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起高根鞋走入玄關,佳琳踩著貓一樣的腳步踏入臥房,想起
稍早前到barroom喝酒的時光,兩朵玫瑰微醺般地在雪白的臉
頰上綻放。

無需言語,酒保便會送上熟悉的金黃色酒液,曖昧的眼神彷彿
在暗示,像她這樣美豔的人間尤物,任何男人見過一眼都不會
忘記。佳琳的嘴角彎出一道滿足的曲線,毋庸置疑,她喜歡這
樣的默契。

她熟練地在電腦前上網,心臟卻不自由自主地快了一拍。對於
未知,她總有股興奮的期待。BBS的世界裡,誰也不知道下一秒
會遇見什麼樣的人,即使如此,她還是像個可愛的探險者,手
指輕巧地鍵入sweetangel,然後進入了那個既陌生又熟悉的網
域。

幾個男人傳訊過來,或是迂迴試探、或是故作大方地詢問,其
實只是想知道sweetangel的漂亮是不是如他們所預期。對於這
些寂寞男子,佳琳不怎麼搭理,不久他們就轉移目標,吃不到
餌食的魚搧搧尾巴無力地游去。在寂寞的海洋上,BBS和
barroom都是一樣的,女人是想釣魚的餌,男人是想吞餌的魚。

不過,BBS上可不單單只是聊天認識朋友這樣簡單而已,她更
喜歡在Feeling版上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甜美的快樂的留下
來,不愉快的也可以從滴滴答答的鍵盤聲流瀉出去。這有點像
是以貼版的方式寫日記,但是佳琳似乎很習慣這樣的模式。她
望著空洞的螢幕,想起今天的倦勤,一字一字地,她在版上寫
下今天的日記。


=============================================================
<sweetangel是鬼魂> 10月29日,星期二
  我是鬼魂,眼睛掉了下來。
  只剩兩個深深的黑洞,雙腳不知飄那裡去了。
  走起路來飄呀飄,你感覺到身邊的陰風陣陣嗎?

  辦公室是黑洞,老闆是閻羅王。
  天天要我在那當奴隸……
=============================================================


「Nice music!」剛貼完版,一個訊息翩然來到眼前。

佳琳的名片檔內有個背景音樂的網址,滑鼠點進去會連結一個
自動播放爵士樂的網站。對方似乎是迷上了音樂,所以愛烏及
烏地傳了簡訊,隨著房間內慵懶的爵士樂碎了一地,她的心防
也鬆懈下來。佳琳鑽牛角尖地想著,如果她回應了他的搭訕,
這算是魚高明地吞了餌,還是餌投懷送抱地餵了魚?她搖了搖
手中的玻璃杯,酒的香氣一圈圈地溢出杯外,今晚的心情似乎
是醉了,就連夜嗅起來也像是一整個微醺。

她查詢對方的名片檔,咦!空的。名片沒編就想釣女孩子,未
免太沒誠意。不過,他那個「小丑紳士」的暱稱倒是吸引了佳
琳的注意,她怎麼樣也無法將逗趣的小丑和紳士聯想在一起。
很快地,佳琳腦海中浮現了馬戲團小丑穿著西裝踩大球的滑稽
模樣,這樣的畫面讓她笑得窩心。

「Thanks。」佳琳禮貌地回訊。
「雖然妳暱稱叫失意酗酒的女人,不過今晚心情好像不錯,一
點也不失意,盡是愉快的寫意。」
「不知你為何知道,但你的預感滿靈的。」她有種奇特的感覺
,好像小丑紳士的視線真的可以透過螢幕,一眼就看穿她的動
靜。
「有這個榮幸邀妳一聊嗎?」

她接受對方的邀約,一瞬間眼前變成聊天模式的全畫面。突然
遼闊的視野讓人有點措手不及,彷彿墜入了另一個異世界。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怎麼會找我聊?
  berserk:因為被美妙的爵士樂吸引。
sweetangel:回到家裡能聆聽音樂是件幸福的事,如果能再來一
       杯酒,那就更完美了。
 berserk :那麼,今晚喝的是什麼酒呢?
sweetangel:barroom調的酒,不太清楚和了些什麼酒,大概是
      whisky吧。
 berserk :barroom,男男女女在遊蕩,充滿煙味和曖昧的地方
      。
sweetangel:是啊,衣服都沾上煙味了,真討厭,不曉得那些人
      為什麼喜歡抽煙。對了,你抽煙嗎?
 berserk :剛剛戒了。想抽煙時,心底會想起一個人,然後就
      不抽了。
sweetangel:誰,媽咪?我想到我媽咪就會少喝一點。
 berserk :怎麼可能,只有義大利人會為媽咪戒煙。
sweetangel:那我是什麼人?
 berserk :妳是迷人的混血兒。
sweetangel:呵,哄我開心啊。那個人是誰呢,以前的女朋友?
 berserk :心裡面的人,嗯,那祕密名,我管她叫sweetangel。
sweetangel:笨蛋。
 berserk :Oh,my god,我說出來了!
sweetangel:呵,好煩喔你。

手機鈴聲鈴鈴鈴地響起,佳琳看過手機上的號碼,確認是雅屏
打來的。想到電話一接又得擔擱好一陣子,她不由得嘆氣。唉
,聊得正開心說……

sweetangel:接電話,等我一下。
 berserk :嗯。

聽著電話另一頭的雅屏炫耀今天逛街被男人搭訕的事蹟,佳琳
只是隨口敷衍幾句。十分鐘過去了,說得興起的雅屏還是欲罷
不能,這使得佳琳對網路上那位久候的berserk覺得過意不去
。她好奇地瞄過電腦,想探探berserk的動靜,竟發現白色字體
一個一個慢慢浮在螢幕上,她幾乎可以想像出berserk用一指功
辛苦打字的可愛模樣。


=============================================================
         1 and 1/2 OZ whisky
         3/4 OZ sweet vermouth
         Stir in cocktail glass
         Put a cherry
=============================================================


一點五盎斯的威士忌、零點七五盎斯的甜艾酒,在雞尾酒杯內
攪伴,最後在上面放顆櫻桃,這調出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佳
琳的心緒早已不在手機上,只是望著螢幕上的字發呆,一直到
雅屏講完了,佳琳才又繼續之前的交際。

