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獵殺》幕後監製日誌

  從文字、運鏡、劇情、佈局到設定,一手包辦的監製小說《大獵殺》總算是殺青了。
  還記得當初拿到《大獵殺》大綱時的光景……

  椲樵:五隻怪物在島上PK到死,然後一句這是XXX的陰謀就結束……妳其實是想要來騙錢的,對吧。
  柚臻:讀者不會發現啦,而且打得很熱血呀,熱血──喝!
  椲樵:可是五枚物種的競爭設定,張力根本拉不到十萬字啊,會變成灌水。
  柚臻:六萬字的話,張力就還算拉得開吧。
  椲樵:六萬字!妳把銀宙の城當成是大部頭租市小說嗎……(汗)
  (經過兩小時修改設定跟劇情)
  椲樵:有辦法寫成這樣嗎?
  柚臻:好複雜,跟原來差好多,這是另一個故事吧!(驚)
  椲樵:安啦,妳心機那麼重,一定沒問題的。
  柚臻:寫小說跟心機重沒關係吧。(後來事實證明確實很有關係)

  我補強了原來的設定,將怪物從柚臻騙錢版的五種(附錄一)補強為新版的十五種(附錄二),也對其生態做了初步定位,如此一來,多元種族的設定更加深了小說中競爭張力的層次感。不過,由於設定太過華麗龐大,若要完全忠於設定而進行小說,將使得小說篇幅爆增而提高印刷成本,造成訂價過高。因此,在寫作上的新版設定援用,還是會在篇幅控制的前提下做折衷的修正。小說中所展現的設定樣貌,不難發現比原版設定要扎實,也充滿了和新版設定妥協的痕跡。
  設定調整完畢後,再來便是張力處理了。初步判斷此書的張力可以藉由佈局的強化而延伸為20多萬字,於是我從戰略面上將小說的張力結構設計為:

  X軸:生存遊戲的黑暗人性角力。
  Y軸:由種族歧異所衍生的黑色幽默。
  Z軸:以另一個角度探討怪物和正常社會的關聯,以及在多數社會體制下,處於劣勢的少數怪物發動逆襲的可能性。

  柚臻:我本來以為這部小說六萬字就能完稿了,被你這樣一搞,就非得撐到十萬字不可了。
  椲樵:騙錢的勞力值提升,覺得很痛苦,是吧。
  柚臻:啊,有這麼明顯嗎?
  椲樵:一般有創作本心的作家,都是努力爭取字數,讓小說有餘裕發揮得更完美。只有想騙錢的作家,才會努力降低騙錢的勞動值。

  柚臻在《大獵殺》一書之中,採用大量的短單元場景寫作,這種寫作法有幾個好處。一是鏡頭切得乾淨,可以很快跳到下一個景,小說動線流暢;二是可以使用大量的側寫手法,以更多元的角度觀察事件的全貌;三是各章節輕薄小巧,容易掌控,可以同時駕馭多條小說軸線的進行,也方便隨時修正小說劇情與方向。正是這樣的寫作手法,使得《大獵殺》的文字風格迴異於《陰陽師》徐林般的優雅、《織田信長》烈火般的氣魄以及《魔戒》疊山般的厚實,反而因為小說動線迅如疾風的高度流暢,所以才能讓小說場景毫無負擔地,一幕幕儼如電影運鏡般在讀者眼中完美呈現。
  就是因為輕巧,所以小說張力的處理也要更加精緻,否則就會礙於層次感的不足而破壞了整體的質感。
  記得在監製《大獵殺》前面某章節,船上女同學因為受不了SA的壓力想投海自殺時……

  椲樵:女同學就從船上跳下、死掉,然後這個章節就沒了?
  柚臻:對啊。
  椲樵:那這一節的張力是?
  柚臻:女同學賺到,她可以趕快死掉免於擔心受怕。
  椲樵:而妳賺到趕快寫完書騙錢?
  柚臻:對啊對啊,趕快寫完領稿費。
  椲樵:女同學直接跳船死掉太虛了啦,這樣和得到急性腎衰竭然後買單有什麼不同呢……這樣吧,多補上一層「連死都不能自主」的質感。
  柚臻:說得太深奧了,聽不懂。
  椲樵:就是女同學本來為了要擺脫掉被SA威脅的恐懼,因而狠下心來,想要跳船自殺尋求解脫。沒想到縱身一跳,人就被SA臨空咬住,折斷頸子,船上眾人心中蔓延著「連死都不能自主」的恐懼。此時,船上的光仔向SA投擲鐵棍。為了躲避攻擊,SA風速回身,但因為回身速度太快,女孩屍身被鐵船銳利的扇葉攔腰切斷,下半身被SA捲入海裡,上半身則肚破腸流地垂掛在馬達扇葉上。
  柚臻:幹嘛連跳個船都要死得這麼華麗,這樣太商業,太好萊塢了啦。(抗議)
  椲樵:不然就改成精緻文化之來個恐懼心路歷程轉三折的幾百字內心戲。
  柚臻:女同學還是被SA捲走好了,我愛好萊塢。

