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高跟鞋踩在紅磚道上的喀啦聲,在乾燥的冷天裡格外清脆。路
口的斑馬線附近,地上有個人形的粉筆圈,一朵生命的浪花撞
上冷硬的海岸,在半空中崩毀飛散,一時之間多愁善感,佳琳
的心頭湧上死生無常的慨嘆。

「如果我快死了,那麼……」

偶爾,小腦袋瓜會浮出一些奇奇怪怪的遐思,當佳琳向文祺分
享這些小點子時,他總是不耐煩地叫她別胡思亂想……什麼事
情有趣,什麼事情無聊,難道都是依照自己的法則來決定嗎?

如果文祺有berserk一半那麼珍視她的想法,願意花更多心思
了解她,她想自己一定會更愛他。即使這麼思索,她也很清楚
這只是個無益的空想而已。文祺就是文祺,他不可能變成
berserk,就像berserk不可能變成文祺一樣。

這次她學乖了,手機沒有撥到文祺的號碼,取而代之的是手指
在鍵盤上一陣輕盈亂舞。


=============================================================
<IF> 11月17日,星期日
  如果,我快死了,我會想些什麼?
  會不會就像瀕死的人所說的,
  這輩子所發生過的全部再來一次,
  就像八釐米播放,無聲快轉。

  如果,我快死了,我會想些什麼?
  我會不會趁別人為我傷心時,
  想的盡是如何說完還未說的話?
  想的盡是如何對掛念的人交代?

  如果,我死在一瞬之間,就不用麻煩了。
=============================================================


「怎會想到這問題?」不久後,berserk的訊息閃電般降臨,她
猜想他大概是看到她在Feeling版上的留言了。
「我也不曉得,過馬路時突然想到的。」
「放心吧,妳會活很久喔,因為我還要帶妳到魔界的馬戲團看表
演,妳只要在小丑們的簇擁下欣賞節目,拍拍手就行了。」
「呵,傻瓜。」
「見著妳,這一夜滿足了。灰王子要走囉,晚安。」berserk輕
巧地說。
「一起走吧。」sweetangel柔柔地回。
「好呀,一起融入永恆的夜色裡。」
「3」
「2」
「1」


在berserk的讀秒下,兩人默契地離開BBS。閃電似的到來,伴
隨的也是疾風般的離去。

她心底暗自估量著如果灰姑娘和灰王子在一起,會是怎樣如夢似
幻的光景,但是沒多久,音響流洩而出的爵士樂音符很快就將她
的妄念打碎了一地。沒有規則的爵士,就像沒有規則的愛情。像
是突然醒覺的她陌然走出旖旎的遐思,不再沉迷於自作多情的美
麗,因為她知道,一切都只是如果而已。


12
=============================================================
<You say if> 11月18日,星期一
  一片黑白又彩色的視界,好多景物從我眼前飛過。我看見
父母抱著我、我背書包上小學的稚嫩模樣、上了國中剪短髮、
暗戀某一個男孩子、工作到很晚很晚、去barroom喝酒、男人
們注視我跳舞的樣子、和自己男朋友約會的情景、幾個激情的
做愛場面、自己懷孕時想吃酸梅、抱著自己的小baby坐摩天
輪、從高處眺望腳下城市的幸福……總覺得自己好像遺漏了什
麼回憶,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似乎是很特別的事。

  很快地我就把這念頭丟了,滿心只想告訴媽要好好幫我照
顧baby。可是我一動也不動,只能任由眼淚決堤。忽然,一
個提著鐮刀的巨大陰影抓起了我,我停止了眼前川流不息的景
象。

  「我死了嗎?」我問。
  「當然。」死神冷冷地說。
  「為什麼我不能動?」
  「那是因為妳沒有身體的緣故。」

  冷風颯颯的聲音從我耳邊飛過,死神把我塞進一個小房間
,我感到徬徨,不知道自己飄渺的命運。空間中有無數個小房
間,想必也是無數個靈魂,我還看到一片綿延無盡的燭光之海
,不時有燭光熄滅,但是光海汪洋仍是那樣的盛大。自己的生
命之燭大概熄滅了吧,這次是真的玩完了。我靜靜坐在房間的
一角,等待命運的審判。

  咦!我眼花了嗎,那不是……
  他拿給死神一個沉甸甸的羊皮袋,袋子交到死神手上時發
出錢幣豐厚的響聲。

  「我去喝個茶,五分鐘後回來。」死神桀桀地冷笑。
  「慢走。」小丑紳士彎腰恭送。

  他朝我走來,將我從房間拿出,我不能動,只能乖乖躺在
他的手心。他將一支燃盡的蠟燭換成另一支很長的,然後將火
接過來燃燒,而舊蠟燭他則用一張羔羊皮包起來,隨手放入自
己的口袋。

  小丑紳士並沒有看我,只是望著遠方。雖然我看不穿面具
底下的表情,卻感受到一份靜默的黯然。

  「真傷腦筋,我好像被遺忘了。」他搔著頭皮。

  一直望著前方,他的眼神始終沒有與我交集,我不知道他
為什麼不敢看我。

  「很多事想做,就這樣死了,很遺憾吧。」他悠悠嘆氣。
  我想回答他,卻一動也不動,只能像張安躺的紙片,什麼
也不能做。
  「去完成妳的心願吧。想死,沒那麼容易。」

  他將我往天上一拋,我忽然能動了,像隻白鴿本能性地往
天上飛去。在穿越冥界天空的一剎那,無數的光景從我眼前出
現,耳邊流過。噢!那是我從小到大的人生歲月,所有的畫面
都是黑白,但有幾張卻是彩色。我特別觀察那幾張彩色的畫面
,一時間,所有失落的,全都湧了上來,滿滿的溫馨塞滿心房


