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S空蕩蕩的網友列表上,他仍是一如往常地行跡消杳。雖然berserk的帳號因為太久沒上線而被系統取消,她仍然每天在網上等待他的來臨,習慣他的存在,像是等待一個不可能出現的奇蹟。

快一年了,她仍然忘不了見他的最後一面,那冰冰冷冷,一望深邃無盡,淚海的瞳裡。那一刻,berserk的宇宙崩解了,滑稽珍奇的小丑巴洛克舞曲也永遠成了絕響,世界重歸冰冷空洞的虛無。

自從berserk消失後,她不再於Feeling版上留言,或許是知道再也沒有人願意這麼認真地對待她的心情,報以一段段會心的文筆。帶著懷舊的心,她翻閱以前的書信,或純真或滑稽或魔幻或華麗,一封封生花妙筆總是緊扣她的心,陪她度過一個個難忘的夜晚。現在,奇妙的小丑再也不會回來了。想到這裡,她不禁掩面啜泣。

哭累了,打起精神,她回到BBS。這次不是Feeling版,而是Feeling版下面的Forgiveme版,她想到懺悔版告解,關於失去berserk的一切。

這個版很冷清,大概是現代人都不喜歡反省吧。留言之前,佳琳在版內四處逛逛,讓自己先對Forgiveme版的版風有個譜。當她開始逛精華區,隨意翻閱幾篇留言後,一篇標題抓住她的視線,她對著螢幕遲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
<sorry,berserk> 12月14日,星期六
sorry,berserk,
  我知道自己給了你很多壓力,但是我又太天真浪漫,偏偏事與願違,夢想與現實的差距越來越大。

  明明該認真工作的,是吧。為什麼總是花一整天的時間想著一個人?

  對不起,berserk,我真的很想認真工作,但是伊人的形影在我身旁徘徊不去,我的目光離不開這美麗的天使,就算粉身碎骨,只怕微塵仍然飛散包圍著她,就連夢裡,都是一連串纏綿悱惻的相思。

  點根煙,白霧幻成深邃美麗的亞德里亞海,我在碼頭上泊好飛機,在酒吧內開始命運的邂逅。走在路上,更是心神難安,我在人間千萬個女子中尋她的身影,驀然回首,多麼希望那人就在燈火闌珊處。我不敢跟她要電話,因為每天小指在電話鍵上刻劃的是漫長而刻骨的相思,輕輕的刻劃,卻是生命中不可沉受之輕。

  剜出我的心,鮮紅跳動的全是愛慕的情。刨出我的骨在蒼
穹下立出十字架,仍然得不到上帝的赦免,骨子裡全是愛的文字,血肉交織的骨肉銘。獻出美夢也得不到救贖,夜不成眠都為妳。

  上帝,請您赦免工作散漫的berserk吧。在愛情面前,他也只是一個卑微的小丑。
=============================================================


她看標題的發言人,確定是berserk寫的沒錯。算算時間,正是之前自己到上海出差的前夕。佳琳一陣心驚,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berserk久遠前的貼文。段段思念的文字,串串戀慕的情思。
這裡收錄了六篇berserk的懺悔,她一篇一篇細心讀閱,回顧當年他在版上寫下的心情。


=============================================================
<sorry,berserk 2> 12月15日,星期日
sorry,berserk,
  又是一個難眠的夜,即使睡魔將沉睡之砂撒入我的眼睛,仍然無法讓狂熱的心平靜,溶入深眠黑甜的夜裡。繫上鞋帶,我想跑到妳的城市尋妳。鞋子是我的天使之翼,踩著風龍之背,帶我飛越千山萬水追求天堂的蹤跡。閉上眼睛,我一如往常虔誠地祈禱:「鞋子啊,帶我到幸福的地方。」