  劇情進行到大周、小周和光仔的主場景,柚臻和我一致的共識就是讓修羅三人組有超強的自我悅納能力,以及十足的癟三性格,如此便能連貫全書,成為潤滑小說的甘草人物。不過,不知是否是磁場相近的關係,柚臻寫起三人組的橋段時總是特別順手?
  由於修羅三人組實在太搞笑,所以我決定讓他們自行發展出農耕行為,弱肉強食的荒島上,卻住著一批與世無爭的歡樂農耕族群,這場景光是想像就覺得有趣。所以他們故意指鹿為馬,把蚯蚓當成沙蟲,上下左右交相賊地啃了蚯蚓,這橋段自然也是三人組的阿Q精神所延伸發展的。單就小說的潤滑和討喜上,我是滿喜歡修羅三人組的角色,他們也確實在柚臻的妙筆下,一次又一次地將讀者帶入低能的地獄。
  相對於極弱甘草人物的修羅三人組,超強的隼成了神祕莫測又好用到不行的串場元件。隼的存在讓夜鶯和克哲維持了形式上的刺刀和平,雖然這個和平在小雅被買單之後就崩毀了。隼帶來的恐懼確實曾經讓黑羽鴉和火羽鶴這兩枚物種,有過短暫的共生關係,弱肉強食的荒島上,一個不曾露面的物種能讓兩個競爭的族群產生合作關係,也算是奇妙的景象了。當然,是有想過發展夜鶯、小雅和克哲的三人戀愛角力,但顧慮到本書可能會變成黑暗系妖魔心機羅曼史小說的詭奇狀況之下(書名:荒島殺人事件之說你愛我),於是作罷。
  相對於克哲殺了夜鶯後還會明知故問道「睡著了嗎?」的戲謔性人格,另一枚強者SA就乾脆多了,獵物殺就殺了,不像會貓那樣悠哉地玩弄老鼠。不過SA的設計充滿難度,如何限制海中的王者不奔向遼闊的海洋而困居荒島是難度之其一,如果讓SA逃到大海,這個角色就失去非得在荒島獵殺的必要性,也會脫離故事的劇情。為此,我想到利用廣闊的流刺網阻隔SA與深海的聯繫,解決了問題。
  不過事情還沒完,SA只要一直吃魚,就可以進化到最高等級的八岐大蛇,競爭的強度就會失衡,故事也無法進行。就像如果出現一擊就會毀滅納美克星的超強外星人佛里賽要進攻地球,地球人將毫無反擊之力。因此,當務之急就是不能讓SA變成強得無法無天的佛里賽,如何阻斷海洋豐富的食物源成為難度之其二。後來,在長考之下,柚臻和我決定以夷制夷,設計出一隻吃光所有荒島近海生物的八岐大蛇解決這個問題。不過八岐大蛇喪失人性,淪為純粹之獸,而SA仍保有人的意識,這是兩者最大的區別。

  柚臻:如果八岐大蛇把SA吃了,SA不就Game Over?然後我就截稿了。
  椲樵:那就設計一個八岐無法進攻的密室空間,當作SA的棲身之處。
  柚臻:所以要寫出一個無法讓八岐大蛇進行密室殺人的密室?

  於是SA棲身漩渦帶的概念應運而生,不但解決八岐大蛇進攻的威脅,在海洋無法提供食物的情況下,也迫使SA得向荒島獵殺以求生存。

  柚臻:SA很帥耶,可以和克哲一起當封面。
  椲樵:那就學《死亡筆記本》最後一集的封面構圖吧。八枚蛇頸構成一個王座,克哲就立在王座之前。
  柚臻:八枚蛇頭耶,一定散發出很霸的小宇宙。
  椲樵:那背後放出八蛇小宇宙的克哲不就變成大蛇座聖鬥士?
  柚臻:看我的大蛇流星拳!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椲樵:我還廬山八蛇霸咧,給我回神寫稿去!