  我和他一起看電影、逛書店,原來那是我們約會的光景。
我懷孕時,他貼著我的肚皮聽小baby的聲音、我抱著小baby
坐摩天輪,身旁還有一個戴著面具的他……萬千溫暖的回憶,
而我卻將它們遺忘。

  一片刺眼的光亮,我醒了。媽在身邊抱著我,哭得涕淚縱
橫,而我抱著小baby,我的心肝寶貝。後來我倦了,闔上眼
睡覺,睡前還聽到護士說病人需要靜養,要大家離開讓我休息


  即將入眠的心情,有點快樂、有點哀傷。我想,我拾回了
珍貴的記憶,一些生命中失落的片段。

                 sweetangel某年某月某日
=============================================================


「真傷腦筋,我好像被遺忘了。」

信中這句話讓她很有感覺。不知是否戴著面具的關係,小丑紳
士總是輕輕帶過他的情緒,心思像風一樣,稍縱即逝,轉瞬間
便藏在心底。佳琳心想,如果自己也戴上面具,是否也能夠像
他這樣的冷靜淡然?

還有一段對白讓她印象深刻。

「為什麼我不能動?」
「那是因為妳沒有身體的緣故。」

她幾乎可以想像出死神戲謔地說出這句話的表情。死了就什麼
事也不能做了,生命的寶貴,她在死神的冷笑中有了更深一層
的體會。文末的署名也挺有意思,berserk居然假裝自己寫這
封信,讓信讀起來像是sweetangel的自白。

有人會以別人的立場寫自白,再將自白寄給那人嗎?berserk
自由自在的行筆讓佳琳認為他是個無法用常理判斷、彷彿世俗
間的法條都無法束縛的人。

噢,她發現他了!那個浪漫為翼、文字為梯的天上謫仙人。

「謝謝你的信,我很喜歡看你寫的字,每次讀你的信都有不同
的感覺。我第一次打從心底明白,文字的世界竟是何其虛幻、
何其美麗。」
「如果妳喜歡,給我個心情,我會是最浪漫的共鳴。」

忽然,佳琳想到今天開朋友玩笑的場景,對方的臉色有點僵,
當時的氣氛尷尬到不行……想到這裡,她慣性地在Feeling版
上記下這件插曲。


=============================================================
<Wanna walk away> 11月18日,星期一
  有時候好像每個人都約好的,一起在身邊製造出煩人的事
情。
  噢,好像硬把瓦斯灌到自己肚子裡。
  一爆發,就崩潰了!
  好想離開這樣的心情,所有的事情都拋在腦後,到一個沒
有人認識的地方。
  或許會有新的啟發,找到新的方向。

  今天我不經意對朋友開了一個她感情的玩笑,想不到讓她
很難過。
  原來,她肚子裡也塞滿瓦斯。
  偏偏,我又在這時候點了一把火。
  真的很抱歉,雖說道歉也於事無補……

  我猜,很想逃避現實的我,肚子裡應該也塞滿瓦斯。
  一爆炸,就能把我炸離這尷尬的世界。
=============================================================


「在發表文章,這麼快就給我回家功課?」
「你可別回了,我亂寫的通常沒什麼營養。夜深了,你要走了
嗎?」
「等妳。我喜歡我們一起牽著手逃離王宮。」
「你數吧。」
「3」
「2」
「1」


兩人默契地轉身,切斷現實和虛擬的連繫。關上電腦時有股果
決的瀟灑湧上心頭,還是和昨天一樣心情。
清醒之後不要思考就離開,虛構的世界太美麗。


13
一早起床,心血來潮的佳琳隨著鍵盤聲來到文字魔界,沒想到
berserk早已到過她的信箱拜訪。


=============================================================
<Gas> 11月19日,星期二
  一如往常,他還是一襲筆挺西裝,一副白色的小丑面具。
不過今天的他有點不一樣,肚子變大了,像是中年發福的男子
。sweetangel還以為自己眼花了,她一直記得他是六塊腹肌
呢。

  「你怎麼突然胖成這樣?」sweetangel不解地問。
  「咦,妳不知道嗎?大家都約好要在肚子裡灌瓦斯啊。」
小丑紳士無辜地說。
  「真的嗎,那瓦斯都怎麼點燃呢?」她問。
  「有時是憤怒、有時是憂鬱、有時是苦悶、有時是羞愧
……因人而異。」
  「那你是怎麼點燃的,憤怒嗎?」她又問。
  「憤怒是什麼?我不知道。」
  「憂鬱嗎?」
  「小丑永遠微笑。」
  「苦悶?」
  「我很會自娛娛人的。」
  「難道是羞愧?怎麼可能,你那麼厚顏。」
  「承蒙妳的誇獎。」
  「這不是誇獎,笨蛋。」

  她拿了打火機在他身邊點火,可是一點也沒有瓦斯氣爆的
徵兆。

  「怎麼點不燃?」
  「不是這樣點燃的,妳的火不對。」
  「到底要怎麼點火?」
  「勸妳別點燃比較好,氣爆的威力不是妳能想像的。」

  sweetangel深情款款看著他,水汪汪的眼睛央求他訴說
點燃瓦斯的祕密,就像潘朵拉一樣,為了好奇,即使毀滅世界
也在所不惜。危險的眼神像要將人燃燒焚盡,小丑紳士承受不
了火熱的視線,立即低下頭去,自顧自地讓手指在黑白琴鍵上
跳舞,舞動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