  覓不著芳跡,天堂我尋不到妳的所在,面對浩瀚無垠的星空,我毫不眷戀。一種冷靜的屏氣凝神,我專注世間妳飄散的氣息,沒有那一扣動人的香味,人間只是沒有靈魂的幽冥。只要有妳,就算是地獄最深的淵藪,我也願意為妳沉墜到最底,獻上那朵純潔的白玫瑰。

  捨棄九品蓮台之慾,出離了三世火宅,卻擁抱八萬地獄之罪。
  神啊,我有罪!
  原諒我墜入愛情墮落美麗的大無限。
=============================================================


告白般的懺悔讓佳琳的心升起一股甜蜜,夾雜淡淡的惆悵和一點古老的回味,然後調成一杯微甘帶苦的想念。


=============================================================
<sorry,berserk 3> 12月16日,星期一
sorry,berserk,
  你答應她不抽煙的,可是我忍不住煙還是一根接一根地點。也許你不懂,抽煙像是一種思念,煙霧與手指繾綣繚繞的纏綿會讓我聯想到兩個人的擁抱。當煙草的灰燼落地時,你可知道,那是我成灰的相思?

  即將,她要到遙遠的北國。請原諒我,這段時間,我肯定戒不了煙,因為我擋不住黑夜裡襲上心頭的思念。當火燄燃起想念,想念隨煙紛飛,飛煙聚散無蹤影,一寸相思一寸灰。
=============================================================


遙遠的北國,那是他對上海的牽掛。即使相隔一條台灣海峽,也阻斷不了兩地的相思。心疼他的癡心,她揩去臉上的眼淚,唉,總是在失去的時候才了解擁有的可貴。


=============================================================
<sorry,berserk 4> 12月17日,星期二
sorry,berserk,
  雖然我也很想有自在的靈魂,但是偏偏靈魂不是繫在我這裡,而是繫在她身上。現在的她應該已經在北國了吧,我的心思也飄洋過海地來到那個寒冷的國度。

  她會孤單嗎、會不會被工作的壓力壓垮、是不是很想有人陪陪她?berserk,我知道你很想立刻飛到她所在的遙遠城市,甜蜜地看著她在辦公室裡埋首於電腦與文件之中,趁她不注意時偷偷給她一個惡作劇之吻,看她錯愕而不可思議的表情。呵,這很有趣吧。

  神啊,請多給我一點時間。
  我一定尋妳。
=============================================================

擔心她的工作、擔心她會寂寞,他的體貼總是一次次暖著她的心窩……
她開始明白,有一種廉價叫眼淚,有一種珍貴叫擁有。


=============================================================
<sorry,berserk 5> 12月18日,星期三
sorry,berserk,
  我對不起你,雖然這一切都是月亮惹的禍。

  月色太美,捨不得睡。禁不起夜色迷人的招喚,信步到公園散步,從變化無常的月亮來揣摩妳的模樣。想著想著不覺入神,一時不察時間已逼近午夜,十二點的魔法即將消失,馬車要變回南瓜了。

  我驚慌失措地飛回電腦前,唉!今天妳明明有上來的,這樣美妙的機運我居然錯過了。戀人啊,是不是總在命運的交錯裡擦肩而過?

  眼淚在月光的碎片裡變了顏色,不要任何言語,在墜入失落的宇宙之前,請讓我凝視那雙寂寞的眼睛,我想緊緊地擁抱著妳。
=============================================================


她大感訝異!是有這麼一段插曲。記得初到上海時曾經上過一次BBS,遇不到berserk很快地就下線,沒想到那一次的蜻蜓點水竟在他的心湖激起如此大的波濤……


=============================================================
<sorry,berserk 6> 12月19日,星期四
sorry,berserk,
  我知道你想見她,可是這樣忙碌的夜晚只怕還得等個好幾天呢。

  四天沒見到她,黑夜忽然失去了星光,我用忙碌的生活填滿空虛,就像灰暗蔓延無盡的夜空。直到星星閃耀在天上,青苔爬上了我的臉,我聞到春天的香味,這時才悠悠醒轉。原來,我沉睡了四年。