  西方神話中,Hydra意指九頭海蛇,魔王級的驚人妖獸,和東洋的妖物八岐大蛇是不同的兩個物種。不過東方人比較熟悉八岐大蛇,為了拉近閱讀距離,我將海蛇的進化最終狀態定為八岐大蛇。不過我不會寫八岐大蛇的英文,就只好偷偷挪九頭海蛇的Hydra來用,但其實是不同的物種。這樣很不專業啦,所以小朋友不可以學喔,葛格有練過的……
  險酷的荒島上,除了有爆發力強的大蛇和會飛會放火的火羽鶴這類凶悍的物種之外,尚有攻擊力不是那麼強悍的物種。迴異於大蛇與火羽鶴的「強悍」,另外有一批物種以「平衡」的概念進化,例如角蛇之屬。
  當初在眼鏡王蛇和海蛇的強悍之下,角蛇的進化定位顯得尷尬。如果提升其攻擊力,那麼就無法顯示別於另外兩個蛇種的差異。因此,移動能力便成為抗衡強大攻擊力的進化平衡點。海蛇陸上爬不贏角蛇,陸棲眼鏡王蛇在水中也游不贏角蛇,兩棲的活動力是角蛇在這場生存競賽中賴以維生的籌碼。但是理想歸理想,現實歸現實,縱然有兩棲活動力,變化為角蛇的小隻最後還是死於SA的毒牙。現實之殘酷,不外如是。

  柚臻:小隻被SA追殺,暫時擺脫SA的追擊,但卻倒楣地遇到眼鏡王蛇。眼睛王蛇捕角蛇,海蛇在後,最後SA得勝,完。
  椲樵: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不錯的橋段,可是從妳口中說出來就會感覺很騙錢。
  柚臻:什麼,騙錢!(心虛貌)
  椲樵:這段還算完整,但好還要更好,所以我建議修改成逃亡中的小隻遇到眼鏡王蛇,為求生存,不得已只好和對方戰鬥。兩蛇首尾互吞的景象形成了倒8形狀的無限之環,這樣的畫面感會滿強烈的。最後SA出現,漁翁得利,將動彈不得的兩蛇一網打盡。
  柚臻:我可以把倒8之環改成甜甜圈嗎?這樣比較可愛。
  椲樵:甜甜圈……(凝視著天空)

  「強悍」比「平衡」重要,小隻的死就是一個血淋淋活跳跳的例子。但即使身為「強悍」的物種,卻也不是能在荒島存活的保證。強如迅猛龍的大雄,行動敏捷、牙尖爪利,和奈奈戰鬥時也是有模有樣的,但最後仍是落得被五環巨口虫一口吃掉的下場,很小說吧。人生本來就是一本小說,會出現怎樣小說的際遇都不奇怪。就像本來以為會和克哲終老的小雅,最後卻莫名其妙地被一隻鬣蜥買單,當真世事如棋,乾坤莫測。

  柚臻:然後克哲就悲傷地把小雅的屍體吃掉,讓小雅永遠地活在他的心中。
  椲樵:可是妳的文筆很騙錢,我不認為妳可以把那分悲傷寫得很傳神。
  柚臻:所以,要改成克哲因為太震驚就發瘋了?
  椲樵:你以為在拍台灣霹靂火嗎。
  柚臻:我想到了!克哲因為小雅的死受到太大的刺激,就蛻變成隼……
  椲樵:蛻變成隼,那後面的劇情設定不就要重寫了……我建議是以馬斯洛五需求理論來詮釋克哲將吃下小雅的食慾和性慾結合在一起,將單純的食慾結合其他慾望以提升情境的層次,取代悲傷的質感。
  柚臻:好吧,那只好改拍「人魔」了。

  至於殺掉小雅的村夫,原先的設定是回到海邊,然後被SA吃掉,但是這樣就突顯不出「般若」這物種的特色,為了讓般若更加鮮明,修改已是勢在必行。

  柚臻:改成村夫吃了小雅之後,從小鬣蜥變成大鬣蜥。
  椲樵:大鬣蜥,那不就變成了酷斯拉?我們原先設定的般若不是會放電嗎,這樣就偏離設定了。
  柚臻:呃,不然就變成會放電的酷斯拉……
  椲樵:放電的酷斯拉,聽起來似乎可以和八岐一決勝負。
  柚臻:對啊,大蛇對決大蜥蝪,男生最愛看一堆大動物互相PK了。
  椲樵:妳漏了自衛隊戰鬥機……