  「好奇會殺死一隻貓的。」白色面具傳出這樣的聲音。
  「才不會,告訴我點燃瓦斯的方法。」
  「妳別這麼近靠著我,沒有人承受得住妳的熱情如火。」

  小丑紳士話一出口,冰雪聰明的sweetangel立刻破解密
碼。
  「原來……呵。」她邪笑著。

  勾住小丑紳士的頸子,她感覺到他在發抖、冒冷汗,這更
激起她想捉弄他的念頭。小丑紳士自顧自地彈著鋼琴,她鬆開
他的領帶,將手伸入火紅色的襯衫內,撫摸他溫燙的胸膛。小
丑紳士運指越來越快,飛快的琴鍵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滾燙
的空氣中拼湊出月光奏鳴曲的旋律。sweetangel不放過他,
惡作劇地吻著吸吮他的頸項,熱情的火舌一點一滴融化著小丑
紳士,奏鳴曲的音符崩潰了。

  忽然,一聲巨大的爆炸將他們轟向天空,兩人落地時跌坐
在鋼琴之上。大地瞬間龜裂,冒出高溫的岩漿,空氣被熾熱蒸
得扭曲起來,四處都是漂流的熔岩熱流。遠方不時有此起彼落
的火山爆發,噴射忿怒的熔岩,天空像被火流星佔據一樣,數
不清的隕石從天而降,帶著高熱的火燄撞擊地面,碎成一地盛
開的野火之花。

  sweetangel被眼前世界末日般的影像嚇傻了,張大眼睛
,遲遲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這個熔岩橫流的大地。

  「所以我說不要點燃的嘛。點燃詩人的靈魂,後果很嚴重
的!妳看,我們兩人墜入了愛的文字爆炎地獄裡。」他無辜地
說。
  「妳怎麼不說話了?看吧,好奇果然會殺死一隻貓。」小
丑紳士溫柔地抱著sweetangel。
  「貓才沒死,只是在鋼琴上昏倒了。」sweetangel紅著
臉說。

  不知是高熱的烤炙還是另有其事,滿佈火流星的天空之下
,sweetangel的臉像飛霞般地緋紅,看起來十分美麗。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佳琳的臉頰在發燙,berserk充滿魔力的文字再度讓她目不轉睛
、愛不釋手,她無法想像一次又一次讓她跌入神奇文字獄的究竟
是什麼樣的人。他回的是一封像情書的信,抑或是像信的情書?

早晨挺冷,她為自己加了件外套。冷冷的天,總是讓人想起聖誕
節。上班之前,她像個孩子般童趣地寫下一篇冬季感言。


=============================================================
<Christmas> 11月19日,星期二
  每年一到Christmas,
  我都會莫名興奮。
  總是期待會有個特別的Christmas,
  但是,每次都會有同樣的感覺。
  「啊?Christmas又過了!」
  看著未曾在Christmas出現過的相機,
  只好繼續期待下一個特別的Christmas來臨。
=============================================================


只是一篇抒發心情的留言,但是一想到berserk可能會寫信回覆
她,佳琳心裡就湧上層層波迭的期待,表情就像期待明天襪子裡
會塞滿聖誕禮物的小女孩。即使早已關機,她仍然若有所思地對
著電腦發呆,彷彿視線可以穿透螢幕,闖過無數熾熱流星的飛舞
火網包圍,奔雷般直直延伸到魔界最遼遠幽深之境,然後雨落湖
海般,寂滅於小丑紳士粼粼閃爍的眸光裡。


14
昨天太晚回家,疲憊讓佳琳一進門就躺平,berserk被遺留在孤
單單的魔界裡。今晚一回家她立刻連上BBS,不過時間太晚,已
是人去樓空。不見berserk蹤影,只留下一封之前寫給她的信。

=============================================================
<耶誕的相機> 11月19日,星期二
  「笑一個。」sweetangel拿著相機說。
  小丑紳士呆呆地望著她。
  「不想笑啊,那你擺個酷一點的表情。」
  小丑紳士呆呆地望著她。
  「哇,好酷。來,現在擺個生氣的表情。」
  小丑紳士呆呆地望著她。
  「我叫你生氣,你怎麼擺個像是生病的表情給我看呢?那換
個悲傷的表情。」sweetangel專業地要求著。
  小丑紳士呆呆地望著她。
  「好悲傷,這表情不錯。」
  
  sweetangel玩相機玩得不亦樂乎,但是小丑紳士很想告訴
她,戴著面具的他要怎麼擺表情?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小丑紳士想拍張有表情的照片,或許就像黑白貓熊想拍張彩
色照片一樣滑稽吧。」想到這裡,她噗哧爆出笑聲。

夜不知何時開始轉寒,但是冷卻不了佳琳熱情的火燄。她鼓起
勇氣寫信給berserk,閃爍亮白的方塊字一個一個浮出,像墜
入水面的萬千繁星,填滿了失落的夜之海。


=============================================================
<心中蔓延的失落> 11月20日,星期三
  下班後,一路匆匆忙忙趕回家。
  看著腕上的錶,指針越逼近12點,握著手中的方向盤,就
不由自主加快車子的速度,沒想到一回家還是和你錯過了。
  你57分下站,我03分上站,不曉得為什麼,心裡開始蔓延
失落的感覺……