  請妳原諒我,我是不是也同樣讓妳等待?如果是的話,那麼請妳懲罰我,罰我陪妳度過悠悠遠遠的一萬年。
=============================================================


不期然再次陷入愛的文字爆炎地獄,或許是命運對她暗示著sweetangel和berserk之間藕斷絲連的緣份。回想第一次和berserk在書店的約會,享受他人注目的異世界情趣、陽明山上黑夜燃燒的火燄玫瑰更是巧妙驚奇的奢麗,而這些,早已成為她生命中彌足珍貴的腳印。那張berserk留下的照片,一個午后的想念,一份煉金術留下的愛之印記,又讓她憶起那個大安公園翱翔的高性能水上飛機,以及露天音樂廳的380號長椅。當然,她絕對忘不了千里迢迢從台灣飛到上海來的聖誕禮物……

「zany candy!」

那顆漂亮包裝紙裹成的zany candy是berserk留給佳琳唯一的東西,她想如果拆開糖果,或許能找到什麼可以尋回berserk的線索。即使成功的機會渺茫,她也不願放棄這唯一的希望。

小心翼翼地解開包裝紙,裡頭赫然是五顆細碎的彩石。她認得出其中有白水晶、黃水晶和紫水晶,另外一粒細碎的紅色石她說不上來是什麼,或許是瑪瑙之類的彩石。至於剩下的最後一枚礦晶,任她怎麼也想不出來歷,潤黑的表面看似平凡無奇,細看之下酒紅的內裡透出醉人的紅光,像是諸神酒杯內香醇的葡萄酒液,酒光中透著閃閃的銀亮星塵。

典籍記載,黑夜中以【sweetangel的凝視】為餌,就能找出傳說中的zany gentle。
附註:【sweetangel的凝視】,別名astral dust。

只要有astral dust,就能找到zany gentle!

酒紅的小宇宙捧在手上,涵蘊著星塵,掌握了希望。她微笑著,一股潮流暖暖流過眼眶。
勇氣,在心口發亮。



走遍台中所有的珠寶行、水晶礦石飾品店家,除了知道zany candy內的紅色石是紅玉髓之外,沒人知道另一枚神祕礦石的來歷。有人說是翳珀,只是像這樣酒紅宇宙中綴著銀亮星塵的翳珀卻是前所未見,這是台灣所沒有的翳珀珍品。有的店家甚至要出高價買下,佳琳當然不賣,這可是berserk留給她的珍貴回憶。

即使有了一點進展,知道這枚奇特的彩石是稀有的翳珀,並不表示事情的發展就會很順利。佳琳心想,既然是台灣市面上所沒有販售的珍奇翳珀,或許可以從進口的店家那裡得到買主的線索,說不定真可以因此找到berserk的消息。但是從各個店家的答覆聽來,大盤商似乎沒進過這種高檔貨色,這枚翳珀恐怕是別人從外國帶回台灣的。若是這樣,那就真的斷了線索。

回憶裡,berserk對天母和陽明山一帶似乎很熟悉,也曾經在大安公園悠哉地度過午后,應該是在北部活動的人……收起一張向店老闆打聽來的北部玉石市場和珠寶飾品店的清單,不願放棄的佳琳決定下次休假時將搜索的陣地從台中移往台北。這一次,再也不放手,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就算大海撈針也罷,她想尋回她的小丑紳士。