在黑夜羽翼的帶領下,以異想為經、神秘為緯,她的靈魂透過
網路重回秘密的兩人世界。

sweetangel:不好意思,讓你久等。剛剛那是什麼?
 berserk :猜妳喝的酒。妳說大概是whisky,所以我猜會不會
      是這酒?
sweetangel:這調酒叫什麼名?
 berserk :Manhattan。像妳一樣的曼哈頓。
sweetangel:怎麼說?
 berserk :白天,夜行神龍是沒有生命的石頭雕像。到了晚上
      ,詛咒解除,破石而出的神龍飛翔在曼哈頓的夜空
      。夜晚的來到,只是為了我們的相逢。

黑夜在地平線上悄悄立下夕陽的墓誌銘,越過墓碑的月光潺潺地
流進高聳入雲的大廈頂樓上,受到滋潤的石像爆出閃電般的裂痕
,破石而出的夜行神龍穿雲騰空,佳琳的耳邊顫抖地呼嘯過來自
遠古的吼聲。

sweetangel:你實在很會說話,哄女孩子開心的話。我想,如果
      今天的角色不是我,女孩子很容易為了你失去自己
      的心,知道嗎?
 berserk: 我很少話,只是打字,有時臉上會掛抹微笑。靜靜
      的,假裝自己是木訥的君子。
sweetangel:你就別客氣了。其實是什麼呢,情場老手?
 berserk :哼不成調的小詩人罷了。
sweetangel:吟遊詩人,唱首調子聽聽。
 berserk:在妳面前,詩人無言地嘆息。
     相聚的一刻,感覺著妳,大雨滋潤了旱地。
     沙漠降下甜美的甘霖。
sweetangel:看來我得好好守住自己的心了。
 berserk :守好守好,別被別人偷走了,除非聽到心門外傳來
      三聲短促的敲門聲……
sweetangel:誰敲的門呢?
 berserk :一個像小丑的紳士。
sweetangel:呵,笨蛋。如果我沒愛人的能力,我就不會失去。
 berserk :沒有得就沒有失。是嗎?
sweetangel:你剛剛說的話我很訝異,因為和我一個朋友說的一
      樣。

他的話觸動了她的心,挑起一段過去的情傷。不輕易停泊美麗湖
面的候鳥,還記得過境時身上所留下隱隱作痛的箭痕。心情溯回
那一個不愉快的夜晚,電腦前的佳琳想起了myut1。上一次她和
男友吵架,他也是這麼安慰她的。

苦悶沉重地阻斷鍵盤的流水聲,靜滯的河面蕩漾著藍色的憂鬱。
心世界灰濛濛的天空底下,她任由自己躺在搖晃的扁舟,在藍色
多惱河上隨波漂流……

 berserk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妳似乎被傷過,我感
      覺到一陣灰色。
sweetangel:只是對於感情已經麻木,談起這樣的話題太沉重了
      ,抱歉。
 berserk :別介意,我告辭了。
sweetangel:by.e


關上電腦,她想起文祺,常常躺在他懷抱的那個男人。
自己到底喜歡他什麼?摟緊她的溫柔臂膀、體貼的生日禮物、還
是那個率直的笑容?在回憶裡探索相愛的軌跡,遺憾的是竟沒有
一席佇足之地……

「戀愛,真的只是一種感覺嗎?」

她走向窗邊眺望,任晚風吹散她的髮。
台中的夜空沒有神龍黑夜翱翔,真正的夜行神龍沉睡在遙遠的曼
哈頓島上。



今天,佳琳在路上被一個無聊男子性騷擾,即使當時她鼓起全身
的刺武裝自己,但回到家中,仍然感到忿忿不平。

她餘氣未消地將BBS上的位址改為Leave me alone。憶起今天不
愉快的遭遇,佳琳嘟著嘴,腮子鼓得像隻可愛的河豚。看著鏡中
的自己,她覺得或許myut1說得有理,人如果長得太可愛,會連
生氣也沒有說服力。

她的視線掃過螢幕,像是在信箱的岩礁裡發現美味的水蟲,河豚
亮了眼睛!


=============================================================
<親吻鬼魂> 10月30日,星期三
Dear sweetangel,
  妳是鬼魂,飄飄盪盪。
  眼睛空空的,雙腳也不知那裡去了。

  如果妳是鬼魂,我願親吻那鬼魂。
  白天我只是塊石頭,
  晚上卻可以解放妳。
  溫暖妳的眼眶,
  舞動妳的靈魂。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面對這封意外的信,她第一個反應是收到禮物的驚喜,再來就
只剩一聲空蕩的嘆息。對男友文祺而言,自己在Feeling版上
的留言就像是可有可無的囈語,食之無味,棄之不足惜。今天
berserk這封回應Feeling版上留言的信,讓她有種被重視的珍
貴感,好像一言一語都烙在別人的心裡,像珠寶一樣被珍惜地
捧在手心。品嚐這樣的美味關係,被撫慰的河豚,尖立的刺軟
軟地攤平了。

「有這個榮幸和妳聊天嗎?」berserk拋出了餌,釣上了吞勾
的小河豚。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 :今天的心情怎麼是Leave me alone?
sweetangel:因為在路上被人性騷擾。
 berserk :如果妳不是美豔的花,蝴蝶會飛過來嗎?重點不是
      蝴蝶很煩,而是花很美。
sweetangel:他不是蝴蝶吧。
 berserk :他當然不是蝴蝶,妳更是人比花嬌。
sweetangel:呵,還是哄我開心的話。我很欣賞頭腦一直有新東
      西的人。
 berserk :我的確是靈感泉湧不絕。

「居然驕傲了起來。」
螢幕前的佳琳喝了一口威士忌,慵懶的爵士樂撩撥冰涼的酒液滑
入喉嚨,溫暖地在臉頰上綻出幾許粉嫩的嫣紅。對她而言,夜本
來就是由爵士樂和酒精拼湊的。

sweetangel:那睡覺的時候呢?
  berserk:睡覺……想到妳的話會很幸福。
sweetangel:咦?
  berserk:想到鬼呀、怪獸的,那就是惡夢了。我喜歡有妳的
      甜甜的夢。
sweetangel:走路時也這麼多鬼點子嗎?
 berserk:散步的時候,腦中會自動將看到的東西變成故事,
      感覺像自己說故故事給自己聽。
sweetangel:以後你的baby一定很幸福,有聽不完的故事。
  berserk:不清楚自己會不會說故事給baby聽。我很少話的,
      寫字塗鴉的時間比說話還多。
sweetangel:為什麼不喜歡說話?