  你知道嗎?凌晨的風很涼,而且,開始想你的我有點孤單。
  風,輕輕吹起,也將我的思念送達給你。

                       sweetangel
=============================================================


「會不會太大膽了……」瀏覽完回信,佳琳俏皮地吐舌。

一聲鍵響,sweetangel的頭探出月光照拂的夜之海面,上岸的她
悄然離開,邁著貓一樣無聲的腳步沒入黑夜。


15
=============================================================
<風中的思念> 11月20日,星期三
Dear sweetangel,
  十二點鐘聲響起,我在魔界的另一邊,靜靜看著大門關閉
。人間的風卻飄洋過海地吹到魔界,傳來妳思念的消息。

  這是妳給我的第一封信,我顫抖著雙手,拆開風中的信。
細細讀著字裡行間的餘溫,信上殘留妳甜美的氣息。

  「你為何流淚?」魔界守門人問。
  「眼睛吹入沙子而已。」我說。

  擦去臉龐濕潤的痕跡,我開心忘情地雀躍,舞在一陣溫柔
的風裡。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淡淡的喜悅迎上心頭,那是回饋情意的溫暖洋流折了個灣,和
緩湧入灣岸懷抱的歸屬感。
berserk喜歡sweetangel,她知道的。

「收到妳的信很開心。」
「為什麼開心呢?」
「因為感受到妳的關愛,再沒有比這更甜美的事了。」
「你這傻瓜。」
「今天過得好嗎?」他捎來這樣一句。

親切的問候頓時讓她懷念起以前相處的夢幻時光,熟悉的歸屬
感甚至讓她以為窗外的夜幕有曼哈頓的神龍穿雲騰空,黑夜翱
翔。

「很忙,明天一大早還得起床。今天怎麼這樣晚還沒下站?」
她問。
「不想讓妳再失落一次。」
「你真貼心。夜已深,要不要一起走呢?」
「我的榮幸。」
「3」
「2」
「1」


魔界的大門關閉了。今晚,夜風裡沒有思念的遺憾。
大門即將闔上的縫隙之間,她知道他的眸中也映著一雙平靜而
滿足的眼神。


16
週末,釋放狂野的時候又到了。喝了幾杯酒,佳琳想小小地淘
氣一番,不過這次的對象不是文祺,也不是barroom認識的男
人,而是神祕莫測的小丑紳士。

纖纖玉指輕盈地敲響情慾的旋律,鍵盤上飛舞著誘出魔界煉金
術士的舞蹈。


=============================================================
<astral dust> 11月23日,星期六
  聽說,天上的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個個的孤獨。
  若看見星星落下,劃過天邊,成了美麗的流星。
  表示,這世界上,有一個孤獨已被終結。

  親愛的,我相信你是我在天上那顆原本孤獨的星。
  就這樣落在我的身旁,終結了我苦不堪言的孤單。
=============================================================


線上的文祺讀了Feeling版上的留言後興奮地傳訊給佳琳,原來
他認為自己就是留言裡的星。佳琳不知該怎麼向他解釋那是她寫
給berserk的一封調皮的信,而astral dust是他們兩人心中
的私密語言……

不單是文祺,一些平常稍有交情的男性網友也都以為自己是文中
珍貴的星星,爭相傳訊留情,一時之間她為了回訊忙得不可開交
。一篇留言在BBS上激起這麼大的回響,倒是她始料未及。

「深深為妳瘋狂。」這是berserk今晚火熱的開場白。
「今天又吃糖了嗎?」
「一看到這篇,心臟瞬間停了幾秒,好像妳現在就撲倒在我懷裡
,好熱情的感覺!」
「說的嚴重了,傻瓜。」
「傻瓜總是為愛癡傻。」
「你說自己是傻瓜嗎?」
「我挺傻的,愛上夢幻的星塵,不是傻瓜是什麼?那篇astral
dust讓我顫抖,I feel dizzy。」
「why?」
「because you turn the world。」
「轉呀轉的,那世界一定天旋地轉的吧。」
「這算是寫給我的情書嗎?」berserk簡白地問。
「有些事不是只能做不能說嗎?」
「我太暈了,原諒我的糊塗。離開前請呼喚我,想牽妳的手一起
走。」
「well……現在吧。」
「3」
「2」
「1」


她親自讀秒之下,sweetangel和berserk毫不眷戀地離開魔界。
她想,自己或許會愛上這樣毫不留情的轉身吧。
如此的輕妙,如此的瀟灑。


17
一個很帥的男人在barroom向佳琳搭訕,反正心情不錯,她就和
他在威士忌和音樂聲中享受了一段曖昧醉人的時光。離開時她沒
給他電話,她很清楚自己只是享受曖昧的氣氛罷了。

不管今天過得如何,一回家就是另一個世界了。
魔界裡總有一個人在等她,奇妙獨特,神秘莫測,他的存在本身
就是個深邃遼遠的異世界。

她開啟了信箱,大概是昨天留言的餘波效應,裡頭多了好幾封信
。一封是文祺的、一封是在身邊守護她的myut1、還有幾封別的
網友寄來的情書,不過和berserk鴉片般令人上癮的文字相比就
遜色多了。愛情是盲目的,她想,或許她真的有可能會因為迷戀
上文字而去愛上一個人。


=============================================================
<You turn the world> 11月24日,星期日
  sweetangel交給小丑紳士一封信。
  他靜靜閱讀,雙手不由自主地顫抖,一陣暖流溫暖了他的眼
眶。