  柚臻的提案當然沒有通過。我將劇情改成了村夫歡樂地狂放電自high,最後在電力放乾時遇到SA,然後被SA秒殺的白目情節。如此既突顯了般若的蓄電特性,也說明了仰賴生物電的般若,其實不耐久戰。
  在競爭激烈的荒島上,比的全是肉體力量的高下,但是死靈一族的亞種卻不受這條規則束縛。像骷髏山田和狂者綠豆眼都是靠光電能量就可維生,這種能源可以自給自足的情況之下,便大大減低了獵殺行為的必要性。在物競天擇的島上,他們反而是有資格不獵殺的一群,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全是好人,沒有坑害其他亞種的心思。相反的,就因為死靈族的亞種都如同可蓄電的電池,所以在沒電的時候,同伴便成了能量的來源。

  柚臻:監製大人──(舉手)
  椲樵:怎麼了?
  柚臻:《大獵殺》的正派角色是誰啊?我一路寫來,好像沒寫到好人。
  椲樵:對啊,這是本書特色,都在黑吃黑,全書沒一個好人。
  柚臻:需要補一個好人嗎?
  椲樵:妳寫的好人心機都很重,我怎麼看都像壞人。
  柚臻:哼哼,這才是正統的黑暗系心機小說。
  椲樵:對了,那張宇江房間俯瞰圖,一點都不重要啊,為什麼硬要塞到小說裡,我看妳是在騙頁數吧。
  柚臻:你誤會我了,那是因為插了圖後可以讓小說比較有代入感。(心虛)
  椲樵:我覺得這答案很可疑。

  不單是荒島,就連實驗室裡的角色,每個人都和喜歡騙字數的作者一樣,愛耍心機。伴隨心機而來的便是內鬥,而MK對宇江的鬥爭更是克哲因此可以逃出國軍掌控的主因。
  原先的小說劇情只有一集,不過我覺得《大獵殺》的潛力不只於此,和柚臻討論後,決定讓克哲和SA逃出國軍掌握,然後合作對抗政府。為了讓SA能夠擺脫政府控制,柚臻設計了利用海神傳說挑撥鄉民去抗議環保團體,而這個海神便是SA,於是SA就這樣子被放出來裝神弄鬼的。至於回收機制的電擊器方面,以太久沒更換電池為由,讓安裝於心臟的電擊器無法產生足以擊斃SA的電流,以致於SA沒有被爆心。而吃過人的SA則因為多長了一顆頭,所以當其他頭顱被爆時,最後那顆新生的頭顱便意外地躲過爆頭之禍。

  椲樵:那麼,妳打算怎麼讓H組控制狂野的大蛇精準地只襲擊環保團體,而不是無差別的大屠殺?
  柚臻:欸,催眠?
  椲樵:你要派誰去催眠一條幾十公尺的大蛇?
  柚臻:隼嗎……(小聲)
  椲樵:我們設定的隼應該沒這麼強吧。

  後來我們設定使用費洛蒙定位的方式,解決了控制SA攻擊範圍的問題。當解決了SA脫逃的所有技術性問題後,再來就是處理克哲脫逃的問題了。原先的設想是實驗室內鬥,而MK為了鬥倒宇江,就以自由為交換條件,讓克哲去暗殺宇江。至於動機方面,柚臻的處理就很充份。她讓MK知道宇江想到鬥倒他,而且心愛的琳娜也情變,事業和愛情方面的雙重威脅讓MK的復仇變得動機十足。這一部份,她的處理就比我優,心機重的人寫出來的文果然心機也重。所謂文如其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最後結局的設計,考量到下一部的劇情之下,先讓克哲和SA結盟,然後國內出現大量的「野武士」集結,然後由神祕的隼登場收束所有的張力,讓讀者想知道隼身分的八卦慾望以及期待未來之役的氛圍,在最後獵捕御宅的場景中,無限擴大。
  小說硬體方面,感謝鮭魚仔&小鯊龍的精緻插畫以及充滿霸氣的封面,無論是五環巨口虫一口吞吃強獸人的魄力、修羅三人組圍著小白花的喜劇感或者是大蛇弄翻軍艦的災難片感覺,插畫中全都處理得忠於原味,再再地為《大獵殺》提供了更好的奧援,優圖好文更添相互輝映之美。
  這次的小說監製合作中,柚臻的表現令人激賞。她的鏡頭簡潔明快,與分鏡表的契合度甚高,使得小說呈現忠於原味不跑調。我喜歡她的鏡頭感,短小輕薄的鏡頭保留了絕佳的修改彈性,這也是小說不需要大規模重寫便能輕易修改的原因,就監製角度而言,這是很棒的鏡頭感。
  除了天生的好鏡頭之外,快手是我對她的第二個印象。我如果說那邊要修改,那邊要補個一千字的橋段,一個小時內我就會在MSN收到柚臻傳來的新稿,所謂快手,不外如是。十萬多字的《大獵殺》之所以能免於曠日費時的難產窘境,保持一致的質感而速速現世,柚臻的快手功不可沒。神速的修改配合也為這部作品提供即時診療,使其體質更加紮實強健。
  一部小說中,幽默感扮演著重要的潤滑劑。說真的,我一點都不擔心,身心都已化為諧星的柚臻寫出來的小說會過於嚴肅。很多幽默橋段在她的妙筆之下,效果都比我預期的好。很多時候,我不禁想高喊:「柚臻,妳的名字是諧星。」
  憑心而論,《大獵殺》並不是一部好寫的小說。鏡頭、快手、幽默都還不能算是成就這部腳本的最重要因素,只有心機重的作家才能精彩詮釋《大獵殺》這部全書沒一個好人的小說,也唯有身心都已化為權謀家的執筆者,方可駕馭《大獵殺》無所不在的心機權謀,若說《大獵殺》是為柚臻量身打造的腳本也不為過。
  流暢運鏡、幽默筆鋒、權謀機智、天生快手,柚臻以年輕新秀之姿闖陣文壇,面對這樣挾帶強大創作動能的作家,身為讀者的我們可以滿懷美好的期待,等待著她下一次櫻花燦爛的捲土重來。