畫面一陣安靜的漆黑,白色游標原地閃動著,載浮載沉於一片漆
黑之海。
喝了一口冰鎮威士忌,佳琳試圖沖垮阻塞時間之流的礁石。但是
夜依然寧靜,她甚至可以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berserk:能接吻就不忙著說話。

呼!她微笑地喘了一口氣。
時間流動了,隨著入口的威士忌在舌尖的河床悄悄發燙。

sweetangel:好幸福的baby。爹地會吻她,還會說床邊故事給她
      聽。
 berserk:我如果說故事,她搞不好會說,我不想聽,你好煩
      哦。
sweetangel:呵。如果是我,我一定會一直說然後呢、然後呢?
  berserk:如果妳是baby,我就不忙著說話。

沐浴曖昧的氛圍裡,佳琳臉頰上的玫瑰綻得更加紅潤。正打算回
訊的當頭,一曲電子音樂聲劃破臥房裡的粉紅春天。

接起電話,手機另一頭是myut1。喝醉的他不停向佳琳抱怨生活
的不如意,她雖然聽得意興闌珊,但畢竟朋友一場,還是稱職地
當個體貼的垃圾桶。

她無心看看螢幕,該是風平浪靜的畫面居然出現一個一個慢慢浮
出的字。習慣運指如飛的打字速度,或許是完全相反的特質吸引
了打字高手的佳琳,她在桌前托著腮,對腦海中所想像berserk
在螢幕前笨拙打字的模樣覺得格外可愛。


=============================================================
伸攬晚風的低旋
抓不住飄逸的足踝
踩皺一池水色波粼
只為捕捉一段破碎的背影
幽幽小徑將燈兒輕提
摘一只十六夜的月兒沉燈籠底
揉亮樹葉搖曳的青綠
擦明小溪浮躍的銀鱗
獨不見飄緲芳跡
徒增山林一抹清麗

真夜的精靈
不過相思林下
一襲空谷幽徑的雲蹤魅影
=============================================================


myut1終於掛上電話。
佳琳坐回椅子,好奇地盯著被文字藤蔓爬滿的畫面森林,洋溢
著一股說不出的神祕。

sweetangel:你在幹嘛?
 berserk:等一個人。
sweetangel:誰?
 berserk:真夜的精靈呀,我管她叫sweetangel。
sweetangel:你真淘氣。
  berserk:電話講完了?
sweetangel:生活苦悶,我的朋友似乎很難過的樣子。對了,謝
      謝你的詩,我也送一首歌與你分享。

Misia充滿張力的美聲在靜諡的黑夜裡迴響,或許是心情受到歌
聲的激盪,她修長的手指送了一個位址到網路的彼端。

不久,螢幕上冒出一個個方塊字,那是泛黃樂譜上的歌詞。吟
遊詩人撥奏著名為鍵盤的白玉古琴,對她吟唱無言的歌聲。

 berserk:無法忘懷的 流淚過後
      一定會再回憶起
sweetangel:你竟然會這首「難忘的日子」!可以再唱些給我聽
      聽嗎?
 berserk:再過一會兒 待時光流逝
      放開我的手

光亮的白字是漆黑海面的漁樵燈火,遠方的嘹亮嗓音匯流於冰涼
的海濤,向她滑過水紋的手掌波湧,懷春的船女不捨地留連於無
言的漁歌。直到尖銳的門鈴聲升攏成深夜中的主調,靜默的歌聲
才沉沒在黑暗的盡頭……

sweetangel:他來了,我得放開你的手。
 berserk:去吧,我會想妳的。
sweetangel:晚安。
berserk:by.e。難忘的日子。


by.e。她獨有的符號。他記下來了!
對方的手指流露自己的語氣,彷彿他的手壓著她的唇,吐出古老
神祕的咒語,佳琳的心思開始微妙地轉折起來。

她看著門外爛醉的男人,不清楚為什麼得讓這種人破壞她美好的
夜晚?

船女幽幽嘆了一口氣,緬懷著berserk黑夜中靜默的歌聲。月明
星稀,就連嘆息聲也清脆得鮮明……



為了安慰myut1的失意,佳琳昨晚的睡眠時間幾乎報廢。疲憊和
睡意壓得她一整天都喘不過氣,腳步虛浮得像是搖搖欲墜的風
箏。

太虛弱的身體特別容易聽見小惡魔的耳語,佳琳一時怠惰,沒
將公司舉辦活動的事項準備好,使得同樂活動大家都玩得很不
盡興。她難為情地低下頭,雖然同事們口頭上沒責怪她,但是
大家的心情都有些陰沉。尷尬的她下班後就到barroom喝酒澆愁
,可是陰鬱難堪仍然在心底盤根錯節,揮之不去。

雖然自己偷懶在先,但是一個才十八歲的女人,她不認為自己
已經堅強到能夠承受眾人蛇吻般的陰寒眼光。同事們目光中有
意無意透露的隱性責難,一次又一次地將她推向難堪的沼澤。
每當她掙扎逃脫,回想的波濤總會再次讓她泥濘深陷,直到精
疲力盡而滅頂……

光明與黑暗的心思在角力,小天使被踢飛,她再次接納小惡魔
的耳語。

與其每天接受那樣不善的眼光,不如手腕劃上一刀。血會流乾
她的生命,也會帶走所有的難堪。

人世間最後一個夜晚,最不捨的是誰?閉上眼睛,誠實面對自
己,她感到訝異,浮現眼前的人不是文祺,竟然是素昧平生的
berserk!

佳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想和他話別,兩人甚至連一次面都沒
見過呢,或許是他的回信滿足了她被呵護的虛榮,也或許是他
流暢的機智和笨拙可愛的打字模樣打動了她的心。不過,這一
切將不再重要,過了今晚,所有的回憶都會留在過去。

他發現了她,一道訊息聯繫了兩顆遙遠的心。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晚安。

想到以後看不到berserk緩慢笨拙的字,她心裡酸酸的,不禁對
著螢幕發呆,沉溺在感傷的漩渦裡……

 berserk:醉了?
sweetangel:好難受,去死會不會好一點。
 berserk:妳這樣我很擔心。說出來好嗎,我會是一個很好的
      傾聽者。
sweetangel:覺得活著好痛苦。我想睡一覺,然後永遠不要醒來
      。
  berserk:睡美人不能一睡不起,賴床是犯規的喔。

她的嘴角輕揚一抹微笑。
帶著一點趣味離去,這大概是最好的結局。

sweetangel:很高興認識你,這是我的真心話,因為你總是帶給
      我愉快的夜晚。
 berserk:究竟怎麼了?妳這樣子我很擔心。
sweetangel:遇見你我很開心,謝謝你帶給我許多笑容。
berserk:等等!