  「你怎麼了?」sweetangel問。
  「我覺得天旋地轉。」
  「為什麼天旋地轉?」
  「因為妳轉動了我的世界。」
  「呵,笨蛋。」
  「這是寫給我的情書?」
  「有些事不是只能做不能說嗎。」
  「我太暈了,原諒我的糊塗。」小丑紳士虔誠地說。

  sweetangel給他一個原諒的微笑,微醺的夜,一切是這樣
地美好。
  一顆流星劃過天際,閃亮的美令人目眩。

  「有流星!」小丑紳士指著璀璨的夜空說。
  「真的耶。」sweetangel高興地仰望星辰。

  頸項傳來一陣快要融化,既溼潤又溫暖的快感……小丑紳士
早已悄悄拿下面具,熱情地擁吻她。她看不到他的臉,只看見一
頭金色的髮在黑暗中華麗地燃燒。怦然心跳將鮮紅的動情激素蔓
延到全身,安靜的夜裡迴盪著兩人渾濁的呼吸。

  「你做……什麼……」她喘息著。
  「有些事不是只能做不能說嗎。」

  sweetangel沉默了。小丑紳士溫柔地封住她的口,讓她享
受沉默。他的面具已拿下,這是一窺他真面目的好機會,但是閉
上的雙眼卻沒有睜開,她不想因為一時的好奇而失去他。他吻得
很輕,像是虔誠的信徒,深怕冒犯了女神。在黑暗中,她隱約看
到一張男人的臉,卻看不清他的輪廓,她感受到他的體溫、暖濕
的氣息,還有輕柔尊敬的愛……

  她的舌想纏綿地回應他的心意時,他卻離開她的唇。她迷濛
著雙眼,他早已戴上了面具。

  「妳怎麼了?」小丑紳士問。
  「我覺得天旋地轉。」
  「為什麼天旋地轉?」
  「因為你轉動了我的世界。」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喜歡berserk,還是喜歡berserk的文字?」
喜歡遐想,卻又說不出個所以然來,網路戀情大概都是這樣子
吧。柔柔的風挾帶幸福的餘韻,她把幸福放在風中,鋪在字底


=============================================================
<幸福的尾巴> 11月24日,星期日
  希望你也感覺到。
  吹進心裡,能夠真正的溫暖。
  張開手,試著把心,對著幸福吧。
  讓幸福的風,吹進你的心。
=============================================================


berserk來了,遞了一張進入兩人世界的邀請函。不過這次她沒
收下,任由那個廣大的全畫面異世界在彼方荒蕪。

最近文祺常在BBS上,怕他吃醋,她有所顧忌地推掉所有的聊天
邀約。berserk體貼地沒問什麼,一如往常地傳訊招呼。

「每次上來都會到Feeling版看妳寫的那篇astral dust。這
是我的睡前詩,每晚都要看的。」
「真的?」
「有些事是不能說的,對吧。」
「你真會說話,寫本情書大全應該難不倒你吧。」
「真的出書就送妳一本,包地瓜、蓋泡麵都很方便喔。」
「呵呵,好可愛。」
「這算是讚美嗎?」
「算吧。」
「我被風捲起來了,捲到天上,漫步在雲端。」
「你今天說話真皮。」
「老師的課上得精彩,沒有睡覺的學生當然會皮一點。」

白色牆壁、墨綠色黑板的國小教室裡,佳琳站在講台上說課,
小丑為了收班上同學的作業,認真地跑來跑去……

「謝謝你的讚美,那我該怎麼獎勵乖學生呢?」
「給個糖吃如何,放在嘴裡餵我。」
「老師沒糖,都被你吃光了。」
「那我要餵老師。」
「呵呵,壞男人。糖沒了,酒行不行?女人可以請男人喝酒,
但是在男人喝醉之前不能先倒。」
「含在嘴裡餵,妳一口,我一口,看誰先醉……可是這樣喝酒
好像太幸福了,真傷腦筋。」
「你喝酒倒是很挑剔。」
「我看到妳就先醉一半了,這比試不公平。妳可是酒神的美酒
,人人聞香而倒。」
「酒神自己呢?」
「酒神從沒清醒過,保持24小時喝醉的狀態,這樣才有酒神的
架勢。」
「呵,真是醉生夢死。早點休息,仙度瑞拉要睡囉。」
「一起走吧。」
「3」
「2」
「1」


數完秒後,sweetangel和berserk再次攜手消失在光電交織的
魔界裡。
黑夜裡的笑靨殘留甜美的餘韻,不知是世界旋轉還是醉人酒意,
拎起玻璃鞋的仙度瑞拉獨舞在月光之下:「I feel dizzy。」


18
喝多了,醉酒的不適感讓佳琳想倒在單人床的懷抱,但是又怕
berserk枯等一晚,幾番斟酌,最後還是決定上BBS和berserk
道別,不期然邂逅了夜之海灘上未被海浪沖散的足跡。


=============================================================
<抓住幸福的尾巴> 11月25日,星期一
  暖風徐來,一朵蒲公英吹到berserk手裡,傳來sweetangel
深切的思念。他的眼眶陷入一野汪洋,幸福的深海無邊無際。
身為魔鬼也能如此幸福,這種從天而降的好運讓他覺得無比奢
華。

  敞開雙手,風吹進他的心,將他捲到天上,漫步在雲端的
他遇見百分之百的天使。berserk試圖掩蓋頭上的角和身後的
尾巴,可惜還是被光華璀璨的天使逮個正著。

  「魔鬼呀,你來做什麼?」美麗的sweetangel甜蜜得可
以融化任何人的心。
  「來找妳。」

  魔界的小丑口中唸唸有詞,不久雲上出現一個六芒星陣圈
住berserk與sweetangel,兩人身處一片黑暗之中。

  「你怎麼把光藏起來了?」她問。
  「妳就是我黑暗中的光明。」
  「一片黑,不會太暗嗎?」
  「不會,這樣才好佈置燭光晚餐。」

  berserk一個彈指,數百隻蠟燭在六芒星陣裡燃燒。依照
魔鬼的慣例,他將一張羊皮的契約交到sweetangel手裡。

£ £ £ £ £ £ £ £ £ £ £ £ £ £
Dear sweetangel,

  只要有妳的凝視,我願意一直跟隨著妳。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 £ £ £ £ £ £ £ £ £ £ £ £

