到你的信箱。我忍不住猜測,你收到信的時候,心裡會想什麼?你一定覺得,我在鬧你。呵呵。

  為什麼要寫信給你,我說不出明確的原因。即使我顧左右而言他,說了一大堆的言不及義,你是不是能看得出來,我想念你。

                   911212 AM09:25
              sweetangel在辦公室邊偷懶邊寫
=============================================================


他上線了,她等著他讀完信,猜想他今晚的第一句話。

「我也好想妳。」berserk火熱地開場。
「這是今早謄在紙上,回來寫給你的。」

她接受了berserk的邀請函,畫面瞬間拉大,遼闊得吞沒了視線。夜般漆黑,星光點點,回到熟悉又幽遠的兩人異世界。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在公園度過一個藍藍的午后。大概是天有點藍,心
     情也有點藍,所以想念起家鄉的海洋了。
sweetangel:可惜我不在身邊,不然可以陪你一起度過午后時光
     。
 berserk:我已經摘下那段時光,妳想要的話,我將它捧在妳
     手上。
sweetangel:時間怎麼能留得住呢?
 berserk:別忘了,我可是魔界的煉金術士喔。
sweetangel:好吧,親愛的煉金術士,我會期待下次的相遇。

到底他怎麼摘下那段午后的時光?是戲言,還是真的有什麼煉金術可以把時光留下來?留住時間,聽起來荒唐,不過對象如果是戴著魔幻白瓷面具的他,卻又讓人深深置信,毫不懷疑,就像那一夜的夢幻火光。之所以會相信,或許是因為煉金術和小丑紳士本身就是首狂想曲的旋律,所以才會如此搭調吧。

「下次見面一定要為難他,看他怎麼拿出那段時光。」佳琳像個可愛的恐怖份子策劃著下一次的行動……

 berserk:午覺做了一個夢,夢見妳在barroom喝著一杯whisky
     。
sweetangel:然後呢?
 berserk:很漂亮,美豔不可方物,我被妳的美弄瞎了眼,看
     不清妳的臉。我戴著面具請妳喝酒,妳知道我是
     berserk,能被妳認出來,好開心,我們還在barroom
     跳舞喔。
sweetangel:呵,被你賺到一次約會了。等我一下好嗎?我想脫
     掉身上的衣服。
 berserk:呃,嗯……

褪下沉重的冬裝,肩膀釋放出解脫的輕鬆。像是看見螢幕彼端berserk口水滴到地上的模樣,佳琳戲謔地微笑。給苦悶的男人一點遐思的空間,這是女人體貼的恩賜。

sweetangel:好舒服,感覺到身上的毛孔都在呼吸了。
 berserk:我能想像妳只穿一層香水睡覺的樣子。
sweetangel:是啊,我裸睡的。不習慣穿衣服睡覺,這樣令我難
     受,會失眠的。
 berserk:這是一個好習慣,要保持喔。換我失眠了……
sweetangel:呵。我有沒有告訴過你,我好喜歡看著螢幕上你打
     的字,因為你的字很可愛,是一個一個跑出來的。
 berserk:真的嗎?沒想到打字慢也是一件可愛的事。
sweetangel:有時候我會情不自禁看著一個一個冒出來的字,唸
     起來了。
 berserk:我愛你。唸一次。
sweetangel:欺負我,壞男人。
 berserk:被妳識破我高超的陰謀了。
sweetangel:你真可愛。倦了,該睡了。
 berserk:晚安,甜美的天使。
sweetangel:by.e


赤裸的她躲進被窩,棉被和肌膚摩挲的舒服感觸讓她忍不住一聲嬌吟。憶起那副魔幻的小丑面具,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惋惜。

「可惜你不在身邊……」她意有所指地說。

相聚太火熱,餘燼分外冷淡;相聚太短,思念格外漫長。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一段感情隨著魔法的消失而結束。不冷不熱,這樣的溫度剛好。