雖然他敏銳地察覺異狀,卻無法阻止伊人夜風一般來去。一眨眼
,她流星般消失無蹤,無情地隕落黑白分明的天際。


回歸現實的佳琳頹喪地從抽屜拿出一支美工刀,冷著手,涼著汗
,和腕上的刀鋒對峙許久,直到恐懼隨著顫抖滲透全身,她還是
遲遲不敢動手。這時她才明白,雖然平時像成熟女人一樣妝扮,
說著世故的話,圓熟地打點事情,但是自己並沒有想像中的堅強
,終究只是個脆弱的小女孩。
累了,她靠在床邊無助地哭泣。

手機聲響打斷了悲傷的飲泣,同事安慰她別為白天的事介意,幾
句體貼的話驅走了冰冷的黑暗,溫暖了鬱結的心口。之後陸續又
有幾位同事打電話向佳琳打氣,她方才感到釋懷。放下心上的大
石頭,不再沉重的解脫感讓她破涕為笑。
睏了,她依著床,憩在疲憊的夜裡。


一早醒來,昨晚同事們體貼的話語仍在心頭溫暖地偎著,可是一
想到待會兒就要上班面對他們,她實在難為情,裹足不前,提不
起出門的勇氣。猶豫不決的她索性上網調適心情,沒想到BBS上
乍見一封信。


=============================================================
<別走> 10月31日,星期四
Dear sweetangel,
  每天都沉浸在灰暗的想念裡,這樣的感覺像不像自暴自棄地
將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沼泥?天天都是抑鬱的心情,這樣怎麼會
健康地開朗起來?

  妳呀,應該要明亮一點,這樣才有璀璨的光彩。妳該如雌鹿
般快樂,輕躍林間矮矮的灌木叢,陽光照在妳身上,溫暖也反射
給潺潺的流水,水波粼粼地閃耀,任誰看了都會在絕望的死灰中
燃起新生的希望。痛苦的人見了妳的笑容,會消失所有病疼,妳
溫馨的笑容安撫他內心的沉痛。難過的人即使只在妳的身旁,心
情也會莫名地鼓舞起來,妳自信的神情激勵他們無懼生活的失望
。心力交瘁的提琴手瞥見妳神采飛揚,一時的失意也灰飛煙滅,
一種明白的了悟充滿他的心房,空中有他樂章輕舞悠揚。拋盔棄
甲的浪人遇見妳嫵媚倩影,血液湧出源源不絕的勇氣,以一種大
無畏,再次投入無想轉生的血腥恐懼,但他們心中光明,妳的愛
是這樣無限溫柔地撫慰絕望的心……男人創造歷史,因為妳是在
背後推動他的人。

  妳該是這樣的人。所以,我希望妳別再深深陷入哀傷的情緒
。也許妳想享受悲劇般的美感,但是太久的惆悵對妳的靈魂會有
所戕傷。妳可以更明亮,是大家心目中溫暖的太陽,溫柔的月亮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她微笑著,一股潮流暖暖流過眼眶。
勇氣,在心口發亮。



平靜的一天,同事們都堅守崗位。她原以為會承受輕視或責難
的眼光,但是昨天的事像沒發生過一樣,下班後的佳琳好開心
,破殼的雛鳥歡鳴著重生的喜悅。工作結束,學校也下課了,
她脫掉所有的束縛回到家裡,甩掉陳舊的蛋殼那樣清新。

sweetangel迫不及待地追尋berserk,卻總是杳無蹤跡。面對
幾個男子的傳訊,她渾無所覺,不理會身邊搭訕的游魚,只是
悵然若失地望著水中摸不著的海藍色泡泡發愣。自討沒趣的銀
鰭擺擺尾巴離去,只留下水渦裡Feeling版上的文字逐漸成形
……


=============================================================
<my star> 10月31日,星期四
  天上的星星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再讓我傷心掉眼淚了
,好嗎?
=============================================================


鍵完字後,她喘了口氣,而令人寬慰的解脫感至今仍縈繞心
頭。她感謝同事的體諒,也感謝berserk的鼓勵。不久,她
在線上發現berserk的蹤跡,一道訊息將他一起拉進浪漫的
異界,一傾神龍翱翔的幻想空域。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對不起,昨天丟臉了。要不是因為有大家的鼓勵,
      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berserk:妳別難過,一點小偷懶,神會原諒妳的。
sweetangel:如果有一天不能像今天這樣聊了,我啊,肯定會難
      過死的。
 berserk:我也是呀,好像把心挖個洞一樣,不再完整了。
sweetangel:你又在哄我開心,我不當一回事的。
berserk:雖然言語永遠是不及格的工具,可是遇見妳,不知
      怎的,就是想哄妳開心。
sweetangel:言語永遠是不及格的工具,所以用身體談戀愛,是
      嗎?
 berserk:相愛的兩人在一起,言語已是多餘。能接吻,就不
      忙著說話。擁抱伊人,只會知道一件事,我好愛她
      ,不再分辨那是靈魂還是肉體。相聚一刻,這一切
      都沒有分別了。
sweetangel:不過,此時此刻因為愛著她的靈魂,所以想再深入
      一點,愛著靈魂也就愛著肉體了,是不是呢?
 berserk:或許也會那樣想吧。不過我的心思像風一樣,咻地
      就不見了。
sweetangel:總之,男人想要了解女人,就要開始繳學費,而女
      人想要了解男人,也要開始傷腦筋。
  berserk:了解我很容易。
sweetangel:有時卻是那麼難捉摸,是嗎?
  berserk:妳一個吻我就丟盔棄甲,任妳宰割了。
sweetangel:真的嗎?剛剛有人說他像風一樣,咻地就不見了。
  berserk:那是因為我是溫柔的風,無所不在地圍繞在妳身旁
      。
sweetangel:我是星,不管多遠的地方,都會看著你,保佑你。
      呵呵。
 berserk:我是風,刮著星塵,在天際灑出一條長長的星痕,
      劃出愛情閃亮的軌跡。