  「這是契約還是情書?」她疑惑地問。
  「都是。」
  「那有人這樣訂契約的,你這魔鬼好爛哦。」
  「條件不錯耶,簽吧。」
  「這魔鬼推銷的功力有待加強喔。」

  她執起berserk為她準備的鵝毛筆,在契約上頭題上她的祕
密名號。拿回題有sweetangel名字的羊皮,berserk開心地手
舞足蹈。

  「耶!我有簽名了。」他得意忘形地歡呼。
  「搞了半天,你只是要我的簽名啊。」

  berserk雙手不停地交叉擺弄拇指,表情像是偷吃糖被抓到
的小朋友一樣,一個不小心,藏好的尾巴跑了出來。他不好意思
地抓住箭頭狀的尾巴,害羞地道:
  「我們魔界有一句諺語。見到心儀的女子,別讓機會溜走,
一定要抓住,幸福的尾巴。」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她望向窗外,似乎有什麼痕跡刻印在夜之海灘上,但離去時回
眸不捨的浪頭碎花抹去了曾經存在的腳印,轉瞬間粉碎了本就
模糊的證據。繁星閃爍,海上的輪月也晃盪不已。

伊人來去,虛幻飄渺,如鏡中花,似水中月。


19
文祺已離開,berserk還沒來,看著berserk名片上的離線時
間與自己相同,就連秒數也一點不差,不謀而合的微妙滋味繚
繞她的心頭。雖然覺得對不起文祺,但是berserk已經變成了
毒癮,一旦將這種毒癮抽離,她的生命只怕也會因此而枯竭了


「逃不開,還是不想逃?」
戀愛的人總是喜歡自尋煩惱。

挑動手指,她撩撥心絃,蘊涵熱情的旋律中流洩出壓抑已久的
心聲。


=============================================================
<12的魔法> 11月27日,星期三
  好緊張!
  12點一到。
  我就要剜出我的心。
  放在銀盤上。
  獻給某個人。
=============================================================


「累了嗎?」她向berserk傳訊招呼。
「不累,我在做zany candy,妳的聖誕禮物。」
「我會期待的,我相信那一定是很特別的zany candy,就像你每
句話都有你的個人風格。」
「這樣妳才能在人海中把我定位下來呀。過盡千帆皆不是,啊,他
來了!那艘船掛著小丑旗……」
「你又來了。」
「現在做什麼?」
「擦乳液,打算睡美容覺。」
「那棉被不就挺香的嗎?」
「棉被是昨天香水的味道,今天是熊寶寶的味道了。」
「那一款香水?」
「清秀佳人。是老牌子,不過卻情有獨鍾。」
「是啊,人如其名。」

想起之前同時離開的默契,餘溫至今仍暖暖地烙在心底。
微寒的天,回憶的爐火總是特別令人懷念。

「上次我們一起離開,下站的時間相同,秒數也相同,我很喜
歡這樣的默契。看著名片檔上的離開時間很有趣,那微妙難以
形容。」
「我也喜歡這樣的感覺,珍惜每一次牽妳手的機會。」
「一起走吧。」
「3」
「2」
「1」


12點的鐘聲響起。
仙度瑞拉離開王宮,蒙面大俠消失在朦朧的月色裡。


20
沒有人知道小丑紳士的祕密,就連佳琳最親近的雅屏也不知道
。其他BBS的友人雖然知道berserk的存在,也知道佳琳和他
在網上挺親近,卻不知他們暗地進行不著痕跡的魚雁往返。佳
琳口風很緊,不讓任何人破壞這塊心中的祕密園地。

一如往常,berserk在信箱裡留給她體貼的回應。


=============================================================
<和蠍子牽手> 11月28日,星期四
  王宮的舞會光彩奪目,輝煌的燭火點亮整個黑暗的夜空。
貴族個個衣裝挺拔、風度翩翩;仕女們人人風情萬種、爭奇鬥
豔。魚子醬、鵝肝、松露、鮭魚片、小排肉,各式御廚精心製
作的點心排滿整個長桌,男侍川流不息地為貴族獻上香檳,樂
團不停交叉演奏著晚宴旋律和舞曲。夜晚,被點綴得無比華麗


  一群貴族圍繞在某位美豔的仕女周圍,彷彿眾星拱月、簇
擁花的蝴蝶。她始終優雅地用扇子遮住半邊臉,朦朧之美,猶
似烏雲半遮月。落單的仕女們圍在一塊咒罵她,埋怨她的美奪
走所有男人的目光,害得她們必須用孤單填滿黑夜。

  她和多位男人談笑時,遠遠發現一名貴族望著她。她注意
他很久了,那人遲遲不肯過來,似乎在等待某個機會。他很特
別,臉上戴了一副白瓷小丑面具,讓人無法看穿他的表情。究
竟是個怎麼樣的人呢?真令人好奇。一個空檔,她悄悄向他拋
了媚眼,熱鬧的氣氛讓她忍不住想淘氣一番。他看到了!右手
輕放左肩,溫雅地向她回禮。