擺脫工作和課業,終於盼來假日。之前三次到台北逐間店家探訪翳珀的來歷,得到的答案總是讓人失望,沒有店家進過這款翳珀,berserk的消息依然石沉大海。

抱著最後的希望,她踏入玉石市場內的一間店家詢問。四十多歲的老闆娘將掌心上的翳珀翻成各個角度在燈光下仔細端詳,不住點頭稱是,臉上滿是驚奇之色。

「這可是不輸給清珀和金珀的珍奇品種呢。」老闆娘把玩著手中那顆小小的翳珀。
「妳知道那裡有出產這種翳珀嗎?」
「中國的金珀、波羅的海沿岸的蜜臘琥珀和多明尼加藍琥珀都很出名,但是妳的黑裡紅琥珀反而比較像西西里特產的紅棕老琥珀。要我下注的話,我會押西西里。真沒想到,居然還能再看到這種貨色。」
「什麼,妳見過!」佳琳幾乎大叫地喊出。
「豈止見過而已,我還有一模一樣的貨呢。」說罷老闆娘走進內門,不久拿出一塊比佳琳那顆大得多的翳珀。滑潤的黑暗表層覆蓋了若隱若現的酒紅太空,點點星子閃爍著銀亮晶光,透露遠古的氣象。桌面兩塊翳珀,儼然一大一小兩塊分裂的小宇宙。
「老闆娘,妳還記得是從那裡進的翳珀嗎?」她著急地問,像是問慢一點老闆娘就會不見一樣。
「噢,很久了,恐怕是一年多以前的事囉。」老闆娘抽了根煙,世故的煙霧為她的魚尾紋添了一點風塵味。
「請務必告訴我,這對我很重要,關係著我能不能找回一個很重要的人。」
「情人?」
「一個愛我卻被我傷得最深的人。」
「妳若是找到他,會怎麼做?」老闆娘側著頭問,吐了一個白白的煙圈,試圖掩飾自己好奇的眼神。
「我不清楚自己會怎麼做,但絕不會再傷害他。我只知道不想讓一個喜歡的人就這樣失落地離開我的生命,或許我會做些什麼事,將逝去的過去與現在美好地聯繫,圓滿彼此的人生,不再讓生命留下遺憾。」

老闆娘似乎還想問些什麼,不過世故讓她明白這時候沉默是種體貼的禮貌。她吐了一口煙,打開腦中的陳舊抽屜,裡頭的泛黃回憶被一頁頁地攤開。

「應該是一年多以前吧,一個人拿著這塊翳珀到我這裡估價,我猜他大概是跑單幫的。當時我愛死了那塊稀奇的翳珀,出了一個漂亮的價錢請他割愛,這就是為什麼這塊翳珀會出現在我店裡的原因。」
「還記得他長什麼樣子嗎?」
「記得他戴一頂漁夫帽,帽子拉很低,真的看不清楚他的臉。除了記得他染金髮之外,對他的長相實在沒印象。」

金髮!佳琳的心像脫韁野馬般開蹄狂奔,抑止不住激動的情緒。
「請妳再想想,對那個人還有什麼印象,或者有關他的任何事情?」
「聽妳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喔?」
「他的聲音……非常特別,形容不上來,就像是……」
「就像是沒有生氣,瓷白的聲音。」佳琳若有所思地補述。
「對,那聲音就是少了一點生命的感覺。看來他真的是妳要找的人了。」
「一定是他……」她的聲音顫抖著。「妳還記得他曾經提過住在那裡,或者做什麼工作之類的嗎?」

老闆娘又吐了一口煙,將自己埋入思考的煙霧裡。
良久……

「有了!他曾經在我面前講過手機,說是要到中途之家。我是天主教徒,所以特別記住這句話。」
「中途之家……他有說是那一間中途之家嗎,有沒有提到去那裡做什麼?」
「我只聽到斷斷續續的對話,好像是說會帶禮物到那裡。」

佳琳又問了她幾句,發現真的問不出其他線索後就向老闆娘道別,離開了那家店。

到berserk去過的地方,踩著他留下的腳印,彷彿只要尋著他曾經踏過的路一直走,就能連接過去與現在,尋回遺失的美好。體溫讓手上的翳珀流露優雅的松香,溫潤的香味撫平了紊亂的心。她閉上眼睛,沉緬於他留下的氣息,那空氣溫柔婉約,淡雅柔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鑫 的頭像
振鑫

振鑫的握金閣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