花前月下,兩個吟遊詩人彈唱起中世紀鄉野情詩的旋律。流星花
園裡,共鳴的歌聲按下暗夜鼓動的雙飛蝶翼,曖昧的鱗粉輕灑花
瓣上,兩隻蝶兒默契地憩在幽幽冷香裡。

sweetangel:星塵璀璨而美麗,卻是短暫的。
 berserk:但在世人心裡,這剎那已是永恆。
sweetangel:星塵不被擁有。
berserk:因為那是傳說中的第五元素,所以才會有熱情的煉
      金術士用一生追求。
sweetangel:你好呀,煉金術士先生。
 berserk:我覺得用星塵比喻妳很貼切,傳說中的。
sweetangel:謝謝你,我很開心,沾了星塵的光彩。對了!那天
      看了你的信,你怎麼知道我貼的文章呢?還回應了
      我。
 berserk:我找到了Feeling版,那個妳最愛留言的秘密基地。
sweetangel:只是記錄心裡的點滴,或許是隨想的亂寫,卻隱約
      可以描繪出自己。
  berserk:心裡的感覺以文字具現化,好像特別有生命。就像
      現在,我們一起深陷愛的文字爆炎地獄裡。
sweetangel:等等,這是你說的,我可不表認同喔。
  berserk:好吧,我們沒有一起陷入這個沙塵漩渦,是我這隻
      蟻獅一廂情願硬拉妳落入這文字地獄。不過,可愛
      的小螞蟻被蟻獅拉下來的瞬間,不曉得有沒有一點
      點的心甘情願?
sweetangel:呵,時候挺晚,小螞蟻該睡了。晚安,蟻獅先生。
 berserk:晚安,把剩下的夜,還給妳。


她關上電腦,彷彿剛走出童話世界。紅燙的耳朵熾著之前的熱情
,心頭殘留幾絲甜蜜的餘韻,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心甘情願?

她不點頭也不搖頭,只是仰首凝視窗外的星辰。絲絲細雨打在臉
上,悄悄將人從夢境裡喚醒,就如同煉金術士早已消失在中古時
代,烏雲密佈的天空也看不到一顆星子,又像追求不存在的星塵
一般,文字再甜蜜,終究化成虛幻的泡影。

「不會陷進去的。」佳琳這麼告訴自己。
只是她不明白,明知那是讓人墜入不切實際的陷阱,為什麼小螞
蟻還是怦然地望著深藏蟻獅的文字獄……



一回到家,佳琳就察覺到自己異樣期待的心情。昨天的貼版,或
許會迎來信箱裡某人輕巧的跫音。


=============================================================
<星願> 11月2日,星期六
sweetangel:天上的星星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再讓我傷心掉眼
     淚了,好嗎?
  star:我答應妳,我派berserk陪妳度過每一個美妙的夜晚。
 berserk:誰叫我……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berserk探頭探腦四處張望的模樣將她逗笑了,不過沒有持續多久
,一道哀怨的短訊打散了笑聲。

「妳不是說不喜歡聊天嗎?為什麼昨晚我邀妳都不理我,那個
berserk邀妳,妳就和他聊?」myut1的語氣充滿不甘。

佳琳知道他是個有心的寂寞男子,幾次多虧他的幫忙才能順利交
出學校作業。如果沒有他,自己的學業恐怕早就毀了,更別說能
維持半工半讀的生活。對他,佳琳心裡多是感激。

myut1曾向她暗示過心意,要不是因為她現在有個男友,他早就
挺身追求了。只是,愛情和友情畢竟不同,刻意保持距離是為了
避免不必要的誤會。她很清楚自己還有文祺,也明白該怎麼拿捏
才不會讓自己陷入危險的處境。

「只是那天剛好有聊天的心情罷了。」她用連自己都不怎麼信服
的藉口搪塞道。

myut1一聲輕嘆,無奈之情溢於言表。自己為她付出這麼多,輸
給她的男友就算了,沒想到竟比不上一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

佳琳不是不了解他的心情,只是想到自己周圍糾葛的情愛、友
人的追求……忽然之間這些都讓她覺得很痛苦,她不想傷人,
尤其是對她有諸多幫助的myut1。雖然她明白優柔寡斷無法解
決事情,偏偏又沒有斬亂痲的快刀,只好消極地到barroom喝
酒,舒解鬱悶的情緒。文祺常為她留連barroom而起爭執,她也
對他的不信任感到不悅,兩顆不相連的心之間,終究被寂寞填
滿,然後被懷疑推得越來越遠。

寂寞的時候特別脆弱。沒人知道她的痛苦,身邊沒有肩膀可以
依靠,她覺得自己是被世界遺棄的孤兒。


=============================================================
<有時候我也微笑> 11月2日,星期六
     然而大部份的時間,一個人都是些痛楚。
=============================================================


手指承載了愁苦的重量,鍵盤聲反常地板滯。沒有朋友、沒有
barroom,她只想要一杯威士忌。

空盪盪的房間,一切又回到原點,只剩下螢幕上亮白的字體孤
單地閃爍,彷彿又回到最初的暱稱,失意酗酒的女人。



病了,連一絲力氣都提不上來。

今早佳琳打電話給文祺,難過的時候,人總是想聽些安慰的貼
心話。不過迎接她的不是體己的慰問,而是連聲的指責。言下
之意是天天流連barroom的夜生活本來就有害健康,生病是咎
由自取。

「別老是哭哭啼啼的,妳太脆弱了,該學會照顧自己。」這
是文祺說的最後一句。

脆弱的時候不能依靠,要男朋友幹什麼?
滿腹委曲的她忍不住流下眼淚,紅著眼眶敲鍵盤,將心酸一
字字刻在版上。


=============================================================
<天氣很冷跟我的心一樣> 11月4日,星期一
  天氣很冷跟我的心一樣。
  我是太不堅強,太孩子氣了。
  想閉上眼睛,不想看到的都是你虛偽的敷衍的你假裝的
關心。
  走開!
=============================================================


原本以為今晚只有愁苦的淚水陪她度過,沒想到還有幾封等
待拆閱的禮物。她開了信箱,裡面幾封網友的情書。

「如果那些人沒見過自己的容貌,是不是還會這麼勤快地寫
信?」佳琳越想越覺得男人是一種動物……

不過,其中一封信抓住她的視線,那是berserk前晚執的筆。


=============================================================
<兩個人如何> 11月2日,星期六
  妳說妳也微笑,然而大部份的時候,一個人都是些痛楚。
  那麼,
  兩個人如何:)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短短幾句話讓人莞爾,就連信上的笑臉也特別溫馨,彷彿你
笑中有我,我笑中有你。