  噢,王宮響起舞曲的旋律,某位公爵向她邀舞,然後兩人
來到男男女女翩然起舞的大廳。她悄悄注意那位小丑紳士,他
正和一名仕女共舞,也許是面具的關係,這場舞會充滿迷濛的
神祕。他不停徘徊她的身旁,她和他交換了幾次曖昧的眼神,
一個完美的配合,小丑紳士在公爵轉身時巧妙牽住她的手,神
乎其技優雅地交換了舞伴。

  「蒙面大俠你真厲害,換得好自然。」sweetangel嘴角
彎起一抹微笑。
  「只是循著命運的牽引來見我的Cinderella。」
  「為什麼想見我?」
  「想和蠍子牽手。」
  「蠍子不是兩把剪刀嗎,怎麼牽手?」sweetangel故意
刁難地問。
  「雌蠍剪子內側有個小凹槽,雄蠍只要併起剪子,插入雌
蠍剪子的凹槽內,除非雄蠍放手,否則兩隻蠍子再也分不開了
,這樣就能領著雌蠍在月光下共舞。」
  「今天聽到一個自然的秘密。」
  「我則聆聽妳美妙的聲音。」

  sweetangel優雅地低聲輕笑。不多時,音樂節拍即將到
了轉身接手的時候,許多貴族在周遭虎視耽耽地想和小丑紳士
換手,希望一親佳人芳澤。

  「快換手了,短暫的邂逅已結束。小丑紳士,我會想念你
的。」她柔聲低語。

  節拍響起,大廳眾人全都轉身和旁邊的人交換舞伴。
sweetangel轉身正要和一旁的男爵牽手時,整個人忽然騰空
起來,原來小丑紳士利用兩人放手錯身的瞬間,右手順勢摟著
她的腰,溫柔有力地將她摟向空中,他的腳步輕踩夢幻的克利
夫蘭迴旋,悄悄將兩人帶離接手換伴的行列。接不到
sweetangel,妒忌的男爵心不甘情不願地換了舞伴,眼中發
出怨恨的蒼火。雙腳離地的sweetangel注視抱著自己的他,
眼前流過的王宮景物讓她飄飄然,滿是幸福的暈眩。當她雙腳
落地時,他早已優雅地將兩人帶回舞蹈的行列。不脫節拍,和
音樂配合得天衣無縫,就像一陣來去自如的輕靈旋風。

  「又碰面了,時間過得真快。」
  「你這樣會被其他男人恨死的。」她輕聲笑著。
  「噢,聽妳這麼一說,我感覺到四面八方湧來的灼熱眼光
了。」
  「告訴我,你是那個領地的貴族。熱內亞?」她問。
  他搖搖頭。
  「米蘭?」
  他又搖頭。
  「羅馬一帶?」
  他還是搖頭。
  「我來自魔界。」他鄭重地介紹。
  「魔界在那裡?」她問。
  「在妳心裡。」

  兩人享受一小段獨處的時光,甜美的溫存慢慢發燙。不久
,換伴的節拍再度響起。

  「換舞伴了,又是道離別的時分。」她說。
  「不是說過,除非雄蠍放手,否則兩隻蠍子再也分不開了
。」他暗示著,口吻充滿甜蜜。

  節拍再起,sweetangel這次學聰明了,默契地循著他的
帶領,踩著夢幻的克利夫蘭迴旋暫離行列,兩人曼妙地舞出
一片如夢似幻,輕盈地轉回行列,又是一次絕妙的體驗。

  不說話的兩人深情凝視對方,腳步輕旋,靦腆地共度獨
處的時光。她的臉頰微微發燙,某種異樣的情愫在心田悄悄
滋長。旋律換成輕鬆的爵士樂,他摟著她的腰,親密地貼合
身體,來一段兩人的慢舞。

  「蠍子牽手後會做什麼?」她問。
  「想知道嗎?」
  「想。」
  「那閉上眼睛。」

  他向侍者取了杯酒,喝了一口後迅速歸還酒杯。他抬起
她的下巴,溫柔地吻了她,金色的汁液像溫暖的河流,慢慢
流進喉嚨裡,香甜的味道在她口中發亮,像是吞飲夜空的銀
河。睜開眼睛,她醺然望著他,雖然隔著面具,還是感受得
到他的款款深情。

  「好幸福的蠍子。」她飄然地暈眩著。
  「怎樣的滋味?」
  「青蘋果甜味的Kame Kazi。」

  兩人牽著手,微笑、甜蜜、迴旋、漫舞,爵士樂的旋律
下,他領著她跳一段失真的舞步。

  「牽雌蠍手的雄蠍,接下來會做什麼?」她甜甜地問,
嘴唇殘留了深吻的纏綿。
  「逃呀。」他說。
  「逃?」
  「妳看時鐘。」
  sweetangel看著時鐘,指針逼近12點,魔法即將消失了!
  「魔法快消失了,我們逃命去吧。」小丑紳士冷靜地說。

  他牽著她飛也似地逃出王宮,庭樑倒了、屋頂垮了、整個
王宮塌陷到深深的地底,所有人都掉進灼熱的地心。
sweetangel回首,不禁心有餘悸。他們逃到王宮的大道上,
一邊逃,身後鋪成大道的石塊一邊陷入地底下的熔岩河裡。兩
人死命狂奔,一座短牆擋住去路,小丑紳士摟著她,踩著短牆
就飛躍過去。正欣喜逃出生天之際,前方一大片地面全掉入地
底的熔岩,放眼過去盡是一片火熱的紅色絕望,幾十隻骷髏兵
在後頭追趕他們,側邊的路上也橫出一隻噴火龍。

  sweetangel絕望之際,他竟加速朝火龍奔去,趁牠低頭
噴火時再加快腳步,竟從火龍底下狂奔逃竄而去,被他抱在懷
中的sweetangel被窒息的壓迫感擠得喘不過氣。她瞧著小丑
紳士狂奔時臉上永遠不變的冷靜微笑,驚恐的心竟奇妙地被平
撫。