倦了,閉上眼睛不再遐想,赤裸的羔羊憩在不慍不火的灰燼旁。



=============================================================
<顧左右而言他> 12月13日,星期五
  「好漂亮的羽毛手套。」小丑紳士執起sweetangel的手。
  「是呀,精品店買的。」sweetangel微笑。
  小丑紳士撫摸手套一會兒說:「這是青鳥的羽毛加上天山的雪蠶絲紡織而成,很珍貴呢。」
  「沒想到我買到這麼好的東西。」
  「好漂亮的衣服。」他的眼光骨碌地打量著sweetangel,神情有些羞澀。
  「你喜歡嗎?這是百貨公司買的,當初挑很久喔。」
  「喜歡呀,波希米亞風的衣裝很有自由的氣息呢,讓人看了心情也奔放起來。」
  「那你現在心情很奔放囉?」
  「就像一隻脫韁的野馬,眼光不聽話地在妳身上留連忘返。」
  「你這傻瓜。」
  「好漂亮的鞋子。」他再度稱讚道。
  「鞋品店買的,不錯吧,穿起來很舒服喔。」
  「你知道嗎,義大利人認為鞋子很重要,一雙好鞋子會帶主人到幸福的地方,我相信在妳腳上的一定是雙好鞋子。」
  「你怎麼知道這是一雙好鞋子?」
  「好鞋子,因為它讓我們相見。」
  「你也有一雙好鞋子。」
  「當然,好鞋子總是成雙入對的。」
  「呵,笨蛋。」
  他看著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兩人目光相接,他不好意思地說:「好漂亮的……」
  「這次是什麼,好漂亮的耳環、手機、還是項鍊,你到底想說什麼?」他話未說完,sweetangel就接著問。她盯著那副害羞的面具,想看看他有什麼反應。
  「好漂亮的人。」他接著說:「只是想說,好高興見到了朝思慕想的人。」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拿著思念的鵝毛筆
=============================================================


浸淫游移於純真與滑稽的字裡行間,說不太上來是怎樣的感覺。一點點的童真,一點點的妙,一點點的眉開眼笑。

今晚興致不錯,她將暱稱從失意酗酒的女人換成Beautiful Angel。換個暱稱,也換個想飛的心情。未久,他上線了,遞張邀請函給她,少女的矜持猶豫了一秒鐘,然後挽上他的手臂。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好久不見,我差不多一天沒看到妳了。
sweetangel:又耍嘴皮子了。
 berserk:怎會想改名字,Beautiful Angel想飛到那裡?

公司在國外有個差職,正在徵詢她的意願,只是她仍左右搖擺,遲遲下不了決心。他一句話在她回憶裡惹起細密的漣漪,如風之低迴,如月之吐暈。
心湖的水紋,蕩開了……

sweetangel:我一直很想飛到國外去,這夢想目前不會改變,還
     在等機會。
 berserk:有向公司請調嗎?
sweetangel:沒有。我想再過些時候,等自己的心情確定後再說
     。
 berserk:也對,別太早去,不然我會太想妳。
sweetangel:呵。今天上來找你,沒什麼特別事,只是要過年了
     ,突然很想念你,想跟你說聲新年快樂。
 berserk:也祝妳新年快樂。年假放到初幾?
sweetangel:我得工作,沒有放假時間的。
 berserk:真辛苦。可惜我不在妳身邊,不然幫妳抓幾下肩膀
     ,放鬆一下。
sweetangel:那明天要不要來幫我放鬆一下?

對於自己大膽的邀約,佳琳自己也感到驚訝。愉快的夜晚,總是讓人忍不住想解放自己。如風之綻放,如月之流溢。
心湖的水紋,蕩開了……

 berserk:我的榮幸。時間,地點?
sweetangel:就約明天下午3點在你曾提過的大安公園露天音樂
     廳好了,你說過下次要給我看你摘下的時間,是嗎
     ?
 berserk:是的。我會好好包裹再綁個漂亮的蝴蝶結送給妳。
sweetangel:我會期待的。明天還要早起呢,晚安。
 berserk:by.e


終於,要再相見了嗎?如風之輕顫,如月之羞赧。
心湖的水紋,蕩開了。

    全站熱搜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