不過幾個字,佳琳的心便溫暖起來。笑意驅走憂傷,淡淡的
文字原來也有奇妙的魔力。



今天為公司談成一筆合約,對一個十八歲初入社會的粉領族
而言,是一個值得紀念的日子。輕飄飄地漫步雲端,是威士
忌的甜美後勁,也是成就感滿漾心頭的微醺。


=============================================================
<暖冬> 11月5日,星期二
Dear sweetangel,
  「天氣很冷跟我的心一樣。」sweetangel說。
  躲在棉被裡一個晚上,起床時是不是身體也暖暖的,還
感受得到berserk的餘溫呢?
  沒有冬天,衣櫃裡那些漂亮的冬裝怎麼有機會拿出來穿
呢?對小貓而言,再沒有比冬天曬太陽更好的事了。

  「不冷、不冷,今年是個暖冬。」berserk掩耳盜鈴地說。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身旁的小丑蹲在地上,閉著眼睛說不冷、不冷……
她笑了。

網路上,總會有一個人熱情地烹調她每篇發言,然後佐以美好
的醬料,讓回憶變得香甜可口。她知道自己對他念念不忘的原
因其實很簡單,再怎麼微不足道的心思,他都願意拾取。他的
珍惜,讓她變得珍貴。

彷彿追尋著星辰美景,傳說中的煉金術士來到她的面前。
她凝視著瓷亮的小丑面具眉宇之間,不覺已置身多情的魔界。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今天談成公司的合約,覺得很開心,男人在酒酣耳
      熱的時候好像特別好講話。
 berserk:不是酒酣耳熱的時候,是美人在側的時候。
sweetangel:呵,今天做了一件糗事喔。和廠商吃飯後,他們男
      人提議到barroom喝幾杯,誰曉得一去喝太多了,加
      上barroom的老闆又生日,就被拱上去跳舞。也不知
      道為什麼,可能一時盡興就上去了。當時很多男人
      要我脫了,覺得很恐怖。不過跳完回去後,名片倒
      是不少。
  berserk:他們大概把名片當成情書送吧。
sweetangel:也許吧。不過一出大門就全丟進垃圾桶,誰是誰也
      不曉得了。我只談公事,其餘的事情一概不相關。
 berserk:既然大家都送妳名片,那我也送妳一張,等我。

兩人離開聊天模式後,她在線上查詢berserk的動態,發現他正
在編輯名片檔。
「原來,他說的名片是這個。」佳琳這才恍然大悟。

幾分鐘後……

「這是我的名片,請收下。」小丑紳士優雅地遞上名片。


=============================================================
      金色的髮在黑暗中華麗地燃燒
      白色面具底下埋藏失落的純真
      紅色赤子之心在狂熱的愛慕中悸動
      粉紅色的天空之下
      我踏月色而來
      而妳的微笑
      如夢似幻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細細刻劃的場景讓伊人心湖掀起陣陣漣漪,彷彿粉紅色的天空
之下,真有一位戴著白瓷面具的神祕金髮男子迎面而來,而自
己的微笑是那麼的夢幻美麗……

「這是名片還是情書?」佳琳開玩笑地問。
「偽裝成名片的情書。」
「等我一下,我也給你一張名片。」

房內漾著輕快的爵士樂,孩子性起的佳琳閉上眼睛幻想兩人相
遇的場景。十指不由自主,醺然地在鍵盤上舞出一段短暫輕靈
的曼妙舞曲。


=============================================================
     今夜讓我處在70年代迷亂墮落的Studio54
       古銅色完美的bartender裸體上身
       你像貓一般的失焦眼神與我相會
       舞池裡早已失去節奏感的腳步
       人工的雪花片片帶來的仿冒季節
      你裝扮的神秘大俠和我的Cinderella
 經由青蘋果甜味的Kame Kazi邂逅 帶我跳一段失真的舞步吧
    清醒之後不要思考就離開 虛構的世界太美麗
=============================================================


「我好喜歡這張名片,尤其是那句你裝扮的神秘大俠和我的
Cinderella,害我忽然不想把臉上的面具拿下來。」berserk
口中透露著欣喜。
「很高興你喜歡。」
「你像貓一般的失焦眼神與我相會,這句也很有意思。」
「怎麼說?」
「我在想誰這樣幸運,能得到傳說中sweetangel的凝視。」

正當她想回訊,另一個訊息崩毀一夜的粉紅色心情。
「妳不和我聊,卻總是和他聊。唉……」myut1無奈地嘆氣。

她知道待會兒要花很多時間才能平撫他的心情,這一晚的浪漫
只怕要無疾而終了。向berserk草草道別後,她立刻下線打電
話給myut1,畢竟是很好的朋友,佳琳不希望他太難過。只是
,她覺得好累,為什麼總是為別人而活?

現實像一道無形的枷鎖,被緊緊束縛的佳琳在黑夜裡輕聲嘆息
,然後在逃不掉的人情轟炸中,哀悼自由冰冷的屍體。



=============================================================
<星塵> 11月6日,星期三
  深夜時分,埋首於煉金術士的典籍,佈滿血絲的眼球發現
了第五元素的祕密。遠古的傳說記載,人的靈魂是由星塵
(astral dust)所組成,而構成閃亮靈魂的astral dust即是宇
宙間最精純的第五元素。

  神祕的典籍還記載一個不為人知的祕密:
  魔界煉金術士zany gentle畢生追尋第五元素,據說只要
遇到小丑紳士,他就能淨化那人的靈魂,給予快樂與幸福、愛
與滿足。只是恆古至今,尚無人目睹這傳說中的人物。

  典籍記載,黑夜中以【sweetangel的凝視】為餌,就能找
出傳說中的zany gentle。
  附註:【sweetangel的凝視】,別名astral dust。

            ──摘自berserk《煉金術士之書》
=============================================================


berserk事不關己地訴說一個充滿神祕質感的小故事。不單是故
事,要說是另一種形式的情書也行。聽膩了露骨的情話,這種
委婉又饒富趣味的情書反倒讓她興致盎然,像是聆聽中世紀的
吟遊詩人彈唱奇幻的戀曲。