  大兀鷹不懷好意地在天空盤旋,路旁偶有半獸人持狼牙棒
追擊,更令逃命的路程困難重重。面對後方火龍和骷髏兵的追
殺、天上凶狠兀鷹不懷好意、兩側的半獸人伺機而動,前方更
是一片熔岩大河,小丑紳士將她的手握得更緊了。

  「妳相信我嗎?」他問。
  「我相信。」

  他作勢跳入熔岩河中,兀鷹急速俯衝而下,想趁食物掉入
熔岩之前將他們刁起。這時小丑紳士忽然一手抓住崖邊,停住
兩人下墜的體勢,被騙的兀鷹從他們腳下飛過。電光石火的一
刻,他鬆了手,兩人跌到大鷹的背上,sweetangel啞口無言
,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他們乘坐大鷹背脊飛越一片滾燙的
熔岩大河,在兀鷹即將飛到彼岸時,他緊握她的手,向她叮嚀


  「數三聲就跳。」他說。
  她點點頭。
  「三、二、一。」

  兩人從大鷹背上跳下,落到岸邊時她的腳步一個踉蹌,即
將跌倒的剎那他轉身順勢摟起她的腰,共舞一段輕靈的克利夫
蘭迴旋。回首王宮沉入地底,火龍、大鷹、骷髏兵和半獸人隔
著熔岩大河在對岸咆嘯,大地火光沖天,燃亮黑暗的夜空。
sweetangel緊擁著小丑紳士,靠在他的身上喘息。

  「你還沒告訴我,為什麼雄蠍要逃?」她緩緩地問。
  「因為他害怕。」
  「害怕什麼?」

  她撫著他的背,像是抓住獵物一樣吻著他的頸子,滑落他
的胸膛。小丑紳士全身像被電流通過一樣,酥麻的無法動彈,
只能任由她恣意擺佈。

  「害怕妳致命的吸引力。」

  火光映照他的面具之上,閃耀出夢幻的毀滅。十二點的鐘
聲響起,遠眺陷入地底的王宮、群魔紛飛以及熔岩亂舞的彼岸
,相偎的兩人心底油然生起一股奇幻的甜蜜。

  「我們的相愛註定是場華麗的冒險。」他深情地對她說。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看完信的佳琳有種明白的了悟,自己是一千零一夜裡愛聽故事
的國王,不知不覺愛上了說故事的妃子。此時,線上位址欄改
成「和蠍子牽手」的熟悉傢伙遞了一張兩人世界的邀請函,她
察看線上名單,文祺不在,於是她將自己的封印解開,循著懷
念的潮流,一葉輕舟駕入了祕密的暗戀桃花源。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今天很累呢,我才剛看完房子回來。
 berserk:妳要買房子?好厲害!
sweetangel:若是要買就得扛一筆為數不小的房貸。買不買我還
      在猶豫,就連找人合買、找誰合買,都是一個很大
      的賭注。
 berserk:聽起來這賭博很像是抽鬼牌。
sweetangel:怎麼說?
 berserk:因為最後一定抽到小丑,想不選我都不行。

  佳琳仔細檢查手上的牌。
  黑桃A、梅花傑克、紅心皇后和方塊老K,最後還有一張戴著面具踩著大球的嘉年華小丑。

sweetangel:呵呵,那一定是張很滑稽的鬼牌。
 berserk:說到抽鬼牌,我有21連勝的記錄喔。
sweetangel:真的嗎,你的祕訣是?
 berserk:我觀察對方的表情,注視他的右眼,如果是鬼牌,
     幾秒後眼睛就會開始閃爍;如果沒有閃爍,就不是
     鬼牌。每個人的反應都不一樣,有些反應自己也沒
     法控制,抓到,就任你宰割了。真是好玩的遊戲,
     不曉得是誰發明的。
sweetangel:我下次會記起你的話。
 berserk:不行,妳不能學我這樣。妳一直盯著人看,會把他
     的魂給勾走的。
sweetangel:如果不行,那就耳朵吧。吹口氣,咬咬耳朵,可能
     牌都掉地上了。
 berserk:咬耳朵,那不是穩掛的嗎?我肯定玩不過兩回合…
     …
sweetangel:我肯定會讓你玩第三回的。
 berserk:好,決定了,下次我們來玩抽鬼牌。抽到了,小丑
     吻妳;抽不到,妳吻小丑。真是個好主意。
sweetangel:呵,你的懲罰聽起來和獎賞差不多。
 berserk:我們約會玩抽鬼牌吧,肯定很好玩的。但要找個好
     地方,可不行在麥當勞玩。
sweetangel:誰說不行,可以,可以,就是故意要讓別人很羨慕
     ,我要那個男人很幸福。
 berserk:呵,今晚先行告退,明天再來抽鬼牌。
sweetangel:by.e


他走了,她獨自回味之前的歷險。
閉上眼睛,小丑紳士握緊她的手,王宮奢糜的夜宴笙歌中,蠍
子與蠍子的手緊緊地相扣,風靈輪轉的音樂波紋裡,克利夫蘭
迴旋在金碧輝煌的夢幻中舞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鑫 的頭像
振鑫

振鑫的握金閣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