                             椲樵
                             2006年10月


附錄一:柚臻騙錢版設定
天使:長出很帥的翅膀,用鳥爪撕裂敵人。
海蛇:跳來跳去很有爆發力的大海蛇,還會噴毒。
冥族:靈體,靠月光可以補充HP。
獸人:變成半獸人,動作敏捷又強壯,爪子很厲害。
甲虫:小蟲后,會一直生甲虫,建立自己的小帝國。


附錄二:新版設定
天使:Angel
  人身鳥羽翅。羽狀翼可遮陽、保溫。空中因無施力軸心,故劈砍類刀劍不好使用,多是使用戳刺類武器,例如長矛之屬。為防雷殛,武器多為木製。以翅膀數為進化力量之象徵,最高的天使長是六翼天使。
  亞種:黑羽鴉天使(別名死神)、斑羽鷲天使(猛禽)、火羽鶴天使(鳳凰)

大蛇:Hydra
  劇毒。流線型的滑溜身體將水阻降到最低,因在大陸棚的近海珊瑚礁活動,身上有華麗蛇紋。以頭顱數為進化象徵,最猛的蛇王是八岐大蛇。
  亞種:黑腹海蛇、兩棲角蛇、陸棲眼鏡王蛇。

沙蟲:Worm
  捨去四肢後的蟲形軀體可在沙漠地底穿梭自如、神出鬼沒。巨大口吻可吞噬一切陸上生物,又稱為沙漠之鯨,是為沙漠獨尊的霸王。無社會體制,純粹靠本能狩獵。以身軀環結多寡為進化象徵,一環約7米。最強的沙蟲是藍鯨身長的五環巨口蟲。
  亞種:巨口蟲(可越過沙漠)、圍獵蟲(群獵的小型蟲)、寄生蜂(會釋放注入獵物內的寄生蟲,慢慢吃光獵物內臟)

鬼族:Devil
  有尊長之分,具備高度社會化體制。猙獰的樣貌儼如地獄惡鬼,除利爪銳牙外,還能如人類般使用武器,並精通各氏族內流傳的武藝,塑性特高,環境適應力特強的地面最強戰士。最強的有五支角,最弱的是單角。
  亞種:般若族(電力)、強獸人(強爪利牙)、修羅族(高明團戰)

死靈:Necroman
  冥界之前徘徊的亡者,無「生命跡象」卻仍具有活動力。有腦波之生物反應,靠意識存活,唯有斬斷首級才能剝奪其「生命」。以吸食靈魂能量與月光為生,被稱為暗夜中的王者。能量越飽滿的死靈,其軀體越完整。以軀體的完美性判定其位階,最高首領是死靈法師。因塑性特高,故無法由外觀判定強弱,只能以象徵戰功的牙鍊這般社會性物項來判定其地位,最上者是戰功彪炳,項戴十六牙之鍊的戰靈。
  亞種:骷髏(精通骨術之奧義,放棄血肉)
     狂者(以不死肉體發展白刃戰奧義)
     冥族(可自由穿物的純靈體形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鑫 的頭像
振鑫

振鑫的握金閣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