他來了。

其實她也不是刻意等待,只是他一上線,就會忍不住在意起來
,無法忽視他的存在。她常推掉別人的聊天邀約,即使是自己
熟悉的朋友,但卻無法拒絕berserk的邀請,或許真是一物剋
一物吧。無法否認,和他對話挺有趣,像是無數乒乒乓乓的音
符,慢慢累積、累積,最後譜成了連夜也能整個牽引的魔幻圓
舞曲。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berserk:晚安,又是一個美好的夜晚。
sweetangel:每晚都這麼快樂地聊天,我怕會對你依賴。萬一那
     天不能這樣聊了,一定很失落的。
  berserk:別讓幸福令妳多愁,就這樣一晚一晚延續。
sweetangel:我曉得,因為明白幸福永遠不屬於我。我不奢求太
      多,太幸福會讓我有種錯覺,我怕這是別人演給我
      看的,一轉眼就消失了蹤影。

如果文祺是現實的人物,那麼berserk就像活在虛幻的魔界裡。
無論是機靈的對談,還是巧妙的回信,那種體貼的心思都是文
祺所沒有的。期待夜晚的來臨,或許只是為了一場短暫的旖旎
光景。
太快降臨的春天讓人不安,東風一陣來去,會以為只是一場午
後的夢。不討厭這樣的氣氛,只是燃燒太快的夜晚,灰燼的餘
溫總是叫人悵然。

 berserk:真是很深的情感,會像千年杉一樣,在妳心田盤根
      錯節,樹根伸展四方,無止盡地蔓延。
sweetangel:順其自然吧。夜已深,待會兒就要睡了。你睡時別
      踢被,免得感冒。
  berserk:被發現了,昨晚真的給他踢被。
sweetangel:那就把自己裹成春捲吧。
  berserk:春捲……最後還是會變成燒賣吧。妳來幫我壓被,
      這樣就踢不動了。
sweetangel:我不幫人壓被,只幫人溫暖身體,緊緊抱著,心頭
      就會暖暖的,連同身體。
 berserk:請問可以叫外賣嗎?現在想點一份。
sweetangel:點一份……溫暖嗎?
berserk:對呀,溫暖。牌子是佳琳,我對牌子好挑的。
sweetangel:呵,別貧嘴了。晚安,白馬王子。
 berserk:晚安,我的仙度瑞拉。


幸福消失之前,她坐上馬車離開皇宮,趕在十二點前的鐘聲響
起。

「真的會像王子與仙度瑞拉的故事那樣嗎?」
沉睡的仙度瑞拉蜷在溫暖的被窩,彷彿夢裡有皇宮內的王子為
伴。緊緊抱著棉被,紅潤的唇揚起幸福的曲線……



額頭有些發燙,佳琳疲憊地坐在電腦桌前,力氣像被體溫蒸發
了。雖然感冒讓她昏昏欲睡,她還是在鍵盤聲中墜入了與現實
絕緣的魔界。有一個人,讓她好生掛念。

嚐過一口還是想再嚐,寂寞是夜晚的鴉片。


【sweetangel與berserk(小丑紳士)之聊天記錄】
sweetangel:感冒了,身體不舒服。
 berserk:要保重身體啊,妳生病,很多人會擔心的。佳琳一
      感冒,全台打噴嚏。
sweetangel:呵,你又在胡說了。等我一下……

想起今天還沒晚膳,佳琳到廚房熱個牛奶,撒上麥片,俐落地
完成一頓簡單的晚餐。

sweetangel:跑去熱牛奶了。
 berserk:分我喝一點。
sweetangel:加了麥片,你喝嗎?
berserk:喝呀,麥片含有豐富的維他命G、H、I、J、K
      ……
sweetangel:這是我的晚餐,給你喝,我就要餓肚子了。
  berserk:妳先喝完,我再舔舔妳嘴唇剩下的,這樣兩人都飽
      足了。
sweetangel:呵,說不定會更餓喔。
  berserk:之前聊過,妳生日快到了,想要什麼?
sweetangel:那我可以要糖果嗎?
  berserk:好啊,我做給妳。
sweetangel:你真的會做?
  berserk:會呀,會做小丑流的糖果。怎麼把糖果送到妳手上
      ?

「這是見面的邀約嗎?」佳琳心底揣測。
她並不是討厭他,只是擔心太早的見面會讓兩人的關係變質。
種子才剛從沃土裡生根發芽,現在似乎還不到收割的時候……

sweetangel:禮物不一定要在生日送,不是嗎?
 berserk:這樣就可以多收幾次禮物,妳真聰明。
sweetangel:忘了告訴你,這陣子工作很忙,我生日可能不會上
      線,那天工作會忙到隔天下午吧。
 berserk:工作這麼辛苦,我很心疼呢,到時我會寫封情書慰
      問妳。
sweetangel:你有這份心,我就很感謝了。夜已深,你早點休息
      吧。
 berserk:那我回魔界了。


berserk從BBS消失,她可以想像得出他守候她到凌晨,雖然遇
見時只說一下子的話,但是這樣就滿足了。

「多麼惹人疼的小丑。」她的語氣充滿憐惜。

爵士樂悠揚,佳琳想像和那位小丑紳士共舞。他從酒吧的大門
走來,一個優雅的彎腰行禮後便執著她的手翩翩起舞。看不穿
那副瓷白小丑面具底下的容顏,她只想和他共度這難得的一晚
。透過面具,她看到一雙眼神熾熱多情,世界隨著緊貼的舞步
而旋轉,相擁的兩人輕巧地揚起圓舞的漩渦,景緻的水浪不停
息地從眼前漩流而過……

累了,她在床上蜷著身子睡去。即將入眠的半夢半醒之間,小
丑紳士好像坐在床沿,溫柔地撫摸她的長髮……


10
劈哩啪啦的鍵盤飛舞聲停止了,這一期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
佳琳總算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她悠哉地坐下來喝杯茶,喘口
氣,回味之前的夢境。

昨晚夢見小丑紳士坐在床沿,神情姿態栩栩如生,她當然知道
這不是真的,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會想他想得那麼認真。還記
得今天一早起床時,她甚至還在房內仔細尋找鞋印和金色髮絲
,確定沒人來過閨房後才上班。現在想想,自己之前確認房間
的樣子還真滑稽。

怎會想著他呢,難道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她搖搖頭
。良久,她為自己找到答案。

是文字吧,那魔幻的文字深深刻劃著渴望豐饒愛情的的心靈。

優柔的爵士曲調催逗著白玉纖手搖晃滿是冰塊的威士忌,冰涼
的金黃酒液入口前,她品味著酒香與身上乳香相混的奇妙味道
。那氣味像是一金一藍的陰陽海,明明同流卻又涇渭分明。魔
幻中帶著一點期待,原來這就是生日夜的氣息。

當她一上BBS,這才發現今晚熱鬧非凡。不只是平常為她打點
東打點西的myut1,就連男友文祺也來為她慶生,以前見過面
的網友也像是之前串通好似的,這些男人都很有默契地將位址
改成生日快樂。她覺得感動正在胸膛內慢慢膨脹、膨漲、然後
一點一點地滿溢出來,直到像灌飽氣球般,她的生命被結實地
充滿。

等等!這是什麼,「魔界賀禮團代表」?

數十個被改成「生日快樂」的位址中,唯獨berserk的狀態改
得硬是與眾不同。正當佳琳遐思之際,小丑紳士一道簡訊打散
了重重疑雲。

「收信吧,請收下我的生日禮物。」


=============================================================
<生日快樂> 11月14日,星期四
  11月14日到了,魔界大夥兒都在商議送她什麼禮物。
  「夜明珠。」千年老蚌簡潔地道。
  食人樹伸出彎曲的綠色臂膀,從心窩裡捧出一片琥珀色的
冰玉楓葉,上頭血紅色的光澤呈現難以言喻的美妙質感。
  「飄霜楓紅。這是我要送的。」食人樹得意地道。
  人面獅身的史芬克斯向天上獅吼一聲,黑暗的天空捲起一
層漩渦,吞食天地般地捲入所有黑雲,漩渦中出現了紫色皮膚
的黑暗精靈。穿梭冥界的黑暗精靈將閃亮的戒指迅速交給史芬
克斯後,咻一聲飛回風雲的中心,漩渦越來越小,終於不見了
,天空又恢復平靜。
  「我送她黑暗之光。」史芬克斯咧著牙笑。
  身強體壯的侏儒從地底礦坑爬出來,撥開身上的灰塵,從
袋子裡取出一枚銀鋼魔法鑽打造的璀璨墜子,墜子閃耀著銀亮
的星芒。
  「這是傳說中的項鍊,奧丁的恩寵。哈,這下sweetangel
鐵定愛死我了。」侏儒樂得手舞足蹈。
  「這樣就想打動sweetangel的心,你未免太不自量力!」
戰鬼史卡爾王子吼道。
  兩公尺的他打開一個紫水晶打造的寶盒,裡頭是一副典雅
美麗的白金耳環,巴洛克時代的華麗靈魂在銀白環身上翩然起
舞。
  「這副雅典娜的嘆息是魔界名匠德魯三世親自設計的絕代
首飾。要比漂亮的禮物,小侏儒,你比不過我啦。」他狂妄地
笑著。
  「別太囂張,小子,看我的賀禮如何。」三頭地獄犬自負
地仰天咆嘯。
  「你不去看守地獄的大門,跑來這裡湊什麼熱鬧。」史卡
爾揮舞戰斧道。
  「今天是sweetangel生辰,全魔界放假一天,你當我白癡
啊。」地獄犬鼻孔哼了一聲,口中吐出毒火,火燄中閃動妖異
的藍光,腥紅的舌上有個六芒星狀的護身符。「你們的禮物跟
我這可退避一切疾病的護身符──雨神的恩澤相比,差太多啦
!」

  為了在sweetangel前爭寵,魔界群魔亂舞,爭相炫耀自己
的禮物,相互展示的數以萬計奇珍異寶將魔界的天空照得反常
地光亮。
  「噓──你們想吵醒sweetangel嗎?」小丑紳士噓聲地說

  頓時吵雜的魔界一片安靜,大家爭先恐後將禮物交給賀禮
團代表小丑紳士,希望能讓sweetangel早一點知道自己的心意

  小丑紳士隨意收起三百多公尺長的禮單,將那疊厚厚的禮
單放進幽冥馬車裡。看著自己的禮物都上了馬車,眾人欣喜若
狂,但這時有人說話了。
  「小丑紳士,你送什麼禮物啊?」
  「我?」小丑紳士指著自己。
  「對啊,就是你。」群魔亂哄哄地起鬨著。
  就在小丑紳士正要開口之際,一顆燦爛美豔的星星君臨魔
界黑暗的天空。
  「好美,這是……astral dust,sweetangel!」魔界煉
金術士zany gentle忍不住讚嘆。
  一時之間鴉雀無聲,大家注視著從天上緩緩飄下的
sweetangel。
  無需言語,她的美征服一切。
  「zany gentle,你送我什麼呢?」sweetangel甜美地問。
  zany gentle優雅地彎腰行禮,執起sweetangel的手,親蜜
地吻了一下,操著魔鬼的語言說道:

  我取
  美人觀音清淨的楊柳為枝
  回教天使守護的羽翼為葉
  主為人贖罪流下的寶血為瓣
  在妳降生的這天
  捧懷全宇宙的祈禱
  虔誠地跪在女神面前
  獻上這朵
  祝福的玫瑰
  妳嗅聞花的香味
  幸福
  百分之百地淪陷了

                    berserk
                    your zany gentle.
=============================================================


讀著信,佳琳墜入字裡行間的奇幻世界,彷彿自己就是那位被
群魔簇擁愛慕的sweetangel。她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這樣感動
過,心臟像被注入一股懾人心魄的強烈魔幻,狂跳的節奏動盪
著期待的不安,就連魂靈也為之震顫……

「生日快樂!喜歡我的禮物嗎?」berserk問。
「我很喜歡,謝謝你。」她甜美地敲著鍵盤回應。
「這是我的榮幸。回魔界了,晚安。」
「晚安。」

她很想叫住他,手指卻怎麼也敲不出一個字,只能眼睜睜看著
小丑紳士遁回魔界。其他男人陸續傳訊向她道賀,她只好忙著
打字回訊。悵然若失的佳琳不解,本該是快樂的場景,為何沒
來由地感到一陣失落?

與文字組成的魔界斷了線,她回到現實的世界。藍調的爵士樂
引著酒液入喉,沉思的她一時之間喝急了,酒精銳利地割著喉
嚨,食道上殘留的灼燙感就像希望berserk回來卻叫不出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鑫 的頭像
振鑫

振鑫的握金閣

振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